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袁静萍、陆象宜:忆抗战中的明理小学

毕业证书
        搬往新房之前,整理那只老箱子,一张已经泛黄的毕业证书突然展现在我俩的眼前,那是一张1947年1月东南县立海东区明理小学发给袁志昌(后改名袁静萍)的高小毕业证书,60多年前的往事立即勾起我俩的回忆。
        我俩在异乡河南省鹤壁市安家落户50年,如今都是古稀老人,但对家乡、母校总是时常惦念着,因而这张毕业证书使我俩感到异样亲切。
        我俩都出生在当年的东南县海东区富荫乡,解放后归属启东县少直乡分联富村。1941年秋,新四军一师进驻海复镇,三旅八团就驻在我俩家乡,从此家乡成了抗日根据地。不久在党的领导下成立了东南行署和海东区政府,并很长时间驻在陆象宜家宅中。东南行署和海东区政府很重视根据地的文化教育,创办了几所小学,但大多是初级小学。1944年,抗战进入决胜阶段,东南行署决定筹建一所由民主政府办的县立完全小学,为以后的东南中学培养生源。1944年秋,一所全名为“县立明理小学校”就在海东区的新阳镇成立了。
        在这之前,海东区活跃着一批文化教育革命者,如龚启祥、彭迪颖等。1941年,在东南行署教育科领导下由龚彬孙(陆象宜的母亲)在新阳镇西北开办了富荫乡初级小学,这些革命教育者常在这里聚会,开展抗日宣传和革命活动。当年在新阳镇西北角有一座庙宇,有朝南5间和朝东3间瓦屋。1944年春,沙学祖老师带人把庙中菩萨搬了,行署教育科和海东区政府决定利用这所房子开办“明理小学”。1944年8月,东南海东区明理小学正式成立,由龚炳孙任校长(陆象宜的舅父),教师有龚彬孙、沙学祖、沙履绥(女)、黄德中(女)、黄锦标、沈金石、王瞻豪等。
        明理校虽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中创办,但在东南行署和海东区政府,尤其是在王德祥区长的支持下,办得有声有色。100多学生来自河西的锦富乡,河东的耕乐乡,祝平乡等地。高年级开设的课有语文、算术、常识、时政、音乐、美术等课。语文教材大多选用党报上的有关政论文章;时政课讲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暴行,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日斗争;音乐课教唱《义勇军进行曲》,《新四军军歌》、《长城谣》等。教材大多选自东南行署送来的报刊,如《苏中报》、《江海报》等,由沙学祖老师刻蜡版油印后分发给学生。学生白天上课,晚上回家向家长和邻居宣传抗日和革命道理。有时学生在老师带领下打起红旗,每人手拿小旗到附近小镇或农村中进行宣传活动。最令我们难忘的是在学校白墙上写的一条标语: “明理第一,识字第二”8个大字。老师们在课堂给我们解释这8个字用意是:“明理明理,要明革命道理,要明抗日道理;识字识字,识了字,有了文化,才能懂革命道理!”这使我们恍然大悟,这就是明理校名的由来,也是明理校的办学宗旨。确实它和其他学校不一样,这是一所革命学校!当时我们虽是十二三岁的小孩,但在我们脑海中已播下了革命种子。
        我俩是1945年初到明理校的,当年8月日本就投降了,学校就组织了盛大的庆祝抗日胜利大会,大家还集队到乡下去宣传。1946年冬,我们六年级的同学高小毕业了,每人发给一张毕业证书。当我们再次凝视着那张很不容易保存下来的毕业证书时,心潮激荡,仿佛又回到了60多年前。因当年环境艰苦,那张毕业证书是由沙学祖老师刻蜡版用蓝油墨油印的,其右上角还刻印有毛泽东主席的肖像;校长龚炳孙名字和袁志昌的名字也是沙老师用毛笔写的。毕业证书上盖有“东南海东区明理小学钤记”两个红色大印。这张毕业证书已经成为当年党培养年轻一代的见证,是一件有意义的革命文物。

       (来源:《大江南北》2009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