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严 锋:抗日英烈耀海疆

        抗日战争是我国近代史上最光辉的一页,是中国人民抗击外敌入侵、争得民族解放的伟大战争。它经过全民长达八年的浴血奋战,以中华无数优秀儿女的血肉之躯,换取了最后完全彻底的胜利,谱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今届抗战胜利65周年之际,笔者情系当年献身于黄海之滨、捍卫盐阜大地的英烈们,内心充满了深切的缅怀和崇高的敬意。今就自己熟知的几位英烈撮要加以介绍,以表景仰之忱。
(一)
        回顾我在中学读书时印象深刻的一次社会活动,那就是参加了戴天伦的葬礼。
        戴天伦原籍阜宁施庄,1903年出生,毕业于中央大学,先后参加过“九·一八”救亡运动和“一·二八”淞沪战争,曾被拥戴为南京大学生铁血义勇军中校大队长,率众赴上海前线与十九路军一道守土杀敌,荣获嘉勉。抗战伊始,戴公先后任靖江、东台、盐城之军政要职(县长兼保安团上校团长),积极备战。1938年4月,侵华日军首次进犯盐城,他率部于农村坚持游击,不断伺机杀敌;后日军被迫南撤时,他仍带病率部追击;后因劳累过度,病情日重,终逝于任内,时年32岁,实为英年早逝。当时江苏省政府特明令褒扬他“守土尽职”、“收复失地有功”,决定以阵亡将士待遇予以优恤,回原籍建墓立碑。后由阜宁县长于1939年1月主持了隆重葬礼,将戴公遗体安葬于阜城公园东侧,当时阜城各界民众倾城挥泪哀悼。笔者也正是通过这次送葬活动,深切感悟到了爱国主义精神之崇高和尊荣。
(二)
        抗战初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英烈,还有牺牲于和日寇肉搏之中的马玉仁将军。早在少年时代,我就听父辈们讲述过不少关于“闹马党”的传奇故事;参加革命后,才比较全面的了解和评价这位从旧社会蜕化而来的英雄。
        马玉仁原为清末之著名盐枭,辛亥革命前后又利用军阀混战,顺时应势,从中屡获封赏,历任淮扬镇守使、护军使和直鲁联军十二军军长等职。后在蒋桂阎冯混战中,他因助冯反蒋而遭通缉,被迫隐归故里,置业兴垦于今射阳中兴桥一带。“七七”事变后,他虽已年过花甲,仍基于卫国保家、救亡图存,挺身而出,坚决主张抗日。他曾亲赴上海、香港购置武器弹药,自筹粮饷,广召旧部,组成了一支两千多人的抗日武装,转战于盐阜海滨。日军虽屡以高价诱降,均不为所动。1940年1月3日,日军突然包围其驻地安乐港,马率部御敌,身先士卒,受伤后仍与敌搏斗,终于以身殉国,时年已届66岁。
当时,上海《申报》曾报道“苏北民军司令马玉仁率部与日军肉搏殉难”;江苏省政府报请批准马为享受中将军衔的抗日烈士。今南昌抗日将领纪念碑中,马亦名列其中。更令人欣慰的,是在马牺牲后,其余部仍由其外甥计雨亭率领,并在盐阜抗日根据地开辟后受编于新四军,这也是符合马公遗愿的抉择。
(三)
        自1940年10月八路军、新四军会师盐城以后,随着盐阜革命根据地的开辟和建设,在激烈、尖锐、复杂的斗争中,有众多优秀的中华儿女为抗日而光荣献身。其中有一位被陈毅赞誉为“苏北之鲁迅”的宋泽夫先生,是我盐阜地区抗日时期爱国民主人士的杰出代表,其高风亮节特别感人。
        宋泽夫先生1872年生于盐城宋村,自幼秉赋聪慧、好学不倦;1895年赴淮安会试时名列第一,后又考入宁属师范学堂,立志兴学育人,宣扬革新。他从1903年开始,到1924年为止,经过二十余年呕心沥血、惨淡经营,创立了从小学到高中的亭湖教育系列,开盐邑私人办学之先河。“五四”前后,他还大力兴利除弊,移风易俗,积极推行和传播新文化、新思想,通过自办报刊来揭露和鞭笞一切邪恶落后现象。“七七”事变后,他为停止内战、团结抗日而奔走呼吁,挺身出任盐城县抗日同盟会会长,以一个真诚的爱国者唤醒人们对于祖国的责任。盐阜抗日民主政权建立后,他先后被拥戴为盐城县临时参议长和盐阜区首届参议会副参议长。他曾写下:“我被俘,不赎票;我遇害,不收尸。”“头可杀,不可磕;腿可断,不可屈。”1942年3月18日,公不幸为日伪军所俘,仍昂首挺胸,痛斥日伪,拒绝一切诱惑。在多方营救下,他得以乘隙脱险。但终因身心受创甚深,病情日重,于1942年12月10日与世长辞,享年70岁。后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列为抗日烈士,著有《横眉集》传世。
        有位历史学家说过:“不管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倘若国民忘记了历史上最为沉痛的一页,那么这页历史就可能重演。”因此,我们应当牢记八年全民抗战这一辉煌而又悲壮的历史,牢记先烈们为民族解放而英勇献身的事迹,从而不断提升在全民战争中形成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民族精神,这样我们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来源:《大江南北》2010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