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四军口述

胡亦男:海上拦截日军物资的故事

 

        自行车在现在人看来,是最为普通、方便、环保、节力的代步工具,但在65年前,自行车在舟山可是个稀有之物,几乎是没人见过。2006年10月,在纪念“保二”中队(定海县警察局保安警察第二中队)成立60周年时,我们去岱山参加座谈会,并参观位于岱山东沙保恩寺内重新布展的“保二”中队革命史迹陈列室。那里展出一辆旧自行车,这车我似乎熟悉(因我舅舅也曾有过同样的车子,当年是王家恒送给他的,据说还是从日军那里缴来的战利品,但后被我放在医院时遗失,非常可惜),带着好奇,我向原“ 保二”中队的周阿祥伯伯进行了解,终于知道了自行车背后的故事。他说:
        抗日战争年代,我不堪忍受日本鬼子在岱山的野蛮掠夺,于是参加了王家恒任抗日三大队指导员兼三中队中队长的抗日队伍,并担任了三中队副,具体负责部队的军需,即现在人说的后勤保障。那时,我们这支部队名义上是挂国民党番号,其实我们这支队伍是秘密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当然我们不能向老百姓要给养,但部队要生存,没有给养怎么办?记得当年有支《游击队歌》,其中有句:“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王家恒常要求我们密切注意敌人动向,从海上巧夺鬼子物资,保障部队给养。说实话,那时我们的队伍势单力薄,在陆上根本不是日军的对手,但在海上,可是我们的天下。
        记得1944年秋,王家恒叫我带冯小狗(上海浦东人)到上海活动,探查有关日军情报。有一天,冯小狗在路上遇见一沈家门人,得知他们的船在上海时被日军强行征用,日军要用此船装一批物资去青岛,船上有两个船员是长涂碶门人不肯去,怕这一去生死难料。冯小狗闻讯后立即告诉我,我知道这事后,就有从海上拦截日军物资、搭救我们舟山同胞的想法,当即与冯小狗两人去找这船老大。征得船老大同意,冯小狗和另一战士上船顶替那两位船员;我又和冯小狗商定在海上拦截这船的计划,并约好暗号。冯小狗带着任务上船了。我设法借到一条木船,带了10多位战士在约定的时间里赶到了吴淞口外俗称三夹水处隐蔽。
        三夹水那地方,从地图上看是黄浦江水、长江水和东海水三水汇聚的地方,那里风大浪也大,对我们常在海上摸爬滚打惯了的人也是个考验,而对那些不知水性的日本鬼子更是克星了。那晚,夜深了,冯小狗所在的船慢慢地驶近了三夹水,老天也特别帮忙,风浪特别大,4个押船的日本鬼子早已吐得迷迷糊糊倒在船板上。冯小狗乘人不注意时,先把鬼子的军犬毒倒了,免得军犬听到响动狂叫而惊动鬼子。我们的船向冯小狗所在的船靠近时,冯小狗一见到我们,就迅速地把我们接上船,大家分头把4个日本兵双手反绑,抛入大海喂鱼了。这一仗可说是无声的战斗。原来鬼子掠夺的民船上装运的是400辆尚未安装的永久牌自行车,每辆都是一个大纸板箱装着的。
        回到舟山后,我找了7只溜蛋船,把400辆自行车驳来,先送到桥头资福寺暂放,后又把这批自行车放到传灯庵隐藏。
        这船、人和物资到哪里去了呢?日军派人追查了一段时间,什么踪迹都没有查到,只好以遇到“海难”而了事。

        (来源:《大江南北》2010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