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岁岁重阳晚霞美」一名抗战老兵的俭与奢

抗战老兵荆涛

      一身粗布老军装,一双绿色解放鞋……这是荆涛的日常穿着。初次见到他的人觉得这位96岁的抗战老兵太“抠门”,而熟悉他的人又异口同声说他很“奢侈”。

      今年重阳节到来之际,记者走进省军区兰州第四离职干部休养所,近距离了解这位抗战老兵始终如一的“俭与奢”。

      来到荆涛的家里,看不到新式家具,整齐排列的一组柜子颜色泛黄,门板已褪色。

      “老首长与别人不一样,衣裤鞋袜补了又补,家里的书桌柜子用了几十年都不换,电视机还是‘大屁股’。”20多岁的干休所战士马明俊对此很不理解,按理说老首长的离休工资也不低,咋就不能改善改善自己的生活呢?

      荆老的吝啬只对自己,当国家和人民有困难的时候,他却“挥金如土”。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从电视新闻上得知各地的情况后,荆老心急如焚,恨不得冲到抗疫一线。

      “决不能袖手旁观,一定要为国家解难、为党分忧。”荆涛在小儿子的搀扶下来到干休所所长刘崇浩的办公室,拿出1万块钱:“现在国家困难,请把这个交给党组织,算是我这个老兵的一点心意。”

      “我15岁参军跟着共产党参加战斗,是党一步步的培养才有了我现在的幸福生活。”荆老常说:“现在我年龄大了,不能做更多的事,只能尽点微薄之力,帮助国家渡过难关,报答党的恩情。”

年轻时的荆涛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今年七一前夕,荆涛把两个儿子喊到身边:“党马上就要过100岁生日了,这两年因为疫情国家也不容易,我想着拿出10万元交特殊党费,你们都不要有意见。”在荆涛的言传身教下,两个儿子从小就对党有着深厚感情,也都是党员,家人理解并支持荆涛的决定。

      这次家庭会议最终决定,以荆涛之名交纳特殊党费10万元,再以荆涛的爱人,同为离休干部的贾如寒之名交纳特殊党费5万元。

      “现在的日子好了,但是不能忘本。”这是荆老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小时候家里穷,是共产党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不能只顾着自己享受。”

      “父亲已经96岁了,小时候日子过得苦,现在条件好了,可他就是不愿意为自己多花一分钱。”小儿子荆晓江说起这个直摇头,他和大哥也都已退休,经济上还算宽裕,可每次孝敬给父亲的钱,都被他原封不动地存了起来。

      几十年来,每当国家有困难或者有人需要捐助的时候,从几百到几万,荆涛总是力所能及地去帮助,始终坚守着一个共产党员的初心。

      “我是战争年代的幸存者,与牺牲在战场上的兄弟相比,我已经很幸运了。”荆涛说。前不久,荆涛被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他拿着荣誉证书眼睛湿润:“我只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替战友们为党、为国家尽一份心。”

      (时间:2021年10月14日     来源:新甘肃·每日甘肃网     记者:郭秀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