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寻找衡水籍百岁抗战老兵—— 刘同森,你在哪里?

      刘同森是一名至今下落不明的抗战老兵。如果他活着,今年恰好100岁。

      1939年,19岁的刘同森跟随当时的部队120师从河北省深县(今深州市)转战别处后,就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家里三代人找了他70年,至今杳无音信。

      “舅舅这一生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舅舅的名字出现在中华英烈网上,但解放后又有同乡人在成都见到他?如果舅舅还活着,那他为何这么多年不与家人联系?舅舅最后落脚到了哪里?”这一个个谜团几十年来一直萦绕在刘同森的外甥李洪江脑海中。

      出身教育世家

      性格桀骜不驯

      100年前的1920年,刘同森出生在当时的河北省衡水县巨鹿镇贾家庄村的一个教育世家。他的曾祖辑亭先生开办私塾,广育贤达,是全县最有名望的学馆先生,被誉为“秀才模子”。

      刘同森听着读书声长大,却不喜欢读书,他更喜欢枪棒。那个年代,衡水境内兵连祸结,匪患横行。刘同森5岁那年,父亲刘振华卖了一头骡子,换来些大洋。几天后,土匪得到消息,突然蹿入刘家,把家里翻了个底儿掉,却没找着钱财。劫匪们像拎小鸡一样拎起刘同森就走,临出门撂下一句话:“拿大洋赎人。”

      刘振华知道在劫难逃,3天后,驾起马车拿着钱,乘夜色在坟场里把儿子换了回来。

      被绑过票的刘同森桀骜不驯、争强好胜。那时在农村自行车是很稀罕的物件。他看见有人骑车经过,必会飞奔回家,骑上自家的车子追赶,直到超过人家才满头大汗地跑回来。

      一腔热血投身革命

      上世纪20年代,不少贾家庄人汇入革命的洪流。天性尚武的刘同森深受熏陶,十五六岁时,开始四处打听部队的消息。

      了解战争的残酷,加上爱子心切,父亲刘振华并不想让儿子上战场,琢磨着给儿子找个媳妇,绊住他的腿。1938年6月,一乘红色的小轿从冀县(今冀州区)南安阳城村出发,一路吹吹打打地来到贾家庄,轿里坐的正是刘同森的新娘子。村里人说,小夫妻俩相貌都格外出众,“穿着婚服,就像一对唱戏的一样。”

      但新娘子也没能平复刘同森抗战的沸腾热血。一个月后,他听说共产党在深县(今深州市)“招兵”,便与同村伙伴贾殿尉一同离开家乡。那年他刚刚18岁。

      他们的目的地是百里之外的河北(深县)抗战学院。那是中共冀中区委为培养中下层抗日军政干部创办的一所短训学校。

      刘同森和贾殿尉一同进入抗战学院民运院。3个月后,他们又一同进入八路军120师教导团。此后不久,贾殿尉去了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刘同森则留在了120师。

      1939年初,部队转战别地,从此,刘同森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再没消息。

      因为在刘同森参军入伍这一问题上,父子俩想法不同,因此刘同森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十分融洽。对于儿子的去向,父亲刘振华并不十分清楚,他只知道儿子参加的是120师,“贺龙的部队”。

      儿行千里母担忧

      1949年,全国解放了。从贾家庄走出去参加革命的20多人陆续有了音信。唯独刘同森一点信儿也没有。

      刘同森本来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他离家之后,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相继夭折,只有比刘同森小14岁的妹妹刘大勇活了下来。

      叶落人稀,原本的大家庭日渐冷清,刘同森的母亲更加想念唯一可能在世的儿子。那时,衡水农村有种说法,逢年遇节时,站到房顶的烟囱旁边,喊出门人的名字,就能把他“喊”回来。老太太这样喊了很多年,后来,干脆天天爬上屋顶。

      “同森回来吧……”这凄怆绝望、闻之心碎的呼喊,至今还萦绕在贾家庄老人们的耳边。

      1958年,刘同森的媳妇苦守了20年后,最终改嫁他人。

      上世纪60年代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刘振华一直在苦苦寻找儿子。1956年——1962年,在京工作期间,他几乎跑遍了北京的档案馆,都没有发现刘同森的任何线索。

      “同森去哪儿了?”一家人做梦都想解开这个谜。

      1964年,冀县(今冀州区)刘家埝村的刘英臣从沈阳回了老家。刘英臣是刘同森小姨家的邻居。刘家埝村就在衡水湖边上,刘同森小时候,每年夏天都泡在姨家,跟刘英臣是光屁股长大的发小。

      他带回一个刘同森的消息:1948年沈阳解放后,刘英臣到沈阳做小买卖,遇到正在设卡排查的刘同森。刘英臣问:“你是贾家庄刘同森吧?”刘同森说:“是。”于是,两人相认。说到不能为父母尽孝,刘同森热泪盈眶。当时,刘同森已有卫兵。

      刘同森的妹妹刘大勇得知刘英臣有哥哥的消息,立即找到他。但刘英臣可以提供的信息仅止于此——当时,沈阳气氛依然紧张,他与刘同森并未深谈,匆匆相认,匆匆作别。

      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找人,跟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

      刘英臣这条线索断了,但同样在上世纪60年代,刘振华又得到另外一条消息:刘同森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但相关部门关于儿子生前部队、牺牲时间、牺牲战役的记录,一片空白。

      刘同森的去向仍然是个谜。

      家人呼唤刘同森叶落归根

      随着时间的流逝,妹妹刘大勇年事已高,寻找刘同森的任务落在了刘大勇的大儿子李洪江身上。一家三代人接力寻亲,始终没有放弃。

      今年66岁的李洪江,头发早已斑白。他曾在中华英烈网上查到了舅舅的名字,但舅舅生前部队、牺牲时间、牺牲战役仍然没有任何记录,舅舅还是杳无音讯。对于这么多年寻找舅舅未果,他这样猜测:一种可能是在部队改名了。那时候,军人改名非常普遍;一种可能是在战争中牺牲了;还有一种可能是经过战争年代活了下来,但因为父子关系不好,又有包办婚姻,解放后去了外地,不想回来了。

      今年,是抗战胜利75周年。想起舅舅,李洪江心里满是遗憾,他希望舅舅能叶落归根。“从1939年失联到现在,舅舅离开我们80多年了,我们一家三代也足足找了他80多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放弃……”

      李洪江想从舅舅所在部队的档案里寻找线索。但年湮代远,部队转战南北,按“图”索骥几乎寸步难行。

      他又四处联系贾家庄老兵的后人,终于有了零星的线索——

      解放后任广州造船厂党委副书记的贾广勤曾回忆说,1940年秋天,他在晋察冀军区二分区政治部参加“百团大战”时,跟刘同森见过面,但未述及其部队番号和职务。

      同时,贾殿尉的妹妹贾兰芳说,贾殿尉解放后一直在兰州军区任职,他的妻子曾正超是成都人,贾殿尉生前似乎在四川成都见过刘同森,时间不详。通过查阅资料,李洪江了解到,解放四川的是四野50军,结合之前了解的线索,他们猜测刘同森有可能后来转到了50军。

      关于刘同森,仅有一些零星线索,而仅有的这些线索,也因为年代久远,让调查屡屡走入死胡同,刘同森的下落依然是一个谜。

      各位读者朋友,如果您知道刘同森的线索,请联系我们。热线电话:0318——2061234、15503181860。

    (时间:2020年10月13日    来源:衡水新闻网—衡水晚报      记者:褚凤娜    通讯员:赵秋承    责任编辑: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