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百岁抗战老兵谭德本:此生最爱穿军装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前夕,武警宁夏总队银川支队政治工作部突然接到一名谭姓女士的电话。

  来电者小心翼翼的说明来意:我的父亲想再穿一次新军装。

聆听战斗故事。王佩/图

  谭女士的父亲正是抗战老兵谭德本。为满足老人的心愿,不久前,银川支队机动大队官兵专门带着一套07式新军装,走进谭德本老人家中看望这位抗战老英雄。

  1918年出生的谭德本老人,已经102岁高龄,但依旧精神矍铄,别在胸前的党徽熠熠生辉。

  看着家里来的“兵娃娃”,老人打开话匣子,讲起那段戎马倥偬的峥嵘岁月。

  “第一次见到红军我就爱上了红五星灰军装,那时我还不满15岁,听说红军是咱穷人的队伍,我就参军了,哪成想,这一走就是一辈子……”

  参加红军后,谭德本由于年龄小,成了红四方面军红九军七十四团的一名通信兵,终于穿上了心爱的带红五星的灰军装。

  “当时条件苦啊,我们没有补给,只能穿着单衣草鞋爬雪山过草地,好多战友都倒下了……”回忆起长征中的惊险故事,谭老不禁泪眼婆娑。

  红军长征胜利结束后,全国进入全面抗战阶段。谭老所在的部队被改编为八路军129师385旅第769团。正是在这个团里,谭老参加了著名的夜袭阳明堡机场战役。

  阳明堡机场,是忻口会战中日本空军攻击中国守军的前进机场。正在山西省原平东北山区执行侧击日军后方任务的769团,在团长陈锡联带领下,决定拔掉这颗“毒牙”。

  老人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1937年10月19日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战士们摩拳擦掌,如老虎下山一般扑向敌群,左冲右突奋勇拼杀。

  “战斗中,我的右腿不幸中弹,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得包扎,就拄着枪拖着伤腿跑了30里地继续战斗!”谭老指着腿上的伤疤说:“那次战斗,一下子‘报销’了24架敌机,把100多个小鬼子送去西天,真解气!”

  抗战期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头顶上的红星也摘了下来,但谭老一颗红心永远向着党。1938年,谭德本在山西省晋东地区八路军115师教导大队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以后,很快迎来了新的战斗。1939年,在曾经的水浒英雄啸聚之地,他参加梁山歼灭战,也是印象最深的一次战斗。

  “我们当时归115师独立旅旅长杨勇指挥”,谭德本老人回忆说,当时天气炎热,日本鬼子仗着武器装备精良,中午在独山下洗完澡就睡了。他们抓住机会发动突袭,一仗消灭300多个小鬼子,缴获大炮3门。

  梁山战役是我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光辉战役。2010年,梁山县人民政府在梁山战役主战场独山地区修建了梁山抗日纪念馆,纪念为民族解放血洒疆场的英烈。

  2015年,谭德本老人参加梁山战斗的故事,在一次采访中被披露。几天后,山东省梁山县的领导看到新闻,专门来宁夏慰问谭德本老人,并请谭老回到曾经战斗的梁山走走看看。

  2016年4月18日,谭老重回故地,心情十分激动,“我一颗手榴弹扔进石灰窑,炸死一堆鬼子哩!”登上梁山战斗遗址,耳畔仿佛重新想起了激烈的枪炮声和刺耳的喊杀声,一股热泪夺眶而出。

  14年抗战胜利后,谭德本老人又相继参加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被评为三级伤残,1958年转业,1983年离休后在银川安家。

战士们给老人穿军装。王佩/图

  尽管早已解甲归田,但谭老始终怀着对部队难以割舍的感情,这种情感非但没有随着岁月的流失而消退,反而像一壶老酒愈加醇厚,凝结在对军装的挚爱中。

  “我父亲有一个‘百宝箱’,不让人随便动。”谭德本的儿子谭新平说,1955年授衔时穿的那套军装和三枚闪闪发光的勋章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就静静的躺在“宝箱”里。尤其是上了年纪以后,老人经常把发白的旧军装拿出来看,半天不说一个字,走在大街上看到穿军装的人都会端详好久。

致以军礼。王佩/图

  这次,谭德本老人换上机动大队官兵带去的新军装,他非常高兴,不断地摩挲着,嘴里喃喃地说,“好,真好看,我这辈子就爱穿军装!”

     (时间:2020年9月4日    来源: 军嫂网     作者:雷铁飞、马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