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老照片中的雄县故事 | 抗战老兵滕汗池,95岁老党员的家国情怀

      滕汗池,男,1925年10月16日出生于雄县小步村。2020年7月30日,我又来到了小步村抗战老兵雁翎队队员滕汗池家。虽然已经95岁高龄,但滕汗池耳聪目明,说起话来依然铿锵有力。他对我讲述了许多参军时的战斗故事,历经近80年,记忆未曾斑驳。

讲述时提到自己参军九年  

      1941年,16岁的滕汗池加入了雁翎队。“那时候我只知道八路军是穷人的部队,跟着八路军可以保家卫国,跟着他们总没错。”就这样,滕汗池成了一名八路军战士。他跟随部队以王家寨为根据地,在浩瀚的芦苇荡里运用游击战术伏击敌军,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当时白洋淀有保定到天津的敌军运输船队,我们叫他保运船。那时,我们埋伏在芦苇荡里,保运船离近了,枪法好的专打敌方哨兵,剩下的人一起冲锋上船。战斗结束后携带缴获的物资迅速撤离”。

做出使用机关枪的动作  

      抗战胜利以后,滕汗池被编入冀中军分区独七旅七团二十营五连,担任机枪排长。作为主攻,他参加过胜芳保卫战、清风店阻击战、解放涿州、解放石家庄的战斗。“在胜芳的那次战斗,咱们解放军用的是缴获敌军的三八大盖,面对全部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先是阵地战,子弹打没了就开始白刃战,我们三个人背靠背跟敌人拼刺刀,而且三八大盖上了刺刀以后比国民党军队的枪长了一截,让我们占了些优势,就这样没日没夜地一共打了18天,最终我们取得了胜利,下了战场才想起来18天没有解大手(大便),累坏了。”后来,在解放涿州的战斗中,滕汗池为了掩护战友,被敌人的炮弹皮击穿他的背囊,打入了他的后背,时至今日,他的后背还清晰可见那深深的伤疤。“当时我背的被子,穿的棉衣都被击穿了,如果没有那些,可能我的命就没有了。”

胸前佩戴的勋章

岁月的痕迹  

      临别前,滕汗池拿出了一张老照片,“照片左边的是我的副射手,他叫厉童华,洪城人,右边的就是我。我会操作各种机枪,在部队我们可是宝贝疙瘩,火力主攻就靠我们排的机关枪。”我问他:“打仗的时候会害怕吗?”他说“打仗呀,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可怕,我这一梭子下去,一排排的敌人倒在我面前,根本没心思考虑其他的。到现在,我回忆起战场也是兴奋的,我信仰的是共产主义,每次一战斗对我来说都是快乐的!”

老照片 图右为滕汗池

      “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要感谢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每次我去见滕汗池,他都会这样对我说。

     (时间:2020年8月21日    来源:雄州之声       监制:史润夏     文稿:任志伟     编辑:郎亚飞      图片:任志伟       校对:温晓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