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枣庄这位抗战老兵“归队”,13岁走上革命道路

      第一次见到孙法胜的时候是枣庄是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组织的“春节慰问抗战老兵”的活动,当时老人躺在床上,旁边有一个氧气瓶,王功彬老师一进门就问他还记得我们吗?老人说,记得记得,就是眼睛看不清了。

视频截图

      原来采访完孙法胜老人后,他的口述文字由王善鹏老师负责整理,有些不清楚的地方,王善鹏老师曾多次找孙老核实。2018年6月的一天,陪同王善鹏老师再次来到了孙老家。这一次看到孙老可以自己走动,并很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然后非常认真地回忆起我们所提出的问题。王善鹏老师说,真没想到老人还能记得那么清楚。在孙老的补充下,王善鹏老师终于把孙法胜的口述文章顺利整理完成。

      2020年春节的“慰问老兵”的时候,再次见到孙老,他正躺在床上休息,床头的桌子上摆了很多的药瓶,他女儿叫醒了他,王功彬老师把他的口述文章给他看。虽然孙老的表达已不太清晰,但是还是能看出他是十分开心的。

      没想到,这一次见面竟然是最后一面。2020年3月6日11时,抗战老兵、八路军115师运河支队卫生员孙法胜老人去世,享年90岁。因在疫情期间,丧事一切从简,直到今天晚上,王功彬老师才得知孙老已经归队,便马上与孙老家人联系,才得以确认。据孙老女儿说,老人患病多年,常年卧床,去世前一周突然病重,6号安然离世。

年轻时的孙法胜

      在台儿庄区涧头集镇驻地东南,风景优美的库山脚下,坐落着一个叫毛楼的小村庄。据《台儿庄区志》介绍,“毛楼,在镇驻地东南,明代建村,原名库山村,后毛姓建楼,故名毛楼。”这个仅有上百户人家、400多口人的小村子,就是孙法胜老人的家乡,自毛家走后,孙家秉持“忠厚传家”的理念,建起了私塾学堂,培养了一批人才,秀才举人辈出,逐渐兴旺发达起来。1930年孙法胜就出生在毛楼村这个大家族里,但是孙法胜的家在当时已经家道中落,在困境中他学会了坚强,还没有读完私塾的时候,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就踏入了他的家乡。

      1942年1月2日晨,驻枣庄、峄县县城等地的日伪军1000余人突然包围了毛楼村。驻防毛楼村里的峄山支队战士向西转移,突遭敌人密集火力的射击,支队长孙伯龙率部退回毛楼孙家大院固守,因为毛楼四周围墙宽厚,连接着围墙的8个炮楼形成连环阵,易守难攻。在指挥退回毛楼固守的战斗中,孙伯龙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另有10名战士伤亡。敌人用迫击炮、掷弹筒从西面发起进攻。支队女秘书梁巾侠主动担负起指挥任务,她率领战士退回毛楼后,集中大部分兵力固守西边迎敌,敌人半个多小时的进攻未能得逞。

日军久攻不下,面对战士们誓死相拼,他们束手无策,到后来使用了卑鄙的手段,向村里打了毒气弹。那种毒气弹也不是一沾上就死的毒气,人沾上之后,咳嗽,刺眼,淌鼻子水,很难受。有很多的战士都被毒气弹打中了,包括梁巾侠同志也咳嗽难受。那种情况一是必须点着柴火,用烟把毒气吹走,再就是用尿沾湿毛巾捂在嘴上。当时,孙法胜在屋里听见梁巾侠大声喊:“谁有尿,谁有尿,用尿湿一下毛巾捂在嘴上就没事了。”战士们打了一天仗,又喝又饿哪还有尿, 这时梁巾侠看到才12岁的孙法胜,就端着一个盆子,于是孙法胜对着脸盆尿了一泡,梁巾侠端起来先喝了两口,然后其他的人就沾毛巾,捂在嘴上。这一次,小孙法胜用了一泡尿救了20多名游击队员。

孙老与孩子们

      1943年才刚满13岁的孙法胜进入新四军老邳州卫校学习,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作为卫生员,他参加了十里沟战斗;篁学兵营战斗;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在部队服役了十二年,1955年孙法胜转业回到家乡,1960年又千里迢迢去东北谋生,在锦县以农民身份呆了二十年, 在1980年全家迁回枣庄,同样以农民的身份在市中区十里泉村安家落户。

      当王功彬老师把孙老去世消息发到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员群中去以后,马上引起来自全国各地馆员的围观,并纷纷致以哀悼之情。

      据悉,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己把孙法胜等数十名枣庄籍抗战老兵手模装裱后,登上手模墙,与全国一千名抗战老兵一起,接受参观者致敬。

      白水暮东流,青山犹哭声

      老兵归队,天堂安好! 

     (时间:2020年3月10日    来源:齐鲁壹点    作者:微游枣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