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刘子云:我在延安中央党校演戏

        1943 年,组织上把我从三五八旅八团调到延安中央党校参加整风学习。在那里,我们的生活既严肃紧张,又非常活泼。最令人难忘的是我们这些只会带兵打仗的大老粗,居然排演了一出五幕八场话剧。
        1944 年初,为了配合整风活动,我们四部的教育科长姚仲民,以自己担任山东省湖西地委书记时亲身经历的一个真实事为素材,编写了一个剧本,题目叫《同志,你走错了路》。这出戏表现了抗日统一战线中我们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周恩来副主席看了剧本以后,认为这个戏很有现实意义,指示党校一定要排好、演好这出戏。
        彭真副校长传达了周副主席的指示后,党校就像开了锅的水,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的说:“咱们这些大老粗只会扛枪打仗,演戏是那些文化人干的事。”有的说:“要咱们这些‘武把戏’登台演戏,等着瞧热闹吧!”也有的说:“那出戏写的都是咱们平时经常干的事,自己演自己,也许还能行。”
        针对这些议论,校党委发动各部开展讨论统一认识,使大家明确周副主席指示我们排演这出戏不仅是为了活跃文化生活,更重要的是为了配合整风学习,对大家进行生动形象的路线教育,帮助大家加深对党在抗战时期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的理解。同时,也是以实际行动贯彻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使文艺更好地为现实斗争服务,更好地发挥它团结同志、打击敌人的作用。
        挑选演员时,采取了支部推选与自我自荐相结合的办法。那时,我们还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平时开游艺晚会也经常出去扭秧歌或出个别的小节目,可演这样的大型话剧,对我们这些人来说, 都是“ 大姑娘上轿—— 头一回”,但想到这是周副主席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大伙的劲头就来了。在我们四部,我是第一个自告奋勇报名参加演这个戏的。当时有个同志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跟我说:“老刘,你当团参谋长可以胜任,要你演戏呀, 恐怕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从此, 我便暗暗下了决心:你等着瞧吧!我非把这擀面杖吹通不可!
        几天以后,排练正式开始。这时,周副主席又派鲁迅艺术学院的同志来帮助和指导,由著名导演赛克,电影明星陈波儿两位同志担任我们的导演。这样一来,大家的信心就更足了。
        那时候,我们排练这个戏是非常卖力的。每天早上,东方刚刚露出朝霞,延河边上就可以听到我们高声的朗读声。夜幕降临,月光下,操场就是我们的舞台,可以说,除了正课时间,我们的整个心思都扑在这个戏上。
        经过三个多月的紧张排练,我们进行了第一次彩排。那天晚上,周副主席、彭副校长都来了。大家由于心情紧张,演出水平比排练时还差劲。统战部长、政治部主任、连长这几个主要角色演得都不怎么像。我演一个放羊的老头,同样也不大像。第七、第八场的战斗场面演得很不逼真,尤其是那个扮演特务的女同志,说话、做派总像个朴实的农村姑娘,更有意思的是她第一次穿高跟鞋,在台上没走几步就“咔嚓”一跤,满堂观众笑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一些人就说开了风凉话:我早说啦“土包子”开不了“洋荤”,演什么不像什么!说得大家都像泄了气的皮球,有的同志甚至想撂挑子不干了。在这关键时刻,彭真副校长带来了周副主席对我们的鼓励和要求,他说:“周副主席今天给我打来电话,说看了你们的彩排以后,觉得还有那么个形象,当然还要进一步加工提高,希望你们坚定信心,尽最大的努力把这个戏演好,让那些认为‘武把式’不能登台演的同志看一看,给他们开阔开阔眼界。”
         周副主席的指示,像一盏明亮的灯,为我们指明了努力的方向。赛克和陈波儿组织我们坐下来认真研究,发动大家出主意,最后采取了两条措施:一是对角色作了适当调整,尽量让演员扮演自己熟悉的角色,统战部长改由一位在白区搞过统战工作的老李来扮演,连长由曾经带过兵、打过仗的小张扮演,陈波儿说我的形象和做派适合演政治部主任,这个角色就派给我了。另外,还从六部找来一位出身于大城市的女同志扮演女特务。对演老大爷、老大娘的演员,就让他们到延安附近群众家里生活几天,一边帮群众干活,一边进行观察与模仿。二是对第七、第八两场的战斗场面来了个集体导演。先由我们这些人按照实际战斗情况摆下来,再由赛克和陈波儿进行艺术夸张与加工。就这样,我们终于把激烈的战斗场面活灵活现地搬上了舞台。此外,全体演员与工作人员对后台、布景和效果也想出了许多好办法,如马蹄声用砸板敲,马叫用唢呐吹,枪声则做出了一个小纺车似的东西,摇得快就响得快,摇得慢就响得慢,还可以摇出点射来呢!
        从第一次彩排以后,我们又经过四个多月的紧张排练,前后修改加工了十几遍。8 月初,正当陕北地区山丹丹花盛开的时节,我们在桥儿沟边区礼堂进行了首次公演。
        这次公演,取得了我们意想不到的效果,几乎轰动了整个延安,各单位纷纷打电话要求我们去演出。大家翘起大拇指,异口同声地称赞我们把这个戏演活了。有的同志甚至拍着胸脯大发议论:“谁说我们‘武把式’演不了文明戏,这些演员不都是些带兵打仗的武把式吗?”“谁说工农兵不能上舞台,这些演员不都是些像我这样的大老粗吗?”
        特别使我们荣幸和终生难忘的是在大砭沟八路军大礼堂的那场演出。那天晚上,敬爱的领袖毛主席、周副主席、朱老总,还有刘少奇、任弼时等中央首长都亲自来观看我们的演出。
        演出刚开始,毛主席来了!党中央的首长们来了!我们激动得热泪盈眶,有的同志竟把台词也忘了。毛主席坐在观众席里,笑容满面地观看剧中的每一个细节,时而还跟坐在旁边的周副主席和朱老总低声交谈几句。演出结束时,台上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毛主席也站在那里不停地给我们鼓掌。周副主席还到后台亲切地接见我们,祝贺我们演出成功,并勉励我们再接再厉。最后,他诙谐地说;“我们这些‘土包子’不但能演戏,而且演得很好,你们这一炮可以说是打响了!”
        1944 年底,我们结束了党校的学习生活,怀着满腔的革命热情,高唱着“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赶出去⋯⋯”告别了亲爱的延安,重新走向抗日的最前线。

        (作者之女刘南征供稿,作者为原广州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少将;来源:《百年潮》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