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李长宽、赵勇田:跟随吕正操司令员转战冀中抗日战场

         我军最后一位开国上将吕正操,于2009年10月13日永远离开了他眷恋的祖国和他热爱的事业,享年106岁。
         20世纪30年代中期,任国民党东北军第16旅军官训练教导队队长的吕正操,对于日军占领东三省,而国民政府节节退让,十分不满,产生了强烈的爱国热忱。1933年3月上旬,他奉张学良之命任第647团团长,后调任河北省、北平市驻防。1937年5月,吕正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调任东北军第130师691团团长。

率部脱离国民党,改编为人民自卫军
        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内形势发生巨大变化,全国抗日热情逐渐高涨。北平失守,天津告急,华北告急,中华民族愤怒了。长期潜伏在第691团的中共党员、共青团员们发挥了应有的作用,积极推动抗日运动。当年7月上旬,吕正操率部从石家庄迎敌开往冀中前线。9月15日,打响了永定河之战。部署在孟格庄、曹家务村一带的691团、692团官兵沿永定河右岸防守,隔河与敌对峙。敌机狂轰,炮火猛烈,进攻之敌冲到永定河。兵书说“敌兵半渡我击之”,吕正操在前沿指挥所命令部队坚守阵地,不得后撤。9月18日黄昏,吕部撤出战斗。
        经过永定河之战,官兵们增强了抗战信心,10月9日,吕正操率部转入河北藁城县四德村、梅花镇一带。691团的第1营与来犯之敌展开激战,第3营从四德方向向进攻梅花镇之敌展开攻势,形成包围态势,经过一天一夜激战,敌伤亡七八百人,691团阵亡一名连长、一名班长、二十余名战士。
        梅花镇战斗结束后,穷凶极恶的日军增兵5000余人,层层包围了梅花镇,野蛮屠杀老百姓,全村共2500人,惨死在日军屠刀下1500人,这就是冀中抗日战场上骇人听闻的梅花九九惨案(即农历九月九日)。这是冀中抗战儿女永远不能忘怀的深仇大恨。几次激战,第691团官兵越战越勇。该团作为原东北军的一个团队,绝大部分人都是东北人,不满国民政府南撤之命。梅花镇战斗之后,部队在晋县小樵镇休整三天。吕正操在一次党内会议上说,摆在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回师北上,到敌后去打游击。话音刚落,在场官兵热烈拥护,鼓掌欢呼。士兵代表发言说:“天天唱打回老家去,可却往南跑,去干什么?”全体官兵顿时欢欣鼓舞。这一时期,李长宽(本文作者之一)任691团3营机枪连(机3连)中共党支部书记,其周围已有14名共产党员了。
        第691团的部队编为三个总队,吕正操有意选拔优秀党员和进步分子担任各级领导,并为北上抗日补充了兵员。宣告摘掉国民党的招牌,断绝与东北军第53军的电话联系。之后,公开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开展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更名为人民自卫军。当时,有人编了歌曲,歌词中称:“神圣的自卫战争, 是民族的最后生路⋯⋯ 这是人民自卫军!”
        1937年10月14日(农历丁丑年九月十一日)这一天,原东北军第691团走向了新生,每一名官兵也都走向了光明。一夜之间,官兵们左臂上佩带了蓝边、中间有红五星的“人民自卫军”臂章。吕正操对官兵们说:“这是光荣的一天,也是载入史册的一天。”这就是著名的“小樵改编”。

人民自卫军进行整训
        吕正操所部小樵改编后,部队继续北上。此间,吕正操与中共地方党组织取得了密切联系。途经深泽县、安国县、蠡县,直达物产丰富、工农商业较发达的高阳县。投入较大兵力,打开了高阳城,当场公审大汉奸尹松山,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这时,老百姓们知道了“人民自卫军是抗日的队伍”,“这支队伍和地主武装不一样,是为百姓除害的”。人民自卫军的名声越来越好,吕正操司令员的名字也越来越深入人心,部队得到迅速发展,超过5000人马。随后,定县、藁城、无极、深县、武强、安平等地的广大青年在当地党组织领导下,踊跃参军,为国抗日,很短时间内,就吸收了大批青年,包括一批知识分子,为人民自卫军增添了新鲜血液。为把人民自卫军建设成为一支革命化部队,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通知吕正操,让他亲自带队到平汉铁路以西整训。12月12日,人民自卫军分路抵达路西阜平县王快镇一带,进行整训和军事训练。吕正操等领导人和聂荣臻住在一起,共同学习毛泽东关于平原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统一战线、群众工作、建立政权等重要内容。吕正操懂得了“冀中这块抗日根据地,是共产党领导下首创的,其意义非常深远”。吕正操当时只有32岁,多少年之后回忆起来,他说:当时“肩上的胆子重了,也更加光荣了”。人民自卫军在晋察冀军区所在地整训了两个月,1938年春节前后通过敌占平汉铁路返回冀中平原地区。

人民自卫军改编为八路军
        人民自卫军返回冀中后,吕正操遵照党的指示,因势利导,多方改编地方武装、抗日义勇军、民军、联庄会等人马,加之正常扩军,部队逐日增人添马,很快由几千人扩充为两三万人。抗战情绪,势不可挡,直至发展到十万大军,抗日的怒吼漫卷冀中大地。
        中共中央鉴于冀中地区蓬勃发展的大好形势,为解决统一党的领导、统一军队编制、统一政权组织和群众组织等重大问题,指派26岁的中共北岳区委书记黄敬到冀中任区党委书记。
        1938年4月21日,在冀中腹地安平县城,由黄敬主持召开中共冀中区第一次代表大会,地方区以上、部队团以上党的组织都有代表参加。
        会间,成立了中共冀中区党委,统一党的领导,通过决议成立冀中行政主任公署,统一政权组织;统一整编部队;取消战地总动员委员会,建立军区一级群众组织;认真执行减租减息,严禁高利贷,切实改善人民生活,建立统筹统支的财政经济制度等。
        这次大会开了12天,5月初结束。这次会议使冀中地区各项抗日工作顺利地开展起来。吕正操在回忆录中说,他对这次会议非常高兴和满意。
        根据中央命令,冀中部队改成八路军第三纵队,并成立冀中军区,下属4个军分区,第三纵队和冀中军区均由吕正操任司令员,孟庆山任副司令员,孙志远任政治部主任。此外,尚有若干独立旅、游击师、回民支队等陆续编入序列。
        由于冀中地区武装力量实行统一领导,改善了装备,加强了政治工作,不断主动袭击日军,军事影响力大增。5月间,曾包围保定城,两度攻入定县,让敌人列车多次脱轨。部队官兵情绪日益高涨,不久从延安传来一首《八路军进行曲》,部队上下,广泛传唱。为配合建军、活跃部队文化生活,冀中火线剧社还编写了《三纵队进行曲》。冀中平原上处处有歌声,极大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抗日热情。
        越战越勇的第三纵队,半年对敌作战百余次,活动范围也扩大到44个县,人口约800万,广大农村活跃着第三纵队的“抗日宣传队”,他们高举大幅标语:“有人出人,有粮出粮,有钱出钱,积极参加抗日战争!”这时,赵勇田(本文作者之一)刚刚13岁,他在儿童团站岗放哨,协助刚当首任村妇救会主任的母亲吕纪云工作。母子二人于当年同时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8年11月24日,身在延安的毛泽东代表中央给聂荣臻司令员发电指示:“冀中地区的中心任务是巩固现有武装部队,依靠群众力量,坚持长期游击战争。”为此,党中央作出严密部署,派贺龙、关向应率领第120师从晋西北到达冀中地区,共同携手开展平原游击战争,推动人民军队正规化建设。随后,又派程子华任冀中军区政治委员,并由他从延安带来一批军政干部充实冀中部队。对此,吕正操非常满意,亲自安排不同规格的欢迎会,请来到这里的老红军、老八路、老革命们讲话、致辞。
        经过三年艰苦奋战,冀中抗日根据地成为矗立在平原大地上的一座坚强堡垒。西接平汉铁路,东临津浦铁路,北临大城市北平、天津,南界沧石公路,号称800万人民的模范抗日根据地,享誉抗日前线。
        几年间, 冀中部队分别参加了百团大战,破击敌正太铁路,英勇作战,给敌人重大打击。与此同时,还参加了反“蚕食”、反磨擦、反“扫荡”等战役、战斗。吕正操当时说,第三纵队成立三周年之际,是冀中抗日根据地建设的黄金时期。
        1941年5月4日,冀中军区成立三周年之际,毛泽东亲笔题词,由延安送到冀中地区。题词原文如下:“向着铁的党军和野战军前进”。这幅题词,在黄敬、吕正操出席的冀中地区党政军民领导机关召开的大会上,当场宣读,全场热烈欢呼。1941年5月8日的《冀中导报》公开发表了这幅重要题词。冀中军区的蓬勃发展引起日军的仇视,日军调集5万精兵,从1942年5月1日开始,铺天盖地向冀中地区袭来,一时乌烟瘴气,灾难从天而降。可是已经觉悟起来的800万军民奋勇反抗,坚决粉碎日军的野蛮进攻。冀中地区领导机关与敌展开周旋,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纵横千里,实行大转移、大减员,分散部队,组建各种形式的武工队,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密切配合,待机歼敌。在这场史无前例的“五一”反“扫荡”中,冀中地区部队创造了平原游击战获胜的先例。特别是1942年6月12日掌史突围战更为人关注。当冀中党政军民领导机关在主力部队保护下凌晨住进冀南地区威县掌史村时,日军据点得知有八路军的踪影,开始小兵力试探,继之以几千兵力严密包围村庄,冀中部队与敌激战竟日,星夜突围,胜利冲出包围圈,只伤亡数十人,获得延安党中央的高度赞赏。
        经过掌史战斗的冀中领导机关遵照八路军总部命令,借道冀鲁豫边区转向太行山山区,靠近总部领导机关。吕正操高兴地说,这样就有机会见到总部首长了。
        经过长途跋涉,冀中部队由冀鲁豫地区向西挺进,跨过平汉铁路,进入太行山抗日根据地腹地,受到八路军总部、第129师官兵的热诚欢迎。1942年9月18日,总部和师部联合召开欢迎冀中部队的大会,在第129师所在地涉县清漳河河滩上搭建了大舞台,彭德怀副总司令、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等到场。黄敬、吕正操也登上主席台。先举行阅兵分列式,然后由彭副总司令讲话。
        彭总高度赞颂冀中800万军民“五一”反“扫荡”所取得的伟大胜利。他在讲话中,热情鼓励吕正操,他说,吕正操同志从一名旧军人改造成革命军人,这是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是了不起的进步。心情激动的吕正操站起来向在场的官兵敬礼。
        这次大会后,黄敬、吕正操率部在总部休整、学习。一个月后,黄敬调冀鲁豫边区任党委书记,吕正操带领部队北上回到晋察冀军区。
        10月下旬,吕正操等到达河北平山阜平一带,与原冀中的团队汇合。1943年1月15日,吕正操作为参议员出席晋察冀边区第一次参议会。此时,程子华任中共冀中区党委书记兼冀中军区政治委员。之后,吕正操奉命赴晋西北任晋绥军区司令员,离开了冀中地区。冀中800万英雄儿女,永远怀念吕正操将军!
       (作者李长宽为河北省沧州军分区原司令员,赵勇田为总参谋部政治部文化部原副部长    来源:《百年潮》2013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