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高耶夫:抗战时期的延安保育院(二)

保小发展的辉煌时期
        在青救会的大力推荐下,经边区政府教育厅反复呈请,1942 年,中央组织部同意梁金生主政保小。梁校长到校后,向教育厅立下军令状:半年改变保小面貌,建成边区模范小学。
        1942 年夏,学校利用暑期时间,对保小周边环境与教室、宿舍分别进行了整顿与修理。多年来一直和保小师生混住在一起的居民和牲畜全部迁出。学校里划出了生活居住区和教学区,每个班有了固定的教室,每两人合用一张课桌,各人的课本文具可以放在抽屉里,每人一张凳子,可以移动使用。在教室吃饭,再也不用蹲在院子里和屋檐下吃。新掘二十几孔土窑,所有窑洞用石灰粉刷一遍。消灭了臭虫、壁虱,改善了室内光线。拆除全部土炕,换成木板通铺。按年级划分住区,高年级住山坡上,低年级住离教学区、集体活动场所近的低处。保育员与级任老师随所在年级居住,生活、学习一体化管理,24 小时负责。新修了大操场、设置了篮球架,原来的操场做了低年级的游戏场,增设了秋千、平梯、独木桥、单杠、双杠、高低杠、跷跷板等体育、游戏设施。在大操场的一边,新修了大灶房,设有隔蝇暗道。新凿了一口水井,告别了多年来吃河水的历史。运输队、饲养室、作坊等总务机构被集中安置在远离教学区和生活区的地方。整个学校用土围墙圈了起来,群众的牛羊、鸡狗、社会上的闲人、商贩都被隔离在外,形成一个清洁宁静的学习环境。翻修扩建了礼堂,梁校长题写的“保小礼堂”四个大字镶嵌在大门正中的门面上。门前是集体活动的集中点,一条直道直通校门,成了出入学校的唯一通道。节假日少先队在门口设岗,任何未获准的学生和低年级无人带领的小同学出不了校门。不到半年,保小焕然一新。
        1942 年是陕甘宁边区最困难的一年。陕甘宁边区遭受国民党的军事封锁和经济封锁,物资极度匮乏。保育生又不断地增加,总会只按500 名学生名额供应的经费也经常不能按时汇到。就是这一项专款,皖南事变后也基本上断了来源。偶尔获得一点钱物,也是周副主席、邓颖超在重庆经过反复周折争取所得。保育院开办之初,一度获得中国福利基金会、民权保障大同盟的热心捐款。国际救济总会还捐赠了衣物、药品与食用品。宋庆龄先生的个人捐赠委托周恩来直接带到延安⋯⋯尽管如此,保育院与小学部经过扩充、开办,两次搬迁,院校两址新建,经费开支还是入不敷出。边区物资因缺乏,价格昂贵,甚至有些必需品根本买不到。1941 年,仅小学部的学生已达415 名,工作人员94 名,而边区政府每月拨给保育院的也只有100 元的经费。又遇上干旱,全边区军民紧急动员“防旱备荒”,开展大生产运动,广泛实行生产自救。在此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虽然保育院全体工作人员主动放弃总会的薪俸,将之全部用于儿童保育,也难以弥补经费的不足。于是,除勤俭节约、紧缩开支、合理筹办各项事业外,在大生产运动的号召下,保育院与小学部都创设了生产机构,建起磨坊、粉坊、豆腐坊,开展养殖、屠宰、放牧、种菜、种粮。自己做豆腐、做粉条, 下料喂猪、鸡、鸭。通过生产自救基本做到了蔬菜自给,夏季每隔两三日,还发给每个同学一个大大的西红柿, 每天保证一大碗豆浆和一个蒸馍。在最困难的时候,肉、蛋、豆腐、粉条、面食均能调剂供应,并能保证婴儿部、乳儿部乳品食物的供应。规定保育生吃中灶,基本可以做到。小学部高年级学生还参加力所能及的粮、菜生产,既部分解决了粮菜供应问题,又直接向粮农菜农学习,增进了农业知识, 养成热爱劳动, 敬爱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和观念,同时锻炼了身体。在师生的共同努力下,终于顺利度过了困难的1942 年和1943 年。
        1943 年秋,小学部已经发展到半山坡上。课余时间,大树下、院子里、教室前、游戏场、阅览室到处都是孩子们的身影。有的唱歌、跳绳、玩耍,有的写作业、做手工。同学们最爱唱的歌曲是由梁校长作词、雪原老师谱曲的《保小就是我们的家》。歌词大意是:“共产党是我们的妈妈,保育小学是我们的家,生活在革命的大家庭,我们大伙儿在一起,在一起。打篮球拉二胡,攀杠子下象棋,学习有进步,玩耍的快乐,保小是我们自己的家。哥哥帮助小弟弟,姐姐帮助小妹妹,咱们吃得白又胖,咱们乐得笑哈哈。”因为照明条件差,晚间没有自习,所以学生们围着老师、保育员听抗日除奸故事或讨论学习,有时宣讲优秀著作。低年级则是以游戏活动为主,捉迷藏、丢手绢、玩老鹰抓小鸡等。
        1943 年是小学部发展变化最大的时期,边区政府、教育厅多次来人视察,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王首道、王震将军都来看望过,小学部成为边区保育教育的模范。安塞县组织师生与保小联欢。保小学生的作业、手工制品拿到延安展览,引来境内外各界的称赞。周副主席把这些作业和手工制品带到重庆,获得战时儿童保育总会的一致好评。这时的小学部名扬大后方和各解放区抗日根据地,经常接待参观来访。先后有李公朴、沈雁冰、陈瑾琨、黄齐生、赵超构( 林放) 诸先生来过。当时,新西兰朋友路易·艾黎为小学部师生拍摄下最珍贵的合影;廖梦醒受宋庆龄委托专程来看望;英国医学专家马海德大夫欣然允诺担任保育院卫生顾问;《新中华报》《边区群众报》《解放日报》和新华社多次进行采访报道。涌现了“小演说家”项苏云、陈涌岷;“小画家”洪小灵;“小政治家”于龙江;少队“小司令”刘德才等。保小还参加了延安运动会、“四·四”儿童节、儿童作品参展、歌咏体操参赛、边区少队总检阅等活动,获得多项冠军。同时,根据儿童的爱好,成立了文学社、工艺美术社、歌咏队、美术写生队、图书馆、阅览室、学生会与少儿组织等。边区政府确定小学部开放,迎接中外记者参观团。派来画家钟灵,他除授课外,还负责接待事宜。
        延安保育院、保育小学以及延安中学在延安、在边区、在中国革命史上是十分独特的,在中国教育史上是少见的,甚至是没有的。小学部有着极好的育教人才,保育员普遍具有组织领导能力。她们有文化,有光荣的革命斗争经历。为了事业,她们听从组织调遣,离开原来的岗位,走出虽然贫困却也温暖的小家庭,默默地肩负起育教儿童的重担,她们是革命队伍中杰出的女性。
        特别是一批热心儿童教育的老师、先生,他们抱着抗日救国的满腔热情投奔延安,经过陕公、抗大、泽东青年干部学校、中国女子大学、鲁迅艺术学院、边区师范的深造,一心报效祖国。他们中有毛泽东的弟媳周文楠、冼星海的妻子钱韵玲、萧三的妹妹萧坤、王志匀校长的爱人董秀峰、吴燕生校长的妻子任义、梁金生校长的妻子姚淑平以及宋野峰、贾玉杰、朱光、黄克、任林、萧鸣、臧琦、权志华、谢荣、彭镜秋、李荣棣、胡林、易岚、胡楠、雪原、鲁争、王鹤田、黄薇、谭天、李明盛、李生智、李斯斌、陈梦轩、黄仪修、王养植、赵维平、黄泛昌、李烈、李毅、高锦涛、王荣、程迈、郑力、刘真、曲军、张克、李晋召、汪培芝、苏确、聂耶、姚新华、钟灵、东明、龙天雨、王敏、闻峰、赵歧纪、孙汝常、王海仕等。他们从不懂教育到热爱儿童教育,成了保育生的贴心人。他们用血汗耕耘、培育、浇灌了一大批革命后代,把青春和热血抛洒在延安,献给了党的保育教育事业。是他们认真地贯彻了党的保育教育方针,培植了新中国的建设者。
        1945 年抗日战争胜利在即。中共七大后,党中央派出大批干部到敌后、各条战线、各个战场,他们有的带走了接受保育教育的孩子;有的为了方便隐蔽、通过封锁,进入新区开辟工作,把身边的孩子留在延安、送入保育院,边区保育生仍在不断增加。同年5 月,黄杰出任保育院第五任院长。6 月,边区第二保育院(今北京市六一幼儿院)成立。下半年,第二保育小学也在宝塔山下诞生。7 月,小学部第九班毕业,有韩秉义、郭玲希、李光朱(李光)、陈建宇、徐宁、董静、毛海英、刘培光、高耶夫、赵国华、王德胜(王苏坡)、曹凯成、史一克、刘宁女(刘宁)、赵文英、董秉洁、高仪、郭雅儒、李蜀华(李立)、王黎明等30 余人,这是当时保小毕业人数最多的一个班。
        小学部毕业的每个班都给母校留有纪念:锦旗、画幅、签名字幛、对子、挂匾等,悬挂或陈列在教导科或成绩室。九班同学用生产收入买了两尺缎子,女同学动手缝成一面锦旗,但写什么字定不下来。当时的级任老师(班主任)萧鸣先生出题,要每个同学写一句留给母校的话,30 多句一一评议,最后认定韩秉义同学写的“培养革命后代”几个字寓意深远,能表达众人心愿,于是以第九班全体同学的名义,在锦旗上绣了这六个字。毕业典礼后,这面锦旗便一直挂在教师办公室。
        第九班升入延安中学两周后,日军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人心欢跃。当年冬,第十班毕业,毕业生有刘鸿鹏、刘易成、周小虎(颜一鸣)、高育、白雪、马探雄、李燕、王育德、郭建成、刘纪文、张础、吴成印、吴林、王建同、郭丙森、赵明、白金娥、马桂珍、王大利、连厚祖等20 多人,他们全部升入延安中学,在罗家坪学习。
        1946 年,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在重庆正式宣布结束。由此,陕甘宁边区战时儿童保育分会也不复存在,但边区政府民政厅保育科仍继续存在,边区的保育教育工作没有终止。在党中央、边区政府的关怀领导下,边区保育教育工作日益发展,并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战火考验。
        解放战争初期,保育院和小学部分别从驻地撤离,转移疏散,随军转战三千里,谱写出孩子们的长征史诗。

毛泽东等领导人对保小的亲切关怀
        陕甘宁边区就物质条件来说,这里的保育生是生活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就精神生活而言,边区保育生得天独厚,生活在民主抗日圣地、革命幸福的大家庭里,沐浴着党的阳光,受到中央和边区领导的亲切关怀。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任弼时、徐特立、林伯渠、谢觉哉、邓颖超、贺龙、萧劲光、王震、王首道、罗迈(李维汉)等常常亲临保育院、小学部看望孩子们,接受孩子们的问候和祝愿,并和孩子们一起欢度新春和儿童节。
        1938 年7 月,毛泽东为鲁迅小学毕业生题词后,同年9 月,边区战时儿童保育院扩建告成,对外开始接受儿童入院,毛泽东为之捐款,并题词:“儿童万岁。”
        1938 年10 月,保育院撤往安塞县小草峪新址,毛泽东又极为关注地题词:“好好的保育儿童。”
        1939 年8 月,周恩来在坠马伤臂不便作书的情况下,还为曹云青、曹云屏两同学复信,对他们的学习生产表示非常的欣慰。在即将动身外出就医时,还关切地祝他俩进步,希望更加努力学习。
        同年,毛泽东在保小教导主任王英樵的模范奖状上题词:“为教育中华民族的新后代而努力。”
        1940 年9 月,保育院新址在延安城北李家洼落成,朱德题词:“耐心地培育小孩子。”
        林伯渠题词:“新的战士在孕育中。”
        徐特立题词:“保证儿童身心平均发育。”
        以上题词镶嵌在新窑洞的拱形门额上。
        1942 年4 月,毛泽东题词:“儿童们团结起来,学习做新中国的新主人。”
        1947 年,在西北战场最艰苦的时候,毛泽东为边区保育生任远志写下具有战略眼光的题词:“光明在前。”
        在延安的保育生中,很多人至今仍保存着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陈云、任弼时、张闻天、李维汉、林伯渠、徐特立、邓颖超、康克清、王震、王首道等老一辈革命家在不同时期对革命后代充满关爱的题词。发自肺腑的无比关怀,成了激励、推动边区保育生奋勇前进、勇敢杀敌的无形力量。校友老大哥、四班同学金德崇保存了孟庆树、王明签名题字送给他的一个小本,虽然磨损却依然完整,他视如珍宝、珍惜如命。里边记载有毛泽东、张闻天、陈云、王明等人的题词。朱德写道:“ 小朋友努力学习。”任弼时题写:“长大了当个革命家。”陈云题写:“努力学习,将来做一个有益人类、为大众服务的人。”张闻天题写:“好好长大起来成为中华民族的优秀战士。”王明写道:“儿童是幸福的时代,不仅现在做幸福儿童,还要立志为将来一切儿童谋幸福。”有趣的是毛泽东拿着他递上的小本问:“你要我写什么?”“写什么都行。”毛泽东一边翻看小本一边说:“ 嗬! 写的真不少,你可以做收藏家了⋯⋯”当时的金德崇自然不理解什么是收藏家, 但他站立在旁, 大有你不写我就不走开的表示。
        院落中,毛泽东半靠在椅背上与金德崇的大伯谈话,小本还在他手中。
        “孩子今年几岁?没有上学吗?”
        “上学了。学校放寒假,我领他出来走走。”
        “噢!放假了。学校里放了假,你在家做什么?”毛主席问金德崇。
        “在家里玩。”
        “除了玩还做什么?”年幼的金德崇愣了,想一想回答说:“除了玩还是玩呀!”毛主席笑着说:“总不能光是玩呀!”于是在他的小本上写下了“又学习,又玩耍”。
         几十年过去了,小本中老一辈革命家发自肺腑的箴言告诫,如今更显得珍贵了。在艰苦的战斗年月中,中央领导同志的题词、忙里偷暇的看望,传达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把国家的复兴、民族的兴旺,寄托在革命后代身上的深情厚望。边区保育生永远铭记老一辈革命家的嘱托: 勤奋学习、努力工作、敬爱劳动人民,无限忠于党,忠于国家人民。

保育生成为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边区的保育生没有辜负边区人民和革命前辈的期望,每个同学都知道自己是吃共产党的奶、陕北百姓的小米和延河的水长大的。从小养成听从召唤, 团结一致, 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的组织性、纪律性。一切服从组织利益,没有私心好恶,没有个人要求和私情牵挂。
        特别是在撤出延安时,20 余名教师、职工奉边区政府命令,向西北野战军输送师生200 余人,其中多数是升读中学的边区保育生。以他们为基础组成西北野战军第四野战医院,转战陕甘宁,出色地完成了战伤救护任务。
还有以“工学团”、“宣传队”、“战地服务团”和“工作队”等名义组成的学生团体被调离学校走上战斗岗位的。这些保育生在军队建设和政权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面对解放战争即将结束,新中国建设需要大量建设人才的迫切要求,1948 年,党中央派出一批学生去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各国留学,他们中绝大部分是当年的延安保育生。他们学成回国后,为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工农业建设、水利、电力、交通、纺织、冶炼、能源开发、航空航天、火箭上天、核潜艇下水等高科技开发和应用做出了贡献。谢绍明、李鹏、贺毅、崔军、林汉雄、萧永定、刘虎生、周买生(江明)、任湘、叶正明、叶正大、项苏云、杨廷藩、任岳、罗西北、叶楚梅等有的成为科研领域的专家,有的担任了国家和部门的领导。
        九班的高耶夫先是小八路,后是保育生,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他带领野战手术队在老山战区救死扶伤,荣立二等功,被誉为战地优秀共产党员。八班的李精诚休产假时,被紧急召令归队。她二话不说,安置好待哺的婴儿后随军进藏。翻雪山、过草地,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第一批挺进拉萨。她参加了西藏工委的筹备组建工作,在西藏妇委工作整整八年。林汉南、李虎(李杰)、彭明远、聂春志、贺连生、李生智等在解放战争中光荣牺牲;方汉雄、方荣、康玉池、王涛英、马探雄等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中献身在朝鲜战场;梁汉莲、李波、赵石男隐入敌区做机要工作, 其中,赵石男为革命事业而牺牲,留下了“永不消逝的电波”;邓维琛指挥炮兵成为攻打太原的战斗英雄;赵靖为我国和平利用原子能默默地献出了生命;彭士禄在和平利用核能源核动力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戚元靖、曾宪波、罗西北、李鹏、鲍克明、崔军、贺毅、王敏清等为我国的金属冶炼、农业气象、航空航天、水利电力、卫生保健等事业付出不朽辛劳;当时只有十六七岁的九班同学张守诚(张剑林),迎着战火走出校门便参加了游击队。他为主力部队传递情报,带领当地游击战士配合主力作战,掩护后方机关、团体、群众安全转移疏散。
       当年延安的保育生吃一样的小米饭,喝一道川的延河水, 穿一样的灰布军装,受一样的革命教育。虽然艰苦,却充满了追求和希望。他们一个个投身民族解放和国家建设事业。为了实现崇高理想,以十倍的奉献精神报效党和边区人民的养育和教导。他们中有陕北革命领袖刘志丹烈士的女儿刘力贞; 谢子长烈士的儿子谢绍明;方志敏烈士的儿子方荣竹、方荣柏; 罗亦农烈士的儿子罗西北; 彭湃烈士的儿子彭士禄; 毛泽民烈士的儿女毛远志、毛华初;黄公略烈士的女儿黄岁新; 段德昌烈士的儿子段传新; 蔡和森烈士的女儿蔡转; 项英烈士的儿女项阿毛( 项学成)、项苏云;李硕勋烈士的儿子李鹏; 刘谦初烈士的孩子刘思齐( 刘松林); 刘伯坚烈士的儿子刘虎生; 宣侠父烈士的女儿宣平平; 杨匏安烈士的儿子杨志、杨明; 郭亮烈士的儿子郭志成; 陆更夫烈士的女儿郭晓平; 刘以纯烈士的女儿刘朝兰; 曹渊烈士的儿子曹云青、曹云屏; 沈绍藩烈士的女儿沈宗沪(舒炜);张友清烈士的儿子张燕林;余家永烈士的儿子余川仇( 丑续); 贾怀耀烈士的女儿贾兰新; 杨琪烈士的儿子杨廷藩; 红军老战士朱克辉烈士的儿子朱统一.. 还有在国民党监狱出生的黄义先、黄曼曼、张仲华、崔荣、张燕林等; 与父母一起坐牢, 被关在监狱里的任远志、毛华初、贾兰新、陈韶华、陈韶林..
        在延安战时儿童保育院的保育生还有: 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朱德的女儿朱敏;王一飞的儿子王继飞;刘少奇的儿女刘允斌、刘爱琴、刘允若;任弼时的女儿任远志、任远征;李富春的女儿李特特;叶挺的儿子叶华民、叶正 民;彭德怀的侄子彭启超;叶剑英的儿女叶选平、叶选宁、叶向真、叶楚梅; 张浩的儿子林汉南、林汉雄;贺龙的儿女贺捷生、贺晓明、贺鹏飞、贺黎明;刘伯承的儿女刘华北、刘太行、刘蒙、刘弥群; 陈云的儿女陈伟力、陈元;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林彪的女儿林豆豆(林立衡);陈赓的儿子陈知建、陈知非;徐向前的儿女徐鲁溪、徐小岩;郑律成的女儿郑小提;徐海东的女儿徐文慧;冼星海的女儿冼尼娜;博古的儿子秦钢、秦铁;罗瑞卿的儿子罗箭;萧劲光的儿女萧永定、萧凯;徐特立的孙子徐劲武;林伯渠的儿子林用三、林泽仁;乌兰夫的儿女乌斌(乌可力)、乌杰、云曙碧、云曙光(布赫);何凯丰的女儿何明清;南汉宸的子女南新宇、南新宙、南新旭、南新平;王震的孩子四海;王守道的孩子苏苏;齐燕铭的儿女齐翔安、齐翔延、齐小慧、齐小鲁;习仲勋的妹妹习仲英(习雁英),子女习和平、习乾平、习富平(习正宁);贾拓夫的弟弟妹妹贾翠明、贾光祖;师哲的女儿师秋朗;丁玲的儿女蒋祖林、蒋祖慧;蔡楚吟的儿子蔡诚;周文的女儿何文康(何枫)、何靖康;何思敬的儿女何伯仁、何建文、何理文;郭洪涛的弟侄郭洪波、郭官位(郭怀朋)、郭来位(郭怀智);崔田夫的儿女崔平权(崔军)、崔来权(崔岺)、崔桂英(崔桦);马明方的弟弟马正方;赵伯平的弟弟赵呈琳;唐洪澄(贺生春)、马文瑞的儿女贺光辉、贺延文、贺延武、马新如、马延红;吴岱峰的儿子吴林、吴成印;贺晋年的儿子贺义瑞(贺毅);刘景范孩子刘延娃;高仰荣的弟弟高仰光;刘庚的弟弟刘波;易礼容的女儿易达美;周泽昭的女儿周家璧;陈昌浩的儿子陈祖涛、陈祖泽; 高岗的儿子高毅、高轩,外甥周买生(江明);杨献珍的儿子杨国富(杨欣);张国焘的儿子张海卫;徐彬如的孩子徐宁、徐秦;陈养山的孩子陈建宇、陈光宇;续范亭的女儿续磊;张明远的儿女张文忠、张树才;欧阳山的女儿欧阳天娜、欧阳代娜;毛远耀的孩子毛海英;董文立的孩子董静、董小平;马健龄的儿子马小龄;吴燕生的儿女吴世益、吴克南;梁金生的儿女梁汉莲、梁汉平;金茂岳的儿女金德璋、金德崇、金星;刘少白的儿子刘易成⋯⋯不计其数的保育生中还有瞿独伊、蔡博、蔡妮、邹家驹、黄鲁、刘子毅、高英、汪道洋、汪道河、于水萍、杜吉昌、杜吉光、罗小青、赵靖、韩秉仁、王嘉、王大栓、王小栓、王彩云、强竹梅、陈英秀( 陈业)、张毓秀( 张珂)、陈英、惠志世、惠志清、李精玉、刘志英、李精忠、惠秀珍、马郑元、陈润英、冯章定(冯向华)、陈福泽、陈琰、张周兴、郭丙森、苏利晖、伍绍祖、李铁映、马晓文、闫孝文、闫孝( 笑) 武、施光南、沈大力、张二狗、李大力、牛维特、包尔力、章西光、徐执提、徐执摩、郑治孟、潘江汉、李海燕、王桂苡、张抗战、韩抗战、马抗战、卢沟桥、杜卢沟桥、马九一八、徐九一八、刘鲁生、李二七、欧阳志丹、刘明方、王笑利、刘玉兰、刘从军、李彩萍、刘军子、宋士生、杨小明、曹兴盛、曹树仁、马楠、白向前、白进海(白世斌)、高廷智(高智敏)、汪子文、刘玉章、郭九荣、贺恩甫、刘青云、刘银贵、赵至琴( 赵琴)、赵璧爱、赵爱琴( 赵梦)、朱育理、刘纪元、刘纪武、康国雄、白启厚、鱼锦源、马祖良、呼思廉、马瑞珍、任志芳、马瑞生、王永俭、王占辉、霍绍铭、马探栓、马汝珍、马汝明、李德明、李万明、白纪远、惠手搬、蔡五娃、曹树旺、蔡子岐、朱育智、赵明、高铭、鲍岳廷、白克明、乔志德、李铁林、阮崇武、王尔宏、张天乐、高海清、白恩培、朱宏、许仕林、谢昆、何克让、王丕连、慕成英、王丕杰、赵生枝、张铁铮、王道正、汪道恒、白金花、白金栋、孙金山、孙宝山、王军、刘瑞生、张志荣、梁海泉(梁光)、赵云霞、刘金梅、张华、廖晖、刘洪、阮赵地、崔世方、白文忠、陈业、刘成章、杨为民、惠虎群、刘翠珍、乌兰花、罗东进、囚童、朱湘梅、苏纪森、商树文、商启世、高竣、郑刚。还有南下西安的马光如、冯淑民、王海平、王瑞英、习秀生、张原、刘农、刘纪秀、康有驰、高棠勉、白云石、丁正明、高克明、王保林、许忠义、封有定、刘玉春、黑光、王保和、陈富鸣、刘树谋、卜明明、王鸿喜、崔凤、白云、张玉明、张光辉、卜天明、赵鸿燕、贾深斌、刘子文、郑则、田文、赵随富、乔子德、蔡产博、康延虎、冯正平、任明光、同子青、张绍师、呼世全、刘思德、李路应、张够垂、王存民、黄俊壁、田可夫、田根、刘治贤、景明巨、李景明、李世全、刘尼芬、刘振云、马卓然、耿俊、贾茂焕、雷根善等。还有朝鲜同学方汉雄、方荣、李南施、李北英、崔荣、金海燕、金海男;蒙古同学刘元庆等。
        延安保育院是革命的大摇篮,数不清的革命后代在这里百炼成钢。他们熟知中国革命的艰难曲折与革命胜利的来之不易。他们永远忘不了革命事业的先行者、捐躯者和成长道路上谆谆教导的前辈师长;忘不了黄灿灿的陕北小米,清粼粼的延河水,那是边区人民的血汗,养育革命后代的奶水。他们牢记中国革命的任务和目标,铭记老一辈的教导,以稚嫩的双肩挑起时代的重担,勇敢地向前,向前,向前。

        (作者是兰州军区离休干部,来源:《百年潮》2015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