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许克杰:有的战士牺牲时嘴里仍咬着敌人的耳朵

        许克杰,山西省榆次县人,1928年8月出生,1940年6月入伍,1945年2月入党,历任战士、参谋、团长、师长、副军长。参加过百团大战、挺进大别山、淮海、渡江、进军大西南等战役战斗,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五次战役,1987年11月离休。1949年12月被授予甲等战斗英雄,1955年8月被授予三级独立自由勋章,1988年7月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2016年7月当选陆军第一次党代会代表并出席大会。

        谷雨已过,天气转暖。我翻出近些年来整理的军史资料,着手备课,打算再去学校给孩子们讲讲革命故事。

        记得有一次,干休所的同志问我,为什么快90岁了,精神头还那么好?我开玩笑说,革命人永远年轻!其实,之所以始终保持着一股劲头,是因为我还想做很多事,趁着自己能动,给后人多留些精神财富,把军队的光荣传统、优良作风传承下去。

        我是个孤儿,10岁就被送到地主家做工,经常挨打受气。12岁那年,八路军来到我们村,他们对村里人特别是孩子们非常好,我当时就想跟他们走,但因为年纪小扛不动枪,部队没接收我。我心一横,连夜从地主家逃出来,跟着队伍走了整整3天,感动了部队领导,把我留下来。那是1940年,我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游击队员。当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共产党好,跟着党走!

        我所在的是人称“王疯子”王近山的部队,打起仗来不要命;只要有仗打,官兵就兴奋!

        要说最难忘的,还是1946年血战大杨湖的那场战斗。面对敌军王牌3师这块“硬骨头”,纵队长王近山向二野首长主动请缨:“打得剩一个旅,我当旅长,老杜当旅政委。剩一个团,我当团长,老杜当团政委。剩一个连,我当连长,老杜当指导员。全纵队打光了,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当时,我是师里的侦察参谋。战斗惨烈异常,双方寸土必争,感觉天都被打红了。有的战士牺牲了还和敌人死死抱在一起,嘴里咬着敌人的耳朵。那是定陶战役取胜的关键一仗,我们能经过血战全歼敌军,活捉师长赵锡田,靠的就是面对强敌敢于亮剑的战斗精神。

        说起我的老首长王近山大家不会陌生,他就是电视剧《亮剑》主人公李云龙的原型。离休后,自1988年起,为了缅怀老首长,我根据自己的回忆和多方调研取证,花4年时间主持编撰了《一代战将:回忆王近山》一书。据说,电视剧《亮剑》的主创人员把这本书翻看了很多遍,许多素材都取自于此书。后来,看到这部电视剧展现出了我们军队的精气神并且很受观众欢迎,我感到非常欣慰。

        《一代战将:回忆王近山》出版后,原部队的一些老领导和几位原军区首长提出要编写部队军史,邀请我主持编写工作。我二话没说,带领编写组的同志又花4年多的时间,风里来雨里去,到全国各地搜集资料、调查史实,通过忠实记录,将老部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战斗作风写入史册。这部军史,不仅反映了老部队将士的功绩,同时也是一部生动的教材,对激励官兵发扬部队传统、强化战斗精神发挥了积极作用。

         2007年,我又参与到筹备集团军军史陈列馆的“战斗”中。对陈列馆的修建、布展的结构、陈列的内容和文物的展示等,我都一一审核把关。3年后,集团军隆重举行军史陈列馆开馆仪式,望着展板上一组组战斗的画面、一幅幅先烈的照片,我仿佛回到炮火硝烟的日子,不禁潸然泪下。

         这几年,闲不住的我还受聘担任驻地机关、学校和部队的编外辅导员,作为中宣部、原总政治部组织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宣讲团成员,先后到北京、沈阳、南京等地进行宣讲。今年是建军90周年,只要组织需要,我还会把亮剑精神继续讲下去。为了打赢,呼唤我们的军队代代都有“李云龙”。

        (来源:中国军网    时间:2017-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