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何理良:抗战时期中共和美军观察组的合作

wei_xin_jie_tu_20170430190048.png

        2015 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 周年,见证过当时这一伟大历史事件的人此时此刻无不心潮澎湃。美军观察组在延安与中共的合作,是我印象中较深刻的经历。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参加了对日本法西斯的战争,在太平洋地区抗击日本侵略者。
        美国派遣史迪威中将来华担任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和中国战区总参谋长兼援华物资总监,并为中国提供相当数量的武器、军用物资和贷款等,援助中国抗战。1943 年,美国政府逐渐认识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和解放区是夺取对日作战胜利不可忽视的力量。为了进一步了解中国共产党和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情况,运用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在取得蒋介石的同意后,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部于1944 年七八月间,分两批派遣美军观察组18 人抵达延安。

1942 年周恩来曾建议美国向延安派军事观察组
        抗战爆发后,面对日军的野蛮侵略,中华儿女们慷慨悲歌上战场,誓为战败日本法西斯和赢得祖国的独立和自由而献身。十几万热血青年涌入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他们中许多人奔赴延安缘于读了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赞同中共的抗日主张和行动,向往那里民主、自由、平等的社会风气。他们中许多人在延安和根据地的学校接受了军事、政治和群众工作的短期训练后被派到前线参加战斗和建立敌后根据地的民主政权。
        美国总统罗斯福一直关心中国的抗战情况。1938 年,他派他的副官埃文斯·卡尔逊到太行山同八路军一同徒步行军上千里,并了解了中共部队作战制胜的窍门。1941 年2 月,罗斯福派其个人代表劳克林·居里到重庆同中共驻重庆谈判代表周恩来秘密接触,了解蒋介石对日本诱降的态度以及皖南事变的真实情况。
        周恩来副主席在重庆很重视同美国驻重庆外交官和记者的接触,并有多次会面。1942 年春夏间,周恩来在重庆同美方代表、外交官见面时向他们说明,中共已牵制日本在华军队近半数,希望美国军官和记者到延安参观。周恩来向三次来访的美国驻重庆外交官二秘约翰·戴维斯表示,中共坚决抗日而且有战斗力,建议美方派军事观察组在陕西、山西建立观察站。
        1943 年6 月,约翰·戴维斯写了一份报告给上级,叙述中国国共抗战情况,并建议派美军人员访问延安。这一主张得到史迪威和罗斯福的赞赏。
        史迪威曾长期驻华,对中国情况十分了解,他同情中国的抗战,一心想早日打败日军。他很欣赏美国驻重庆使馆的三位年轻外交官,因他们的名字都是约翰,被人称为“约翰三杰”,即谢伟思、戴维斯和文森特(范宣德)。他们都是美国传教士的后代,生长在中国四川,懂中文,了解中国政治经济情况和国共战况。他们看不惯国民党的骄奢淫逸、鱼肉人民,都希望同中共力量合作,早日打败日军。当时在重庆使馆还有持同样观点的外交官莱蒙德·卢登及高斯大使等。
        1943 年史迪威多次向蒋介石和罗斯福建议派军事人员到延安常驻,罗斯福支持,但蒋介石坚决反对。
        由于在西南太平洋的逐岛战斗中,美军伤亡较大,这使罗斯福忧心忡忡,加以美国在1943 年已开始对日军的军事设施进行战略性轰炸,往往有美国飞行员跳伞降在华北、华中根据地,派遣美军人员驻延安之事不能再推迟了。
        1944 年6 月,罗斯福派副总统亨利·华莱士到重庆同蒋介石会谈。华莱士强调,派团去延安不涉及政治,纯粹是军事上的需要。蒋介石只好勉强同意。

美军观察组在延安
        美军驻延安观察组也称迪克西使团。在史迪威将军的主持下,该使团迅速组成,组员分两批分别于7 月22 日和8 月7 日飞赴延安。观察组组长是戴维德·包瑞德上校。两批成员中有美国驻重庆使馆的二秘约翰·谢伟思和莱蒙德·卢登,其他为美国战时情报局军官。
        美军观察组驻延安的任务至少是:一、了解日军在华北、华中情况;二、了解中共领导的军队的作战能力;三、了解华北华中的气象情况。不言而喻,了解中共同苏联的关系这一点对美军也很重要。但当时苏联只同国民党有正式外交关系,空军的援助也只向国民党提供。共产国际又在1943 年解散,驻延安的苏联人只有一个塔斯社的小组在孙平(彼得·弗拉季米洛夫)领导下进行两党间的电讯联络。此外,还有一名外科医生安德列·阿尔洛夫和一名内科医生里昂尼德·米尔尼柯夫常驻延安并为中共首长看病。
        美军观察组的到来,受到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和中央各位领导的热烈欢迎。彭德怀副总司令、叶剑英参谋长和陈毅、聂荣臻向包瑞德上校详细介绍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抗战形势和中共中央的各项政策。据了解,为了证实在延安听到的情况,包瑞德向前方派了三批美军人员。第一批由约翰·柯林上尉率领,第二批由少校军医梅尔文·卡斯伯格率领并带上爱泼斯坦、福尔曼等记者。第三批由威尔伯·彼德金少校率领。他们到晋绥和晋察冀实地参观,看到八路军、游击队和民兵作战情况,十分兴奋。他们赞誉根据地鱼水般的军民关系;注意到八路军的武器太差,但取胜信心十足。他们惊讶的是游击队用土雷和土手榴弹有效地消灭敌人。他们在返回延安后写报告给上级,建议美方向八路军提供部分支援。
        美军军官布鲁克·多兰是第三批赴前方的一员,他曾到冀中参加地道战,对一位老妇宁死也不向日军泄露地道秘密入口的情况深为感动,他说,有这样的人民支持,八路军能不打胜仗吗?美军人员了解到中共部队和国民党军的实力已相差不多,如果内战爆发,他们认为中共将获胜。
        经过实地观察,美军人员都认为延安的军事首长介绍的情况是真实可信的。目光尖锐的谢伟思对中共和延安的印象是:我们好像是进入了一个不同的国度,看见了不同的人民。他觉得中共领导人抗日坚决、作风朴素、不摆架子,坦诚、有知识和有远见。为接待美军观察组的到来,中共中央成立了以杨尚昆为组长的外事组,经常担任同美方联络的有英文纯熟的柯柏年、黄华、凌青和马海德等。他们长期在观察组所在的大院里工作和生活。
        毛主席很喜欢同谢伟思在自己的窑洞里谈话,因为不需要翻译。他们多数时间谈些时局问题,国共关系和对中国前景的分析。毛主席希望战后的中国实行民主政治,但深知蒋介石反共成性,估计内战爆发的可能性很大,届时他希望美国不要干涉。在谈话中,毛主席希望美国在战后帮助中国工业化。也谈到想访问美国,在华盛顿市旁的波多马克河里游泳等。由于史迪威为早日战胜日本,建议把封锁陕甘宁的美式装备的胡宗南部队开往前线,也主张把美援武器分一部分给八路军。为此,蒋介石大怒,要美国把史迪威调离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20 世纪50 年代,美国麦卡锡主义盛行,所有曾同中共有过接触的人,尤其是谢伟思等人,长期受到迫害,若干年后才得到平反并恢复名誉,但“三杰”对过去的所作所为都不后悔。
        美军观察组的使命在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即应结束,但美方仍有几名军官留守。究其原因是:(1)有一个军事情报机构留在中国解放战争的总指挥部延安,可观察国共美的调停过程。(2)到中国进行调停的美国上将马歇尔和赫尔利大使因公访问延安时,观察组可以为他们提供住处、膳食和交通工具。
 

中共高级军事将领在美军观察组的帮助下飞赴黎城
        由于美军观察组同中共外事组相处的日常关系良好,为中共提供某些空运帮助也属于礼尚往来的事。
        日本宣布投降后,蒋介石即发布命令让八路军新四军原地待命,不许接受日本投降。毛主席说,蒋介石要下山摘桃子了。八路军当然不允许以大量牺牲换来的人民政权和解放区让国民党夺去。
        但当时中共的高级军事领导人正在延安开七大后的中央工作会议,离前线还有1000 多里的崎岖山路。他们心急如焚,想立即回到前方指挥,接受日军投降。
        8 月25 日凌晨3 时,毛主席决定让中共20位高级军事领导干部本人于当日上午8 时到延安东门外机场集合,准备乘坐美国又小又旧的运输机到山西黎城,通知上严令任何人不许带秘书和警卫员。懂英文的黄华请准后随机同行。经过四个小时飞行,这架C-47 型运输机顺利降落在黎城。
        运输机着陆后,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林彪等20 位将领急忙赶回各解放区,指挥对日军的受降。
        这次飞行的确相当冒险,但天助自助者。由于这是一架小型陈旧的运输机,美军观察组组长伊万·依顿上校认为没有必要向上级请示,让飞机载几个中国人到山西去一趟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同意了。
        结果,刘伯承、邓小平率部于1945 年9月、10 月即在山西长治地区夺回根据地,大出国民党阎锡山所部的意外,为毛主席在重庆的谈判增加了筹码,也为日后的淮海战役做出准备。
        8 月25 日的飞行,使得领导东北部队的林彪比他的对手杜聿明早半个月到达东北,因而取得先机,为建立东北根据地起了重要作用。不然,林彪等还需在山西赶路呢!这是蒋介石意想不到的一份美军献礼。观察组于1947 年3 月,在胡宗南率20 万
        大军进攻延安前撤离延安返回重庆。新中国成立后,美军观察组的成员仍然怀念在延安时期合作交往过的老朋友。约翰·谢伟思几次访问中国。他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申请签证时,遇到老朋友黄华,他在诉说如何受麦卡锡主义迫害又被平反的过程之后,向黄华表示他对40 年代所做的事并不后悔。
        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和尼克松总统于1972 年来访后,中美关系开始正常化,有几批美军观察组的老人带着他们的子孙到中国访问,他们在见到老朋友王震将军时又兴奋、又感慨。
        抗战期间在延安的合作是他们永志不忘的。

        (来源:《百年潮》2015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