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老兵刘泽民的三个春天

老兵档案

        刘泽民,1929年3月24日出生于绥德县。1944年3月参加革命,194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过榆林、米脂、延清、宜瓦战役及宝鸡、解放兰州等战役。1952年12月复员回乡务农。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春天是美好的,阳光明媚,鲜花盛开,燕子翻飞。然而,老兵刘泽民记忆中的3个春天,却与众不同。

第一个春天就想参加革命

        4月11日上午,在熟人的带领下,记者见到了这位可敬的老战士。

        “我是卫生兵和文艺兵,在医院和文工团工作过,没有什么大功劳,还让你们跑这么远的路来采访我。”老人谦逊地说。

        “我是绥德人,出生在春天,春天嘛,就是充满了希望。”刘泽民说。他1929年出生于绥德县中角乡刘家沟村,出生时,正是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春天。

        “我们家有8口人,我们弟兄4人,我排行老三。我懂事时就一直想当兵,因为觉得当兵的很威武,但是家里不同意。”刘泽民说,他家当时在村里条件还不错,有地有牛羊。他的父亲就一心想让他上学,说上学了,识字了,才会有出息。

        “我家地多,但是余粮不多。我们刘家沟村是一个大村子, 光景最好的人家都是石窑洞,光景次一点的是石接口窑洞,我们家是四孔土窑洞。我们家有牛羊,所以上学的学费还是可以拿出来的。”刘泽民说,家虽有20多亩地,但风沙大,广种薄收,遇上年景好才能有一些余粮。所以,他们的学费,全指望在牛羊身上了。

        刘泽民说,上学间隙他帮家里放羊的时候,认识了好多游击队队员。那年春天,他知道了很多打仗的事,在游击队员的影响下,他也想参加革命。

第二个春天到延安后当了护士

        “我15岁那年,我二哥刘泽东从延安回来,说陕甘宁边区政府需要工作人员,懂文化、识字的人最好。我就缠着二哥让他带我去延安参加革命,二哥最后答应了。”刘泽民说,他们说服父母后,就在1944年的春天来到了延安。

        “我到延安还以为自己就能参军打仗了,但是部队嫌我年龄小不要。知道我懂文化后,就把我送到边区政府的医院让我当护士。”刘泽民说,当时陕甘宁边区医院就在延安城城南的白家坪村。

        “刚到延安城时,一切都吸引着我,到医院后,我就参加了护士班的学习。一个星期后,就开始正式护理伤病员了。当时我们医院的科室很全,除过内科、外科外,还有儿科、妇产科、化验科等科室。医院有床位100多张,医护人员也有100多人。医院不仅给边区党政机关服务,同时也给当地老乡看病。我们实行三班倒制度,护士的工作就是给病人擦背、洗脸、查体温和搞卫生。”刘泽民老人回忆,他们根据病人的不同情况,建立了服药护理制度,病情报告、饮食统计、内外科护理等等都要严格按制度执行。

        “我在外科护理伤员,好多战士都非常勇敢,他们给我讲负伤的经过,我听着心里特别激动。我常常想,我啥时候才能走上战场啊。”刘泽民老人回忆,当兵打仗一直是他的心愿,因为不能上战场,他在医院里就拼命地干活,用干活来排解自己的郁闷心情。

        “我们除过护理病人以外,还开荒种地,种一些蔬菜给伤病员吃。”老人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47年3月。

第三个春天当兵上战场救护伤员

        “1947年的春天,我才真正当了兵。当时战事吃紧,医院开始大转移时,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就紧急入伍,转了身份。我被分到了西北野战军三五八旅文工团成了一名宣传兵。”刘泽民老人说,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写标语,编快板,和大家一起下连队慰问演出,鼓励士气。

        刘泽民老人说,在当宣传兵期间,他几乎没有上过战场,直到攻打榆林城时,他才上了前线。

        “1947年攻打榆林城,我们当时按照命令先从绥德出发,北渡无定河,在三岔湾、刘官寨狙击了敌人,然后到了榆林城南等待攻城。”刘泽民老人说,他记得攻打榆林城时,已经到了夏天,天气非常热。

        “战斗是半夜开始的,打了好几天。我们三五八旅属于第一纵队。战斗开始后,我们这些宣传员又变成了卫生员,在战场上抢救伤员。”刘泽民说,在抢救伤员的过程中,和他一块儿运送伤员的战友刘成俊英勇牺牲,他本人也受了轻伤。

        “我俩抬一个重伤员往下走,担架坏了,伤员掉在了地上。 我赶紧扶起伤员往自己身上扛,刘成俊说他个子高,让他背。他背起伤员走了一百多米远,就被流弹击中了。子弹是从前面胸部射入的,满身都是血。”刘泽民老人说,刘成俊倒下后还喊他,让他赶快把伤员送下战场,等他和担架队的老乡送完伤员返回战场,就没有找见刘成俊。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胳膊也受了伤,一直在流血。

        “我是轻伤,胳膊让弹片划破了,不碍事。刘成俊没找见,我只好先抢救其他伤员。我来来回回好几次在战场上运送伤员,战斗结束后,在后方找见了刘成俊的尸体,我痛哭了一场。”刘泽民说,那次虽没攻下榆林,但却重创了敌军。因为以前在医院里干过护士,了解紧急救治,因此,他在战场上救下来的伤员,经治疗都伤愈归队了。“这是我参加的第一场战斗。”刘泽民老人说,此次战斗后,他才成长为一名真正的战士。

         (时间:2017年04月20日    来源:西安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