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张力耕:抗战时期党史情况片断

         我于1938年在范筑先部下的一个干校学习,学习两三个月后分到濮阳。1938年10月,范牺牲后,我和一批青年学生到了陈明韶部队。春节前,敌人攻打劝庄,我们到了胡气。春节后,陈明韶跑到了魏县,我们到四区杨桥一带,我就在四区留下来工作。
         1939年5月,“七大”代表于光汉到大名恢复老党员的组织关系,李大磊、解蕴山接上组织关系。这时冯洋舟从晋东南回来了。找由李平之介绍入的党。李蕴坷是老党员,他通过民运部长李亚光、特委王从吾介绍和找们联系。一个部队的同志任区委书记,我任区委副书记。那时我公开的身份是西店中心小学教员,实际做党的工作。以后由学校到四区大队做民运工作。1939年底主要是讨逆战争,即打石友三部队。在冀中打起来以后,鹿钟麟与石友三从大名路过,把四区的一个中队吃掉了。当时国共两党磨擦激烈,他们在农村搞动委会,我们搞救国会,实行减租减息,抓村政权。斗争得很历害。以后他们搞暗杀活动;我们却有些右倾,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不能独立自主地开展活动。讨逆后,陈明韶也跟着跑了。总之,这一时期我们搞了三件事:1、党建;2、国共磨擦;3、成立工委(即县委)。
         1940年上半年,成立元、大、魏三县杭日政府,建立县委会、县大队和救国会。县委的公开名义是联络站,大名县长是郑一平,县委书记是王纪明,(魏县县长是解蕴山、书记是田光涛)。大名县委副书记是张新亭,我是民运部长后来当宣传部长。地委曹海波同志常来指导工作。约1940年底一地委与三地委分开。一地委首任书记可能是李亚光,组织部长是周东光,宜传部长是申亚刚。大名这一带属一地委领导,主要活动是搞部队建设,建立村政权,实行减租减息。四一年王一尘调地委当秘书长走后,记得有个尹维春当过县委书记,他当的时间很短。后来宋炎(候苛一)从地委调来当县委书记,张新亭是副书记,我是宣传部长,田洪涛是组织部长。宋炎来后不久,张新亭调元城县走了。这两年敌人扫荡比较历害。
        1942年4、5月间宋任穷同志在牛吕固开会,得到日本搞第四次强化治安运动的计划,主要是肃清我们打入敌人内部的人员,对内部进行扫荡。有一次敌人在大名突然挖出一些伪队在西关枪决了。1942年冬季开始整风,抽干部到太行学习,当时流传的五李(李福祥、李雪锋、李著玉、李xx、李xx)一闹太行。在整风期间对干部错误地审查,搞通供,百分之七十的干部被捆绑吊打,有的自杀,甚至搞假枪毙,“左”的很!百分之七十冤枉,这次整风影响很坏。当时大名去参加整风的是后辛寨的陈子明(他南下后栖牲了,郭广运没去)他是学习积极分子1942年的整风学习分三级举办:一级是中央办;二级是北方局办;三级是区党委办。太行整风就是区党委办的。
        1942年敌人加紧进攻杨桥、桑圈一带,到处修炮楼挖封锁沟。5月份我过卫河到了卫东,留下少量武卫队,他们白天跑,多在晚上活动打汉奸。军队和干部都退到元城一带,这时我也到了元城,领导让我办党员学习班,走到哪里办到哪里,当时王纪明同志是党委书记。公开武装不行了,怎么办?这时彭德怀有个报告,针对敌人治安强化政策。由张策坐镇,实行了革命两面派政策,搞会道门政策,号召所有党员都参加会道门,如参加“南方离”等。当时打入会道门的有田辛田、王九功、王建勋等几个干部,约两个月后敌人发现,于是敌人对参加会道门的人搞自首政策,要党员都到城里自首登记。这时革命干部损失很大,当时党员隐蔽了一批,退出了一批,打人的一批全部失败,四二年扫荡还牺性了一批。
        1942年春,候苛一同志到北方局学习,李亚光宣布我代现县委书记,1942年下半年不再搞革命两面派政策,纠正左倾错误,打开了局面,坚持搞武装斗争。开始拔钉子,又要打出去,还做敌伪工作,形势有了好转。这时我还是县委书记,史烈光是县长。一九四三年又是大名县大灾荒时期,天大旱,赤地千里,吃草根,吃树皮,俄死不少人;敌人又搞第四次强化治安活动,进行大扫荡,这时解蕴山、田洪涛}性,吴建初被捕,分区廿三团和地委、专署一些干部牺牲不少。
        1944年至1945年,充分利用形势开展工作,扩大抗日力世,1945年5月大名解放。大名是冀南解放最早的城市,在馆陶曾开劳军大会,冀鲁豫、冀南各方都带人进城热闹了几天。以后又搞.“雇佃贫”运动,很快中央就不让搞了。
        1943年成立冀南鲁豫分局,黄敬是书记、张林芝是副书记,宋任穷是组织部长兼司令员。1945年7月成立大名市,我由大名县委书记任市委书记,调元城县长张越任大名市长。大名市委设在张小街(不公开),公开牌子是“冀南三分区驻大办事处”,我是办事处主任,市委委员有公安局长温广华、台臣中学校长陈国光、救国会主任冯洋舟。市政府设在南大街拐角处。张越夫人陈毅是救国会副主任,后调市委任宣传部长。市下设四个区:城北区、城南区、东北郊区、西南郊区。
        关于日本入进大名城集中杀害八十人左右的问题,不记得有这回事,只记得死人不少,但都是分散杀害的,不是集中屠杀。一九三七年冬日军进城,我全家在张集,我们是1938年春回城里的,见到水坑里到处捞死人。尸体有的用铁丝捆着手,有的用链穿着,大约发现几十具尸体。
        关于一、三地委的问题,记得很早以前,陈明韶当县长时,魏县属直南、大名属冀南。1938年建工委、1940年建县,元、大、魏属一地委管辖,1940年归三地委管辖。打石友三以前,大名属丁树本管辖的淮阳专区。1943年下半年重新合并叫三地委(1948年下半年叫邯郸地委)。
        关于我当县委书记时区的划分是:一区沙坛塔、杨桥一带,区长司振亚;二区万堤一带,区长xxx;三区南贾庄、东庄一带,区长甄xx;四区齐庄、边村、韩庄一带。区长xxx;五区潭河边的王乍村一带、区长李文旺;六区赵鸭窝一带,区长刘建平。
 
        (冯克军根据1984年9月20日谈话记录整理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