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李方炎 :大名一带抗战时期的片段回忆

         1937年"七·七”事变,日寇沿平大公路打到广平县和沿线小留村一带。这时人们非常慌乱,四处乱跑,我全家跑到山东拐巨一带住了几天,无奈又返回家乡。日本人占领大名县城后组织了汉奸维持会,这时国民党军队和政府都不知跑到那里去了,社会处于无政府管理状态,土匪汉奸趁机活动。如石友三在农村到处设招兵处,当时沙疙瘩村、杨桥等村均有石友三的招兵处。他们到各村要粮要柴。后来朱怀宾、张英武在冀中一带与我军对抗,主张投降日本,石友三公开当了汉奸,我军来了个讨石战役,将石友三打跑了。
        “七,七”事变后,解蕴山、李大磊、王一尘等人经常来往,并宣传抗日救国,大约在一九三七年夏即着手组织武装。这时各村杠子会便跟随解蕴山、李大磊、王一尘一齐行动,多是在夜间聚集。一天夜晚,在解蕴山家南院集合往馆陶县西河寨一带和一个人接头,大家在野外爬着,爬了一夜,当时我也参加了这次行为。经过长期活动组建了一个抗日救国自卫团,后有地方士绅朱振英、王相府参加,当时八路军派来的陈忠传也在这自卫团,我也参加了。自卫团成立不久,以朱振英为代表的地主势力派,害怕日本人不主张抗日,解蕴山、李大磊、王一尘主张要坚决抗日救国,两派矛盾日益尖锐。这时解蕴山他们又在组织另一支队伍。不久陈忠传离开了自卫团,这个自卫团便不欢而散了。随即李大磊、解蕴山、王一尘又组织了一支队伍—大名县第四区抗日救国游击大队,并很快发展到三个中队和一个民运工作队,我便到这个民运工作队工作。
         四区大队成立后,民运工作队即在农村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国运动,组织农会、青年团、妇联等团体,建立党的组织。
         大名县党的建立据李大磊和王一尘同志说,是由当时安阳的八路军办事处和他们几个接上党的关系,开始建立工作委员会,解蕴山任书记,到三九年后半年王一尘任书记。
         1939年以后大名农村党组织有了较大发展,主要集中在杨桥一带。三九年张力耕、吴立明等人到我村(南贾庄)建立党的组织后,我任村支部书记,李培善(后叛变)任组织委员,李富祥任宣传委员。三九年秋后我到三区委任组织委员,当时区委书记陈修仁,宣传委员许学明,许岳和祖好贤也都参加了区委。开始建立的村支部有儒家寨、南贾庄、东仲厢固、谢儿寨、北贾庄、元寨、和儿寨、鸭窝等村。到1939年冬和1940年陆续发展的村支部有:后齐庄、前齐庄、程子、西马寨、韩庄、后辛寨、电头、沐浴庄、后黄庄、前黄庄、西仲厢固、杨固、海子、白庄、西司庄、沙讫塔、魏庄、王庄、周庄、北马头、西马头、小韩庄、磨庄、冯村。在杨桥以东的村党支部有:前桑圈、后桑圈、李马寨、胡马寨、樊河道、小庄、东司庄、章庄、前后于旺庄、庞龙化、翟龙化、马时庄、马村、李村、边村。杨桥以东村庄是由薛宗周、薛焕然、胡风桐等发展起来的。杨桥一带二十多个村支部是由我和李鸣岗建立起来的。这些村庄在扰日战争岁月里都为我党我军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1942年日本帝国主义对我根据地大举进攻,实行碉堡政策,围困封锁根据地。这一时期在大名境内和县周围修了很多碉堡,周围的有广平县杜村、金安村,虽在广平境内,但它是对付大名根据地的。县内有屯头、于旺庄、东司庄、翟龙化、杨家桥、李马寨、海子,再加上广大公路上的杨庄、柏村、陈段庄,东有万金堤、善乐营(营镇)、金滩镇等,这样大名境内和周围炮楼林立。碉堡之间修有公路相连,随时对我根据地进行包围。这时日军日夜到各村进行清剿、抓人。人们不管是冬季,多数时间不敢在家睡党,都到村外庄稼地或坟地去睡,有的被日本人抓走弄到日本大坂做苦工,更是受尽了种种折磨。这时县委和武装也不能在大名境内活动,经常在馆陶一带活动,我当时任县委宣传部长,因农村支部还不是公开的,我便在农村支部隐蔽工作,日伪军日夜在各村活动,还有叛徒,农村党员大都逃到外边去了,我当时活动很困难,白天躲在党员家不敢出来,只有利用夜间到各村和党员联系开展工作,找不到人时就在野外找个地方休息,当时一地委主要在馆陶县马虎寨一带活动,我向地委宜传部长刘镜宇汇报在下边活动的情况后,他便把我介绍到魏县老君堂村支部党员陈德馨那里。当时这个村处于敌占区,在他那里隐蔽,晚上越过广大公路同大名县农村党员联系。这样坚持了几个月,待青纱帐起来后,把大名境内碉堡大部分打掉,只剩下于旺庄、杨家桥、海子、翟龙化等几个村,这时,县委才在大名县境内活动。
        1943年,大名县游击局面刚有好转,但靠天吃饭的广大农村,近二十个月未下雨,庄稼都没种上,人们将树皮、树叶都吃光了,只有吃麦糠。这时霍乱病流行,各村死了不少人。
        有一件事使我至今难忘,那是1943年春,我和当时大名县长史烈光、县委书记张力耕到九仙庙集上去,看到有很多卖小孩的,还有十七八岁的姑娘头上播上谷草表示出卖。我们看了感到很难过,史烈光县长收下了四个小孩,放在附近村里,每月公家给十到二十斤小米让老百姓养着。那些十七八岁的姑娘,我们就把她们劝回家搞生产自救。当时传说一个馒头可以换来一个大姑娘。并有的说,女的要说你管她吃饭便可以给你作老婆。由此可见当时灾荒的严重程度。当时工作人员每天按老秤(十六两为一斤)给十二两谷子,工作人员也是连糠吃下。日本鬼子仍然不断到农村扫荡,更加重了人民灾难,大名一带人民群众吃的苦,受的罪至今想起来还十分难过。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