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陈勇进:记者笔下的抗日战争

 

        陈勇进,河南省范县人,1922年生,1937年10月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冀鲁豫日报记者,刘邓大军前线记者,人民日报记者,新华分社社长、副社长,安徽日报副总编辑,人民日报高级记者。著作有《七月的前线》、《在白山黑水间》、《红丹山》、《金色的事业》、《黄河风涛》。
 
南乐之役
        1945年,春天已经来到了冀鲁豫解放区。但是,西部地区的南乐县(现属河南省〕还被日伪军占领着。
        南乐县的人民,长期在日伪军统治下,遭受饥饿和残杀,这个土地贫瘠的地方,人民的灾难加上灾难。
        冀鲁豫的八路军,坚决解放这里的人民。军区副司令员杨勇,在干部动员会上说:日本军国主义已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我们的抗日根据地,要不断地扩大。为了解放啼饥号寒的南乐人民,就要进行南乐战役,打垮日伪军。杨勇在讲话结束时,还特别提醒我们几个记者,注意保守军事机密,作战时要和指战员同甘共苦。
        南乐战役的范围,是攻克南乐县城、南清店和楚旺镇。为了阻止大名的日军来援,要攻克卫河岸边的龙王庙镇。
        负担南乐战役任务的,有冀鲁豫三、七、八、九军分区的主力,由地方武装配合,消灭闩伪军的有生力量,扩大解放区。当时,南乐县城内驻有日军和伪乐亚同盟治安军第三旅约千余人;南清店、楚旺也有上千人的伪军;龙王庙镇是日伪军的坚固据点,守卫甚严。
        第八军分区的七团,是南乐战役攻坚的主力,是有名的能打大仗、打恶仗的老红军团。配合七团作战的,有南乐县武装:分区司令员曾思玉和政治委员段君毅指挥攻坚。
        5月24日11时,主攻部队到达最前线。七团团长温先星把我攻城的突破情况重述了一遍。攻城计划是偷袭和强攻结合,在接近敌人时,保持肃静,力争以突然袭击登城奏效。曾思玉、段君毅又仔细地检查登城前的突击队、梯子组、尖刀组、担架队。如偷袭不能成功,再行强攻,先打弱点,后打强点。
        23时整,攻城部队一营在城西南角,二营在城西北角发出红色信号,攻城开始了。段君毅说,曾司令员不能到最前线打突击憋坏了,要不是打郭小砦〈4月18日)腿部负伤,他会往最前线跑。登城部队按照作战计划攻进了县城,消灭了大部分伪军,但日军据点继续抵抗。此刻杨勇来电话询问作战情况。曾思玉高兴地说,登城成功了。杨勇告诉曾思玉,大名方面的日军已出动来援。
        当八路军正激烈地和日军拚杀时,一群妇女提着鸡蛋、油条往前沿阵地上慰劳战士们。担架队员迅速地把负伤的战士抬下来。救护队员们及时为伤员包扎。
        日军在拚命的喊杀。一营连发迫击炮弹,把日军的碉堡打开缺口。七班战士李传海抱起炸药包,飞快地冲到碉堡下,日军连甩手榴弹、打机枪。一声巨响,几个日军倒下了。三连的战士们冲上去和日军拚刺刀。副连长张德祥牺牲了。石学义的子弹打完了,当他空手夺取日军枪枝时,也壮烈牺牲。经过多次拚杀,日军2965部队田中队的士兵全部丧命。
        担任阻击大名日军的七分区司令员赵健民,率团于4月24日黄昏,到达卫河边的重镇龙王庙,在郊外动员攻坚。赵健民说:我们不怕牺牲流血,坚决歼灭龙王庙的日伪军。敌占区要到了,行进时一定要保持安静。
        黎明时分,部队已到龙王庙镇外,枪声密集地响起来,冲锋号吹着。二营修营长率五连战士竖起梯子,龙王庙的高墙被突破了。接着,是村内的巷战、逐屋战。25日这天,日伪军被迫龟缩到村东头的炮楼里,拚命固守着。对我八路军来说,要紧的是占领卫河桥,才能阻止日军支援南乐城。
        日伪军占据的村东头炮楼,离我军阵地只有百十米远。这当中,没有什么安全地带。二营五连,在一片喊杀声中冲到炮楼下。因为梯子矮,没能成功,有几个战士牺牲了,高玉珍等负伤的同志退不下来。团长赵鹤亭命令把牺牲、负伤的同志抢下来。战士李玉平和吴兴亮冲上去,连着背下3个伤员,自己负了重伤。日军的机枪、步枪猛烈地射击着。在日军炮楼下牺牲、负伤的同志,只剩了最后一个没背回来。当战士张士田冲到炮楼下,却又倒在血泊里了。
        村东日军炮楼的枪声,和卫河桥头堡里日军的枪声交织在一起。
        在我军阵地上,卫生员正给受伤的战士包扎换药。高玉珍在卫生员换药时问指导员:我的枪背回来没有?指导员说:当然背回来了。此时,指导员向记者介绍说:高玉珍这样的战士有多好啊!他这么重的伤,一声不叫。
        龙王庙村西头不远,就是卫河桥。清澈的河水流过去。从南乐到大名城的公路,就经过卫河桥。桥西头有日军的碉堡,桥东头也有口军的碉堡。我八路军必须把桥东的碉堡炸掉,才能阻止从大名、来援的口军。
        夜间,六连担任炸碉堡的任务。连长叫战士李庆绪先去碉堡近处侦察。李庆绪表示:保证完成任务。
        李庆绪斜背着枪,提着几个手榴弹,往河东头的碉堡爬去。他爬到离碉堡20多米处停下来,观察了一会儿动静,又爬回来向首长报告:桥东碉堡好接近。六连长说:三班的同志,跟李庆绪去吧。战士们抱着蘸好汽油的秫秸冲上去。碉堡里的敌人发觉了,一阵机枪,把冲上去的战士打回来。团里陈政委看得清,高声说:李庆绪不要硬冲嘛!碉堡要用地雷炸才行。
        身材高大的三班长任玉林应声而出:“首长,把任务交给我。”指导员怕地雷太重,一个人拿不动,要再派两个战士一块去。“五六十斤重的地雷拿不动,还当什么八路军?我完不成任务,你枪崩就是,任玉林背着地雷冲上去,没等接近碉堡,被日军的机枪扫射回来。没停一会儿,又冲上去,又被打回来。等到第五次冲锋的时候,东方已经发白了。
        第三天夜里,陈政委指示:不要做无谓牺牲,打仗要讲战术!任玉林建议不再从正面冲锋,陈政委同意了。任玉林背着地雷从碉堡北面绕过去,迅速地把地雷放到碉堡墙下,轰隆一声巨响,碉堡爆炸了。紧接着,5个战士抱着秫秸冲上去,卫河桥起火了。那密集的枪声被胜利的呼喊声压倒了:好哇,好哇!日本鬼子上天啦!
        4月27日晨,我八路军正准备挖地道进攻龙王庙村东炮楼时,从南乐那边来了电话,说我军和敌军反复地肉搏,已最后消灭了顽抗的口军,击毙日军35人,伪军旅参谋长以下3000余人,缴枪2600支。南乐城的解放,是我冀兽豫解放区的第14座县城。中共北方局书记邓小平同志,在濮阳称赞南乐战役打得好,扩大了解放区,巩固了根据地。他号召冀鲁豫军民团结一致,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
 

日军败退的时刻
        “今年打败德国法西斯,明年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这是1943年冀鲁豫解放区军民的战斗口号。
        那年,冀鲁豫西部遭受特大的旱灾,加以日伪军的烧杀抢掠,造成空前的浩劫。
        1944年德国法西斯被打败了,冀鲁豫八路军更加鼓足了劲头,扩军练兵,决心在1945年歼灭本地区的日伪军,解放全区人民。
        从1945年4月中旬开始,我军大举反攻。仅用3天3夜,就取得南乐战役的胜利,歼灭日军35人,伪东亚同盟自治军3400余人,攻克据点32处,缴获迫击炮2门,轻重机枪68挺、步枪2600余支。在南乐战役中,记者看到我部队刺杀、爆破和土工作业技术的显著提高,在攻坚技术上,对坚固设防城镇的攻击有很强的能力。
        自5月17日夜至5月24日进行了东平战役,歼日军石原中队长以下34人,伪军1300余人。缴机枪35挺,步枪2000余支,攻取了东平东阿县城,使泰西(即泰山以西〕、运东(即运河以东)、运西、湖西等抗日根据地联成一片。东平战役的特点是:适用以往攻城与纵深楔入的经验,尽快歼灭伪军,然后集中兵力与火器对付日军。采取勇猛的动作,一举突破,从速歼灭。
        胜利连着胜利,1945年6月18日至27日,阳谷县城被解放。毙俘伪军2300余人,缴轻重机枪40挺,长短枪3000余支。在我军攻势的威慑下,巨鹿、广宗、馆陶县城之敌纷纷逃跑。
        此时,从国际上又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中国、美国、英国于1945年7月26日发表了《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政府宣布所有日本武装无条件投降。日本政府拒绝了这一公告。苏联政府于8月8日宣布对日作战,次日100万苏军在我国东北抗日联军和中国人民的配合下,从北、东、西三个方面进攻侵略中国的日本关东军。8月6日和9日,美国先后向日本广岛、长崎投掷了两颗原子弹,蒙古人民共和国宣布对日作战。这一切都加速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崩溃,我国的抗日战争出现了崭新的局面。
        毛泽东主席于8月9日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声明中说:要猛烈地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而日军的大本营却命令各地日军坚持继续作战。中共中央命令各地我军,向日伪军积极发动广泛的进攻。朱总司令发布反攻命令,令各路大军向预定的日伪占领地进发。
         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日本的投降来得快,是我们没想到的。此时,冀鲁豫日报社人员,驻在濮县东北牛桥村。这天夜里,报社人员几乎彻夜难眠。我们谈笑、歌唱伟大祖国的胜利。当夜,领导上分配任务,决定我去东线的鄄城、郓北采访。
        从濮县牛桥到鄄城北部,只有50里路,尽管天气十分炎热,下午3时也就到了鄄城县委会驻地。县委书记刘敬西,接待我,我把曰本投降的消息,朱总司令下令反攻的消息都转告了县委书记刘敬西。他高兴地说:这事太好了,太大了。根据这一情况,县的工作要重新部署,你要把这胜利的好消息向干部们讲讲。当我把日军投降的消息向大家宣布时,全场为之沸腾,人们的兴奋情绪,好久才平静下来。
刘敬西说,根据这样的大好形势,鄄城的当务之急,就是动员全县武装,围攻县城里的日伪军,促其投降。全县的民兵武装,一天一夜就集中起来了。8月17日夜,鄄城民兵逼近城下,记者随往。当民兵武装向城里的日伪军高声喊话,令其投降时,城里的日伪军,以密集的枪炮射击起来,为避免大的伤亡,随撤离至近处包围。
        两天后,鄄城的日军逃走,伪军在我包围下,偷偷地逃往郓城,鄄城县城随被解放。我当即写了报道:鄄城民兵解放县城,县全境已从日伪军的残杀压迫下解放了。延安《解放日报》,把这一报道放在第一版发表了。他们把民兵解放县城,当成了大事呢!
        日本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于8月18日通令所属,只向蒋军投降,不得向其他军队缴械。冈村宁次还下令日军,对中国其他方面的要求,不仅应坚决拒绝,而且根据情况,毫不踌躇地使用自己的武力。由于美、蒋、日、伪加紧勾结,新的情势相当严重。这时,我听到中央军委决定,以必要兵力夺取小城市及广大农村。
鄄城解放后,我即去郓城北部驻军5团采访。团长吴忠见我十分热情,欢迎我到他们部队采访,还说,我们一块打几个漂亮仗啊!吴忠的5团,原是昆张支队为基础组成的。他们在8年抗战中,一直在梁山、张秋地方坚持对日军作战,是支战斗力很强的队伍。他们成功地开辟巩固了一大片根据地。团长吴忠骁勇善战,是1933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他参加红军时才14岁,吴忠四川苍溪人,准确地说,他是在红军、八路军的战斗中成长的。他说,你先和团的其他同志谈谈,抽空我们再细谈。
        8月14日,吴忠率部从百里外的汶上县根据地赶到敌占区。他把二营安排在宋庄、刁孟庄,自己随团住在离刁孟庄一里路的潘溪渡,向刁孟庄据点作进攻状,等待郓城的日伪军前来增援。16曰上午,1000多日伪军显然为刁孟庄之据点解围来了。这些日伪军,带着炮、轻重机枪,气势汹汹地过来了。埋伏在豆田的孙营长,按照吴忠的命令,离敌人百米的地方冲上去,那些日伪军来不及开枪,就被缴械后面的日伪军继续冲上来。二营指战员在一片喊杀声中拚了刺刀。这场战斗,只用20分钟就结束了,30多个伪军尸体躺在田地里,5团里又添了两挺机枪和70支步枪,给中秋节增添了喜庆。
        没几天,吴忠又率5团围歼南旺重镇开河的日伪军。在分区司令员何光宇、政治委员万里的指挥下,对幵河采取围而不攻劝其投降的战法。开河据点周围水深,如果强攻,要伤很多人。吴忠致信开河的据点头头劝降,据点的头头却开大门迎接他们了。中秋节后,部队休整,吴忠和区的干部田涛结婚。在吴忠的大喜日子里,他举杯说:我们还要多打胜仗啊!
        就在1945年11月间,我又去晋冀鲁豫野战军7纵队采访。吴忠所在的5团,改为7纵58团。他们正准备进行鲁西战役。这鲁西战役,是准备攻克郓城、嘉祥、巨野和济宁市,日伪军头子是刘本功。日军投降后,国民党政府把他们改编成3个保安旅,1个特务团和保安大队之类。他们像在日军的手下一样,残害人民,无恶不作。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令杨勇第7纵队攻克这3座县城和济宁市,歼灭那里的日伪军。
        12月29日黄昏,我19旅、20旅分别占领了郓城、巨野县城的4关。61团、骑兵团按时到达巨野、嘉祥公路两侧,监视嘉祥之敌,伺机攻取嘉祥县城。记者随20旅迅速到达巨野西关。城墙髙而险。在如何攻坚问题上,59团团长晋士林和吴忠争执不下,争得面红耳赤。最后采用平射炮在西门轰开缺口,再竖云梯爬登的方法,很快攻破了巨野县城。巨野解放了,俘敌保安司令曾子南以下2000多人。我漫步城内,但见古塔耸立着。在巨野,不禁想起宋朝的著名诗人王禹偁。王禹偁,巨野人,少年家贫,但勤苦读书,20岁中进士。他以诗文著称,被宋太宗官授右拾遗。他写的《端拱箴》,针贬官廷的奢侈腐败,为群臣嫉恨,多次贬官,竟8年3黜,曾写过《三黜赋》。文中有“屈身兮不屈其道”的名句。显示了诗人的高贵品格。后来,王禹偁又被贬官蕲州,只活了48岁。
        此刻,传来19旅55团、56团解放郓城的消息。31日9时,这两个团的指战员,很快从西门、南门、东门攻入城内。在日伪军向西北逃窜时,57团伏击俘敌保安旅旅长张福同。郓城之战歼敌2100多人。嘉祥守敌惧怕被歼,随向济宁逃窜。我60团和骑兵团解放了嘉祥县城,守敌600余向我投降。
        刘伯承、邓小平致电杨勇、张霖之,表扬所属4天攻下城的辉煌战绩,并命令部队继续向济宁、汶上前进,扩大战果。
        记者随20旅沿公路向济宁进发。61团进至济宁北,警戒汶上之敌。晋士林的59团进攻南关,驻玉堂酱园。酱园主人热情送礼,晋士林一一谢绝,所属部队秋毫无犯。
        1月19日8时,59团、58团、56团自南门、东门发起总攻。反扑之敌一一被割裂歼灭。在南门指挥攻坚的20旅政委石新安,也随部队爬云梯登上城墙,济宁守敌迅速被歼,伪军头子刘本功化装潜逃。汶上之敌在骑兵团的奔袭中逃窜。此次战役,歼日伪军11000余人。刘伯承、邓小平又来电表扬济宁解放的胜利。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