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周雁宾:大名县卫东革命历史情况点滴

        1937年11月份日寇派飞机轰炸了大名机场、大名县城等地之后,于12日侵占大名城,国民党军政人员南撤。敌人进城后在一段时间内并没有向外扩占地盘。这时当地一些会道门头子和地主劣绅就乘机扩充自己的势力,成立自己的武装。如大名五区华庄的红枪会头子华少林和卫西的赵德怀等,打起抗日的旗号,纠集他们的门徒和一部分群众搜罗枪支占据了龙王庙镇。他们在那里巧取豪夺,随便抢拿群众的东西,纪律很坏,人称“吃干队”。杨现村的劣绅曹振东(当地人称“曹三虎),打起维护地方治安的旗号,联合起一些富户青壮年,成立起所谓“自卫团”,曹任团长。1938年麦收前国民党卫立煌所属丁树本部进驻到濮阳、清丰、南乐和大名县卫东一带,收缴了华少林、赵德怀顽杂的枪支,并把华、赵二人押到淮阳活埋了。曹振东的“自卫团”也不敢再公开活动了。后来我政权成立后,因为曹为人霸道,又有通敌嫌疑,被我们处决在西付集。丁树本部第三旅进驻到大名卫东之后(三旅长陈明韶兼大名县抗日政府县长),就开始招募知识青年办训练班,当地有相当一批知识青年为了抗日救亡,受训以后到第三旅工作,后鲍庄村的郭广运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个。
        郭广运,原名郭润田,大名县原五区后鲍庄村人,早年在前鲍庄小学念书,因家境贫寒,后曾到省立大名七师当工友、接受了一些进步思想。他到第三旅政治部后,因那里有共产党的组织。不久就被吸收为共产党员。他的革命热情很高,每回到家都找我宣传传革命思想,讲革命道理、还给我一些进步书籍、刊物看(如介绍苏联革命和革命以后的一些情况),在种麦前,经他介绍我加入了共产党,并介绍一个叫任责尽的同志领导我。不久郭广运同志从第三旅回到家,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开始因党员很少,后鲍庄、前鲍庄、辛庄先成立了一个联合支部,郭广运同志任支部书记,我任组织委员,辛庄村的梁泽南同志(原名梁建德、曾化名王悦)任宣传委员。郭广运同志还亲到我村(前鲍庄)找吕登榜、吕世忠、吕清洲和吕尚武等开展工作,并先后介绍他们入了党。后来郭担任区委书记,让我接任了联合支部书记,并担任区委组织委员,梁泽南为宣传委员。后来三个村党员多了,即分建了三个支部,我兼前鲍庄村支部书记。1939年秋后,为了便于掩护我的活动,组织上决定让我当了小学教员,郭广运同志也在后鲍庄村以教员身份作掩护。这之后领导我的是南乐县城西北西任村的陈子敬同志。这段时间较长,有时南乐县城北一个叫魏众先的同志和南乐县城北孟郭村的马白龙同志(化名,据说原名叫马龙骥)到我这里来。
        1940年农历正月上中旬,我军讨伐石友三部不久(石部溃军窜占到我村是农历正月十四日),驻在南乐和大名县卫东一带的丁树本部第三旅也龟缩南去,我们的工作就由“地下”转到“地上”,开始建立政权、群众团体和武装。郭广运同志去五区农会工作。
        这时领导我们的是贾玉同志(曹任村的曹玉昆),贾玉同志说,以后我们通信联络都要用化名,他给我起的化名叫陈玉,并说如果在工作活动中出了事,就说是陈任村人,他将设法处置;给梁泽南同志起的化名叫黄玉,梁不用,自己起了个化名叫王悦。
        1940年2、3月间,国民党丁树本部随石友三部南撤,第三旅旅长兼大名县县长陈明韶也弃职南逃,我们就发动群众推举代表,选举大名县县长,在张铁集学校里开会,由党外进步人士赵望斗出面主持,选举出解蕴山同志为大名县县长。3、4月间,在陈道仙开会,宣布大名县第五区政府成立,王捷三同志为五区区长。当时集中开会的内容,一般是传达上级指示精神和布置工作,怎样建立壮大政权和群众团体组织,动员枪支,发展武装力量和党的组织,如贾玉同志曾亲自主持研究要搞崔升旗的枪。崔升旗原是丁树本部第三旅的一个排长,在我们那一带活动时间较长,与南杨村的一个寡妇结了婚,丁、陈南撤后,崔未去。贾玉同念亲自组织人到南北杨村(崔的女人的娘家)去抓崔要枪。我也通过大寨村党员熊根山同志了解该村地主枪支情况(国民党时期,大名县长马运昌,曾以所谓“防匪”为名,强令四十亩地以上的户都必须购买枪支),张允兰同志(后化名尹让)与组织配合搞出了他父亲手中的短枪。
        1940年7、8月间,县委刘镜宇同志在陈道仙召开会议,传达形势和布置工作,还讲了关于区划变动的事。这次会后,贾玉同志召集我、李艳云、卫河西的李子义和一个叫郭耿凯的同志开会说,区有变动,原来的一些干部包括他自己都随区划变动走了。这是第一次知道贾玉同志的党内职务。他还给我开了介绍信,到东北面的夹河、程村一带去找大名县大队李大磊局志去接关系,我去那一带找了一趟,没有找到,也没有打听到消息。不久贾玉同志对我说他不走了,决定让我去梁村受训。我祖父母知道后说什么也不让我离开家。当时我自己虽然革命热情很高,但也还是有比较浓厚的封建落后意识,认为一个人既要尽忠也应尽孝,儿辈子就我一个,不能惹老人生气,要求还在当地作工作,组织上不允准,自己也没有去。不久元城县成立,李向哲同志(原名栗汇川)任县长,刘镜宇同志任县委书记,贾玉同志任副书记,李敬民(即李艳云)同志任第四区区长(当时元城县下划分六个行政区)。为了改造村旧政权,李敬民同志让我干了半年村长,当年又成立民兵队,区武委会杨华龙同志叫我担任了民兵队长,从此我就继续在村里当教员和民兵队长。入秋后梁泽南同志又来找我说,如果现在出去还是一个同志,不出去就不给党的关系了,自己又没有听从组织的劝告,犯了错误。梁说那就当个党外同情者吧,之后就与党失掉了联系,以后虽然与县区的一些同志有不少接触,有时分配点临时任务,也参加一些公开的会议,但党内的一些情况就不了解了。
        以上是我经过回忆自己在抗日初期的经历和知道的一些情况。由于已年久日深,特别是只有短短两年的时间,当时的情况又瞬息万变,大体的经历过程还能记得,有些事具体时间就记不清了。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