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江吉山:家乡父老遭屠杀 参军八路保国家

        我名江吉山,生于1923年,抗日时期我十五、六岁,曾亲眼目睹了日伪军在我家乡河北省大名县江马陵村一带的疯狂屠杀,至今仍然记忆犹新。现在同志们撰写《江吉山回忆录》,将其中的一部分回忆如下:
        那是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很快侵站了华北。我的家乡江马陵村在日军的铁蹄下被肆意践踏。日军大量吸收、网罗汉奸、伪军、土匪让其为虎作伥,这些汉奸在日军的支持下向老百姓要粮,要夫。走了一伙又来了一批,稍不如意就拿老百姓出气,吊打枪杀是常事,百姓苦不堪言。
        这些卖国求荣的汉奸队替日军占地盘、抢粮食,在日军的指挥下经常杀害老百姓。我亲眼见到离我家三四里远的西付集村路沟里有被日伪军杀死的三十一具男女老幼的尸体,断手断脚的、无头的、剖腹的,全都裸尸于沟内,其状惨不忍睹令人发指。
        大汉奸李铁珊,是我们江马陵村的人。日本人一到大名府,他就组织了五六个人当土匪,在我村周围的村舍活动。在大吃小,强吃弱的枪杀中发展到一百多人,他带着这一百多人几十条枪,投靠了居住在大名城里的日本人,做了卖国求荣的汉奸;再加上他曾保护过一个从邯郸来大名的日本高官有功,被提升为日伪军大队长。从此李铁珊死心塌地的为日本鬼子卖命,得到日本人的赏识被任命为大名县长、华北剿匪总司令等职务,还给他一个日本女人作老婆。从此,李铁珊出入小汽车,耀武扬威。凡是投靠他的人都给个一官半职,身穿日本服装,挎着一长一短两支枪,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自以为非常神气。村里其他的同龄人有的当了土匪,有的当了汉奸,有的参加了抗日游击队,大部分都走了。
        我父亲为我的前途担忧,怕我误入歧途,打算送我去龙王庙当和尚。我拒绝了父亲的打算,实际上我依稀看见了我渴望的光明,那就是我们江马陵村的共产党员江书锦和贾清泉。当时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共产党,更不知道共产党员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我在江马陵村上冬学时他们讲课讲得好,话说得有理,不嫌弃我这个穷孩子,待人和气,接近他们总有一种亲切感。我觉得做人就应该做他们这样的人。日本人占领大名府后,他们二人很少露面,当时日伪军到江马陵村极力搜捕贾清泉,几次未抓到贾清泉,就把他的亲哥哥贾合成抓来杀了。在杀害了贾合成的当晚,又来江马陵村搜捕,将十八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人都抓起来了,用绳子挨个捆着,跪在一个胡同里。这些日本汉奸队当中的一个排长,对着抓来的村民大吼大叫:“谁要敢逃跑立即枪毙!”
        当天正是腊月十五,月明如昼。一个手拿大砍刀的人冲进我家,把我抓住带到胡同里,跪在被捆人的最后一排,还是那个拿砍刀的人凶狠的大叫:“谁不听招呼立即砍头!”
他围着被捆的人转了一圈,也许是见我和其他人相比个子太小,指着我说:“你,可以回家,不准乱跑。要知道枪子儿不长眼睛!”我从未见到过这样捆人、打人、杀人的阵势,吓得浑身直哆嗦像筛糠一样,心咚咚的乱跳,终于踉踉跄跄的回到了家。
        这些日伪部队在我村继续抓人。他们来到江四家,喊门没人开,就用大刀把门劈开,把江四捆起来,拉到南坑边上,二话没说就把他的头砍落在地。还有一个叫贾新兴的,为了躲避追杀跳到井里结果淹死了。这些日本人和他们的的狗腿子为了抓共产党向日本天皇请赏,在文集村大寺南边的一个坑里,一次就杀害了20多名青年人。他们说宁可错杀一千,也决不放走一个共产党。搜捕贾清泉的行动还在继续,每隔几天就来江马陵村一次,每次就又多了几个冤死鬼。看到这惨绝人寰的暴行更增加了我对他们无比的憎恨,更坚定了我追随江书锦、贾清泉同心抗日杀敌人的决心。我找江书锦一时找不到,就请他的哥哥江书升暗中传话,表达我要当八路军的决心。
        1938年2月的一天江书升来到我家,带着我告别父亲离开了家。太阳落山的时候走到了一个小村庄,见到了久久盼望的江书锦,他先给我吃了一碗小米饭,然后和我谈了话。
        他问我:“你出来是准备当兵的吗?”我说:“是,愿和你们一块打鬼子。”“当兵就得打仗,打仗就有牺牲呀!你愿意吗?你爹娘同意吗?我们都是同村同姓的人,我怕对不起你的家人。”江书锦满含无奈与歉疚的眼神看着我。我说:“我不怕,我要杀敌当英雄,抗日保国家!”
        在他那里住了两天,他告诉我八路军的杨得志、杨勇、苏振华从山西省带了黑马团、白马团,有编制,就是缺人员。就这样我当上了范县基干团的兵,从此告别了家乡。
        (白梅俊、李涵根据回忆录撰写    来源:大名纵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