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李大磊:大名县抗日武装组建情况

        “七·七”事变后,奉军南退,大名一带进步的,参加过党组织的大部分同志看到敌人(日本)来了没有办法,就都到大后防去了。如林震三、裴味农在安阳一带成立了个四支队,也叫救国会。未走的知识分子如解蕴山、王一臣、李平之等,我们想把守望队(地主武装)改为杭日军队。
        在此之前约三五、三六年红军曾到陕西一次,对河北震动很大,当时宋哲元叫各县搞碉堡、成立守望队,把很多村的群众弄到一个村修筑大围墙,如杨家桥、万家堤等村,这些准备基本上是防止共产党的,并将所有县长都换为武官。南乐是王家林,大名是马润昌。
        小日本到大名之前,我们就己把守望队组织起来了,弄了几支枪。后来新乡八路军办事处和四支队给我们派来陈中全(连长,后牺牲)等三名红军帮助我们搞武装。组织起来没几天(三七年十月问)敌人(日本)就到了邯郸、成安。我们给守望队开会讲道理,当时杨家桥警察所巡官李俊德(和我高小同学,和解熟悉知道后,对我们很不满,把秘密报告给马润昌。说我们是共产党,要造反了。马即通知我到大名去开会,当时我们也很幼稚,只认为敌人来了抗日有什么罪,就去了,到那里二话没说就把我们给押起来了。七师教导主任王振华知道后,托人向马润昌解释,当夜就把我们放了出来。第二天或第三天大名就失守了。日本进大名城,我们带守望队在杨桥一带活动,当时有一百多支枪,民团性质,吃大锅饭。我们采取游击战术打击日本,但因我们的人少、枪少,抵抗不住日本,日本鬼子进村就实行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非常残酷,因此,群众说我们打不了日本鬼子,反倒给群众惹祸不小,对我们不欢迎,不敢保护,再加上缺乏经验,所以很快就垮了。
        组织守望队失败后还留下几支枪,我们商量着继续搞抗日武袋,我们就又组织起民团。这时土匪也起来了,到处收枪。大名张发孟、馆陶王来贤。张发孟在万堤北边成立了几十人的队伍,由张任队长,这实质上是一班土匪。张发孟和解蕴山认识,张和解蕴山说咱们组织到一块共同坑日,我们为了团结一切力量共同坑日,我们就和他们联系到了一起。当时我们不了解他已变成土匪。到那儿的第二天.张发孟去冯二庄借枪,人家不给,他就把该村群众的房屋烧了。不久我们就和土匪分开了。为了纯洁组织、壮大抗日力量,我们把朱振英搬出来任民团团长。朱和解有关系。我们计划控制他,叫他挂个招牌,把枪拢起来再说。我们曾到聊城范筑先处去过一次,又到四支队去过一趟。我们把小连长陈中全介绍到范筑先十支队去了。小陈到十支队说明大名有很多枪,一天夜晚,他们带人来了,当时我和解茧山不在,大概也弄走了儿支枪,朱振英看有个十支队,当汉奸不行,再加日本逼迫就不干了,这时正是春节后,没办法就散了。
        一九三八年春,我们又搞民团,这时八路军(宋任穷)已到冀南,我们派王一尘和八路军联系,当八路军到广平、肥乡一带,我们才算正式接上关系。八路军刚来没具体办法,只叫我们发动群众组织救国团体。我们一面搞小武装,一面组织救国团体,搞救国会。四月间八路军的骑兵团到广平一带活动,我们又找他们接头,这一去把广平、肥乡成立政权问题也给解决了。当时八路军只叫我们回去搞战地活动委员会,政权又未解决。五、六月间三八六旅政委王新亭到肥乡后,派人来通知我们去,到肥乡后,我们汇报了工作。这时大名已经有了县长,冀鲁豫保安司令丁树本派他的副司令陈明绍(三旅旅长)兼大名县长(当时他还是坑日的)。王政委根据这一情况对我们说:“为了照顾统一战线,人家委了,我们就不再委了,你们可以到陈明绍那里作些工作。到陈处后,陈委我任四区四大队队长,有一百余人;解当了民运科长。当时陈对我们表现进步,军队扩充很快,半月时间就扩充到五百多人。两三个月以后,丁、陈就变坏了。原因:一、这时丁、陈才正式和国民党接上关系,即在大名县成立国民党县党部,限制我们活动.向我们派特务。二、聊城失守,范筑先牺牲,我们认识这是由于范的部下王金祥搞的鬼,而丁、陈却说是共产党、青年知识分子搞的,借以限制我们活动。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二日,陈委调我们四区大队去金滩镇集训。按规定晚去了半天,到劝庄一看不对,许多人提着合子枪,陈批评了我们。他想扩充三旅。可是三旅没有八路牌子响,他怕八路,想利用我们达到他的目的。第二天日本从大名出发进攻元城,丁、陈南逃至清丰,浅们没听丁的命令和敌人接上火打了一仗,我们往北来了,自此和丁、陈的关系便正式破裂了。从三八年初到四0年二三月间维持这种状态。
        四0年石友三南退后,大名、南乐等地也都成了八路军的地盘,我们以四区四大队为基础和五区大队(队长郭现卿),三区大队(队长蒿文、裴香斋)合并后改为冀南抗日游击第二支队〔约计一千四百余人),我任司令员,解组山任政委。二支队下分三个大队:一队长赵北原、二队长裴香斋,三队长郭俊之。
        四0年六月间,北上又改为一二九师新九旅二十六团,这时军队党组织受三地委领导。
        四0年二月建立了“大名县抗日民主政府”,解蕴山被推选为县长。四0年初以大、广公路为界,路北为三地委.路南为冀鲁豫。七八月间大名县则分为四个县即元城、魏县、潭河和大名。
        四0年初成立了一分区,丁现国任司令员,各县成立了县大队。当时在大名一带活动的有十八团,由于团长、政委叛变投敌,四0年春节后,换成了桂干生。四一年五月我由太行整风回来,路南支队成立了,裴香斋任司令员,张西三任政委。四一年底,四二年初大名地区情况严重,一月十日敌人大扫荡,我军政人员全部搬出路南。大扫荡中专员于光甫被捕。以后专员换成解蕴山。四二年秋青纱帐起来后,我们才开始打元城、金滩镇、回隆。四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敌人又进行大扫荡,解蕴山牺牲,政委吴建初被捕。四四年五六月间,一、三地委合并改为冀鲁豫九分区。四五年日本投降前几天,我由太行回来,这时九分区已改为三分区。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