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翟树林:柜中三日

         1943年元月,我到冀南三分区前敌情报站工作。初秋,为了作争取伪军石友三部驻魏县大辛庄中心据点排长沈付山的反正工作,打通魏县通往南乐的通道。约定在南关三铺村沈付山的家里和其接头。经过我们耐心的工作,沈付山感受到共产党、八路军的关怀和不记前嫌的磊落胸怀,决心弃暗投明,为我们工作。偏巧,在我到沈家时被该村正在休假的石部伪军乳名叫“小双”的看见了。
         在我准备返站时他和几个伪军来到沈家,紧急中,沈付山、段金凤夫妇将我藏进西屋里间的大衣柜里,并嘱咐我:“没有叫你出来可千万别乱来”。小双一见我没在屋里,就借口说是找沈玩的,并在外屋里摆麻将打起来。小双虽见我没在屋里,但心里明白我还在沈家没出去,所以赖着不走,轮流上桌连着打了三天三夜。当时还处初秋,天气十分炎热,尤其是在柜里真是闷热难耐,心里万分焦急,为防万一,我把付山交给我的情报吞到肚里,想冲出去,但又想到重任在身,一旦出事,沈付山将遇到不测,使反正工作前功尽弃。第一天天黑前,沈妻利用取衣服时给我了一个破棉被套和一个黄锅饼,棉套是让我解小手时用的,这样没有声音,并对我说:“我的小奶奶,你千万别乱来,要不咱都完了”。沈付山也利用下桌休息时到里屋不断的暗示我不要轻率行动,坏了大事。
         第二天,只吃了两块西瓜。只有每天晚上金凤同志睡觉时才能打开柜门让我透透风。第三天早上,我实在忍不住了,准备出来,这时段金凤已经起了床,刚好准备关柜门,我小声说:“我真不中了,叫我出来吧”。段对我说:“树林姐,你要有个好歹,俺俩口子搭上就搭上了,可我们怎么能对得起党啊!你千万要听话。”说着她从我身下抽出三床棉被大声说:“今个天好晒晒。关上柜门走了。就这样,我在衣柜里蹲了三天三夜。第四天中午,沈付山夫妇有点沉不住气了,为了把小双他们弄走,沈付山说要在豫丰馆请客,金凤同志还送给小双一枚金戒指,小双他们才和付山一块进城下馆子,我这才脱离了险境。
通过我们的工作,沈付山于1944年夏季率部起义。
 
 
        (翟树林/口述 马体良/整理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第5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