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八路军口述

梁献亭:黄金堤擒纵伪军纪实

        一九四一年,日寇在翟龙化村西南修了两座炮楼,一座住日军,一座住伪军。之后,又在翟龙化村东至崔庄,南至万堤各挖了宽一丈,深八尺的所谓“封锁沟”,目的是切断我军与抗日政府五、六区的联系。形成了我五、六区人民出入的一道关卡,对我抗日军民的活动造成严重威胁。
        一九四三年十月上旬的一天,我和冀南一分区敌工站的贾兰斋同志(馆陶县半头村人)在庞龙化村听到群众说:炮楼上的伪军警备队,每天在通往黄金堤的路口,拦截行人,抢劫财物,致使几个村的群众不敢去黄金堤赶集了。沟西、沟北的群众,不敢去沟东、沟南走亲访友,群众非常气愤。
        当时我和贾兰斋同志商量:为了维护群众的利益和便于我军民抗日活动,必须尽快设法打击敌伪的嚣张气焰。我们当即决定,首先对伪军上“政治课”(也就是喊话)不听再采取武力措施。当天夜晚九点钟左右,阴天夜黑头,我们和庞俊才(庞龙化民兵干部)一行三人首先到赵龙化村史择善家。(史是敌人的情报员,被我已基本争取过来。我冀南军区发给他一个印有关公像的小本子,上写着身在曹营、心在汉。)约十点钟左右,我们三人趴封翟龙化村南面的土围子墙上,面对正南三百米处的警备队炮楼,开始喊话。我首先呼唤警备队长郭xx名字数遍(郭是城北柳林村人),讲明我们是抗日政府和八路军的代表。接着喊“今天向你们讲一讲群众反映最大,最气愤的事情。近来一个时期,你们在黄金堤路口设卡,拦截群众,抢劫财物,已引起极大民愤,纷纷要求我们严惩你们,我们是先礼后兵,你们要认清国内外形势。国外,德国法西斯失败已成定局;国内各战场的日寇也已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抗日战争的胜利快要到来了。日本鬼子在中国的日子是兔子尾巴一一不长了。你们应该考虑一下后路了。从今天以后,你们如仍不改恶从善,坚持设卡,拦截群众,抢劫财物,我们为了维护群众的利益,要采取武力打击了。你们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最后,我向敌炮楼打了一枪。
        当时,我党地下党员何书秀同志(西营镇人,在伪军内担任文书)对郭说:郭队长,外面有人喊你,听见了吗?郭说:反正我的坏名出去了。
        次日早晨,何书秀同志看见郭从日寇炮楼回来,问:郭队长,干什么去了?郭直言不讳他说:吃早饭后去黄金堤。得到这消息,何书秀同志马上告诉了曹龙化村长冯学曾。冯学曾又马上把消息转告了我们。
        当时,县大队段指导员率部队在南盘村驻。我和贾兰斋同志见到段指导员,研究了打击敌人的措施后,立即行动。我们站在南盘村南,看见敌人出发后,县大队从黄金堤北、西两面包围敌人。伪警备队由郭带领三十多人,到黄金堤二村阎家店内,正在准备大吃大喝的时候,我们的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出现在阎家店门前。郭一伙伪军如惊弓之鸟,有的弃枪翻墙向东逃窜,有的举手投降,几分钟时间结束战斗,共生俘伪军八人,缴获步枪十二支。可惜的是,郭xx带着残兵跑回翟龙化炮楼去了。
        当天下午,曹龙化村长冯学曾来到庞龙化村,找到我们说:伪警备队郭X X要我请你们今晚到史择善家见面,向抗日政府和八路军代表认罪道歉。当晚,我们应邀按时到达史择善家中。郭见到我们,首先承认没有听劝告的罪过,并要求宽大处理,放还被俘人员和枪支。还说:我家住敌占区,如日本人知道我丢了人员和枪支,我的身家性命就难保了,我和贾兰斋同志教育了他一顿,又给他讲了我党、我军、我抗日政府的政策之后,答应了他的要求,同意放还全部被俘人员和枪支。郭X X当时表态,今后一定听共产党和八路军的话,保证不再干危害老百姓的坏事。
由于我们及时打击了敌伪军的气焰,翟龙化炮楼的伪军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
 
        (梁献亭口述 陈春发整理    来源:《大名文史资料》第2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