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94岁抗战老兵钟华辞世:曾代表川人赴天安门观礼阅兵

      老兵档案

      姓名:钟华

      年龄:94岁

      民族:汉族

      籍贯:四川自贡

      所属部队:中国远征军新一军38师112团3营8连1排

      职务:排长

参加战役:密支那战役等

2015年9月,钟华在家中接受华西都市报采访。张磊摄

      2021年6月28日凌晨,川籍抗战老兵钟华在成都安详辞世,终年94岁,多地志愿者通过不同方式进行缅怀、悼念。

      1944年,钟华瞒着家人、离开在读的高中,同四川众多青年一样,毅然决然地奔赴滇缅等地参与对日作战。抗战胜利后,他又花了大半生时间奔赴全国多地,寻找并帮助昔日一同抗日的战友。

      在纪念抗战胜利70年之际,他还曾作为四川抗战老兵代表,受邀前往北京观礼大阅兵,“坐在阅兵车上经过天安门的那刻,我告诉自己,我是代表川军来接受检阅、接受这份荣耀的。”钟老生前曾多次感慨。

      “钟老是川籍远征军老兵的主心骨。”四川巴蜀抗战史研究院秘书长张光秀说,钟老大半生时间都在为战友奔波,目前川籍远征军的抗战史,一大部分离不开钟老整理、收集到的老兵名录,“他的离开是川人抗战历史的一大损失。”

      “钟老常说,他既是抗战老兵,也是志愿者。”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志愿者王虹说,钟老曾长期为寻找抗战老兵作出卓越贡献,“他是意识非常清晰的老兵,给后人留下很多宝贵的抗战口述资料,让更多人了解川人抗战历史,传承抗战精神。”据悉,钟老的遗体计划于2021年6月30日在北郊宾仪馆火化。

      口述实录

      “确定受邀参加阅兵后,我激动了很久。这意味着我将代表当年的远征军兄弟,去接受国家的肯定啊!”

      “(战斗)刚开始有2万多兄弟,但几场战斗下来,部队就只剩不到1万人了。刚踏进密林,就得四处防备:脚下有地雷,树上、灌木丛里有鬼子。很多兄弟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在身边倒下了。”

      “一有消息,我就开始寻找,成都、乐山、绵阳、泸州等地方,我都去找过。我在川内找到了300多个远征军,但能聚在一起的不到100人。每隔几天,就会收到有战友去世的消息。”

      “在滇缅地区,埋葬有我的很多战友。我到云南去,就是为了祭奠他们。只要还走得动,不管是明年、后年,我都要去祭奠战友。”

      2015年9月4日下午2点许,抗战胜利日大阅兵第二天,由北京飞往成都的航班,搭载着受阅的9名川籍抗战老兵及英烈子女,顺利抵达成都双流机场。

      时年88岁高龄的钟华,身着阅兵戎装走出机场,不少人围在他身边,想听他讲阅兵感受和当年抗战的往事。一提起阅兵和抗战,钟华立马手舞足蹈地讲了起来:“阅兵车经过天安门的那刻,我告诉自己,我是代表川籍远征军来接受检阅、接受这份荣耀的!”“当年在滇缅的密林里,我们被鬼子伏击,太多的兄弟永远埋在了那里……”

      钟华,四川大部分远征军老兵都认识他。因为他不仅是抗战老兵,还是一名致力寻找老兵的志愿者。9月2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成都长顺中街一小区内,见到了钟华。

      阅兵感受 荣耀属于远征军兄弟

      9月4日下午2点许,离开成都已大半月的钟华、陈家乾、郑维邦、黄开仁、刘中柱5名受阅的川籍抗战老兵,再次踏上家乡的土地。

      走出机场时,身着戎装的钟华仔细打量了下窗外的景色,胸前的金色纪念章显得更加璀璨。

      半个多月前的,钟华前往北京的前夜,华西都市报记者与他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交谈。钟华说,这次前往北京的5位抗战老兵,自己是唯一一位川籍远征军出身的老兵,“确定受邀参加阅兵后,我激动了很久。这意味着我将代表当年的远征军兄弟,去接受国家的肯定啊!”

      9月22日,说起这次的阅兵感受,钟华埋着头,轻轻擦拭了一遍胸前的纪念章。

      “你们不知道,走过天安门时,我把背挺得笔直,这是我们军人必有的素质。”钟华说,当他接过这枚抗战胜利70周年的纪念章时,他看了良久,“它是对远征军抗战的肯定,是对抗日牺牲兄弟的告慰。这枚纪念章的分量太重,它是所有抗日川人的荣耀。”

      说起阅兵,钟华不禁抹了抹眼泪。提起抗战,他想起滇缅战场上在身边倒下的兄弟,“战争的惨烈和残酷,没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在抗战的关键时期,四川有大量青年学生响应从军号召,投笔从戎参加抗战。但很大一部分人,牺牲在了抗日战场。钟华说,他致力寻找老战友已有60多年,但目前找到的川籍远征军兄弟并不多。

      弃文投军 到印度后才告知父母

      1944年,抗战接近尾声。但对在成都念高中的钟华来说,他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那年春天,钟华刚上高中,抗战前线传来消息:中国军队损失巨大,面临严峻的兵源形势。作为抗战大后方的四川,“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很快在青年学子中传开。

      当时的钟家,一共有两兄弟,钟华是最小的。在他读书的时候,哥哥已经参加抗战,成为一名空军,在蓝天上抗击日军。钟华说,除响应抗日号召外,他还受到哥哥的影响,“我也要端枪杆子,到前线杀鬼子。”

      恰好,当时的远征军教导团来到成都征兵,呼吁青年男儿上前线保家卫国。

      中国远征军新兵开赴抗战前线。

      得知征兵消息后,钟华立即报了名。与他一同参加远征军的,还有成都的100多名初高中生。就这样,钟华成了一名抗日军人,从此义无反顾地投入到那场属于整个民族的战争中。

      “我们在教导团简单训练后,就乘飞机出川。”钟华说,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先到昆明,然后飞抵印度汀江机场。随后,钟华被分配到由孙立人率领的中国远征军第一军第38师预备队。经过训练后,他担任了38师112团3营8连代理排长。

      所有人不知道的是,钟华的身上一直藏有一个秘密。“我是瞒着家人参军的,家人都以为我在学校上课。”钟华说,直到到达印度后,他才连夜给家里写了一封信,报了平安,告知父母自己参军的事。

      远征军渡江进入缅北作战。

      战事惨烈 几仗下来人少了大半

      1944年,水田里的秧苗还没长高,钟华和一大批四川青年,已穿梭在滇缅的雨林中,与日军展开了殊死战斗。

      “我们当时的装备,比之前的中国军队装备要好很多,都已经装备了先进的美式武器。”钟华说,在装备和人数方面,远征军完全胜过日军,但在与日军的交战中,远征军却死伤严重。

      日军的武士道精神和出了名的“不怕死”,让远征军颇感棘手。“鬼子特别骄傲,一开始根本看不起我们。我们这帮新兵,遇到的是鬼子的精锐部队18师团。”这支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部队,被远征军部队恨透了。

      钟华随部队从印度一路打到缅甸,参加了密支那战役。    

      远征军向密支那日军发动进攻。

      1944年4月,密支那会战打响。这场战役被日军称为亚洲战场3次“玉碎战”之一,是中日战争中滇西缅北战役一系列大型战役之一,地点在中国云南与缅甸北部交界处。远征军发起这次战役的目的是:争夺密支那、掩护修筑雷多公路(又名滇缅公路、史迪威公路)。

      攻击方为孙立人的远征军新38师、廖耀湘的新22师以及美国的麦瑞尔突击队。日军主力为第18师团第114联队,以及增援部队第56师团第113联队。

      “(战斗)刚开始有2万多兄弟,但几场战斗下来,部队就只剩不到1万人了。”经历过密支那战斗的钟华,回想起战事的惨烈,不禁摇摇头,“刚踏进密林,就得四处防备:脚下有地雷,树上、灌木丛里有鬼子。很多兄弟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在身边倒下了。”

      密支那,中美联合部队炮击日军阵地。

      胜利反击 歼灭日军光复密支那

      在中美联军的共同努力下,日军第18师团的补给线被切断。但日军仍企图依靠堡垒和防御工事,抵御远征军的进攻。在日军密不透风的防御系统下,远征军损伤惨重,“只能依靠不断冲锋,拉近进攻距离,但这样付出的代价就大了。”

      日军没想到的是,原本得意的制空权被夺,远征军也装备上更为新式的武器装备。“天上有飞虎队帮着我们轰炸,地上有坦克冲锋,还有15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轰击。”钟华挥舞着拳头说,密支那的一场场战斗,中国远征军在付出巨大牺牲的同时,也终于让日军感到了害怕,“先是摧毁了他们的防御工事,步兵跟在坦克和战车后面,再与日军进行拼杀。”

      1944年7月,钟华随部队占领胡康河谷后,又一路打到孟拱河谷,与日军展开战斗。

      在补给缺乏、传染病困扰的情况下,面对全军覆灭的危机,日军第18师团拼尽全力企图撤退。相关资料显示,密支那战斗期间,日军第18师团损失了3000多人。

      与此同时,在缅甸密支那担任防卫和警戒的日军第18师团第114联队,也被盟军包围。日军水上源藏少将亲自指挥第114联队向孟拱方向突围,但多次突围都以失败告终,并且损失惨重。8月,水上源藏命令部下继续突围后自杀身亡。

      身负重伤 滇缅密林里踩中地雷

      “那时候,我们除了要防备雨林里的毒蛇、毒虫外,还要当心别掉进了日军的埋伏。”说起穿越雨林进行的抗战,钟华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1944年7月,身为代理排长的钟华,小心翼翼地带着兄弟走进一片密林中。

      “这片雨林,全是天然的原始森林,十分茂盛,树叶密集得很。”钟华说,这样的环境十分适合日军埋雷和掩藏。

      果不其然,刚踏进雨林不久,他们就遭到了袭击,“还没等我喊趴下,就有兄弟突然倒地,枪声在耳边响起。”钟华立即带着大家隐蔽。

      在经过一处树叶满地的密林时,走在前面的钟华,不慎踩中日军埋得十分隐蔽的地雷,“幸好当时反应快,我赶紧跳开,不然命就没得了。”

      尽管保住了命,但因为受爆炸冲击,钟华的两个肋骨和左小腿严重受伤,至今还留有伤痕。

      受伤后,钟华被送往美军设在印度的医院治疗。伤愈后,钟华又继续参加远征军,从缅甸打回云南。

      1945年,钟华被组织前往广西、广东收复失地。刚到广西,还没和日军交上火,就是8月15日了。

      钟华所在的部队,军纪十分严格,从来不准喝酒,不然要按军纪严惩。得知日军投降的当天,部队破例,让大家一起喝酒!

      所有人把枪拔出来,对天鸣枪。“有手枪、步枪、机枪、甚至还有大炮。有的人把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噼噼啪啪,响了好长一阵子。”说起那天,钟华笑得像个孩子。

      寻找老兵 60多年找到300战友

      成都人民公园,有一个露天老茶馆。每个月,这里都会雷打不动地迎来一批特殊的老人。

      他们围坐在一起,每人一杯清茶,聊的大都与抗战有关。每一件从老人嘴里讲出来的事情,只要细细听,都会令人感到震惊。这么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都是曾在抗日战场上浴血奋战的老英雄。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钟华在家中再次唱起了《大刀进行曲》。他说,这是他最爱听,也是最爱唱的一首歌,一唱就是70多年。

      “这首歌是抗战时传下来的,每次联络处聚会,我们都要唱。”钟华口中的联络处,是抗战老兵自发形成的聚会组织——中国远征军四川联络处。健在的远征军老兵只要有空,每月都会自发前往人民公园,与老战友一起喝茶聊抗战。

      钟华说,自从离开部队后,他就无比想念曾并肩作战的战友们。但他知道,不少战友永远留在了滇缅战场,其他健在的远征军兄弟,也分散在四川各地,“想找到他们,并聚在一起,十分困难。”

      上世纪50年代初,钟华在四川大学参加过一次抗战老兵的聚会。但不幸的是,这次聚会没过多久,老兵们就再也聚不齐了。从那时起,钟华就决定,要找到散落在四川各地的老战友,并把他们聚在一起。

      “一有消息,我就开始寻找,成都、乐山、绵阳、泸州等地方,我都去找过。”钟华说,他寻找老战友已经60多年了,“我在川内找到了300多个远征军,但能聚在一起的不到100人。每隔几天,就会收到有战友去世的消息。”

      9月3日,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上,坐在老兵方阵阅兵车上的钟华,向全世界敬下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无论是健在的远征军老兵,还是牺牲的远征军英灵,都会感到欣慰的,这是我们最大的荣耀。”虽然已过去近半月,说起当时的感受,钟华仍然很激动。

      钟华和夫人生活在成都长顺中街一处老居民楼内,家中的柜子和桌上整齐地放着很多研究抗战史的书籍,桌子上一本《中国远征军》名录特别引人注目。

      “这是我找到的健在老兵名录,上面有他们的名字、地点和当年的部队番号等信息。”钟华说,每年他都会将名录更新一次,发给其他老兵,“最伤心的是,每次更新的时候,都会发现这一年又有很多老战友离开了。”

      2015年4月初,钟华和另外3位远征军老兵,再次踏上前往云南腾冲的路程。“在滇缅地区,埋葬有我的很多战友。我到云南去,就是为了祭奠他们。”钟华说,这是他第3次去云南,只要还走得动,不管是明年、后年,他都要去祭奠战友。

     (时间:2021年6月28日     来源:封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