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开展新春慰问活动 3位在深抗战老兵收到春节礼包

看到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赠送的纪念衫,裘德斐老人喜笑颜开。

邵秋羽老人展示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赠送的纪念章和慰问信。

看到志愿者前来,陈天成老人竖起了大拇指。

      新春将至,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工作人员为全国各地的抗战老兵准备了一份特殊的春节礼包。

     “如今,你们额首白发渐疏,手背青筋倔强,身上虽弹痕怒含,精神仍坚韧激昂。国家没有忘记你们,人民犹挂念你们,我们——长江黄河的汹涌后浪——定会承继你们的民族精神,学习你们的血性勇敢!”这是他们为老兵们献上的家书里的一句话。

      1月28日上午,这封家书,连同一枚抗战胜利75周年纪念章、一本用抗战期间中国空军历史照片制作的挂历、一个保温杯和几套定制的纪念衣帽,带着浓浓的心意,被志愿者送到了深圳的3位抗战老兵手中。

      裘德斐:我是一名军医

      1月28日9时,在深圳市福田区福利中心,穿着一身红色外衣的抗战老兵裘德斐拄着拐棍,缓步走出门来,迎接前来探望的志愿者。96岁的她,依旧精神镬烁,看到志愿者时,她笑着连声说道:“谢谢你们来看我。”

      1944年冬天,裘德斐毕业于江西一所医学院第二期护士科。1944年,当日军侵占赣州时,裘德斐响应号召,投笔从戎参加抗战。

      卡车载着裘德斐,由赣州来到驻守在福建上杭的青年军209师师部报到。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军事训练后,裘德斐被分配到师部野战医院任中尉军医,为部队女兵提供医疗服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全体女兵复员回归故里,裘德斐选择继续扎根于医疗岗位。后来,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她成为了一名心血管内科的护士长。

      打开志愿者送来的新春礼包,裘德斐拿起里面的纪念章,凑在眼前,念给在场的志愿者听,“以胜利之名,致敬抗战老兵,致敬血肉长城。”她的视力很好,看得清纪念章后面刻的小字。她拿着志愿者们一同送来的家书,说要回去仔细读,慢慢体会。志愿者为裘德斐带上了一顶定制的抗战老兵纪念帽,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平时都不戴的,因为他们(住在福利院的其他老人)都没有。”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从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退休后,裘德斐老人随子女来到深圳生活。亲历过战火纷争的年代,如今的生活对于裘德斐来说显得格外平和:早上5时起床,21时入睡,闲暇时也喜欢看电视。

      临别之际,裘德斐慢慢走到院中,“我要晒晒太阳。”她看着对面的老人笑着说,“那是我朋友。”

      冬日的暖阳洒入院中,裘德斐对着志愿者的镜头,摆起了造型。

      邵秋羽:站起来,穿上纪念服

      在位于华侨城某小区的抗战老兵邵秋羽家楼下,老人坐在轮椅上早早等待着前来探访的志愿者。看到志愿者时,她从轮椅上站起来坚持走上前来。邵秋羽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贴身的灰色毛衣更显得她精神高昂,一头乌发让人看不出这是位96岁高龄的老人,“知道你们要来,我特意染的。”她笑称。这位老兵是2017年时通过本报报道被发现并建档在册(见《深圳晚报》2017年9月30日A12版)。

      1944年,抗日战争的战火仍在各地蔓延,年仅19岁的邵秋羽,被“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一铿锵有力的口号所感染,决心参军。那一年她高中毕业,为了参军放弃了升入大学的考试。

      在安徽歙县征兵处,邵秋羽在征兵处报了名,加入了青年远征军208师,第二天她就随军开拔,远赴江西。

      再回故里,已是抗战结束后的凯旋。

      为了继续学业,邵秋羽考入安徽大学修读经济学。毕业后,她经朋友介绍前往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任教,这一教就是34年,直至退休。如今,这位耄耋老人早已桃李满天下。

      光阴的印记,加在了邵秋羽的双腿上,从军时的远距离徒步与授课时的长时间站立,让她的双腿已渐不利落。但看到志愿者们带来的抗战老兵纪念服时,她仍坚持站起来试穿,“抗战老兵、胜利功勋”,这件黑色羽绒服背后,印着白色荧光的八个大字,讲明了这件衣服主人的身份。

      衣服很合身,邵秋羽挺直的背脊,让在场的志愿者们赞叹不已。“背不驼,腰不弯。”邵秋羽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状态,“我每天早起要锻炼两个小时,从头到脚都要锻炼到,我现在还会经常写信……”

      陈天成:忘不了的乡愁

      在蛇口工业区的一栋职工宿舍楼里,一楼的一户人家大敞着门,抗战老兵陈天成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他的独子陈南中站在他身边。由于前年罹患脑梗,如今陈天成已经难以开口讲话,看到志愿者前来,他将手从热水袋旁抽出,冲着大家竖起了大拇指。

      陈天成是原籍福建的缅甸华侨,抗日战争爆发后,1942年,他随着滇缅公路运输物资的南侨机工回国参加抗战,后编入辎重汽车兵团。抗战胜利后,陈天成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后来,他又随部队远赴抗美援朝战场。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陈天成来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屯垦戍边。1982年,陈天成来到蛇口工业区的一家公司工作,从此就在深圳定居。

      时光荏苒,陈天成再也没回过缅甸。在慰问现场,一位志愿者向他提起仰光,陈天成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他甚至张开嘴,勉力发出了“仰光”的声音。“他还是想回去的,以前总说自己在缅甸读书,考第一名。”陈南中说。

      如今,在这间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里,住着陈天成和一位24小时护工。陈南中住在附近,因为家里没有电梯,上下楼不方便,3年前,他给父亲在这里租了个房。

      父亲的一日两餐都由陈南中负责,“他喜欢喝咖啡,吃肉,就是不喜欢吃青菜。”说起父亲的饮食习惯,陈南中笑了起来。每日上午,护工会推着陈天成出去晒太阳,天气好时会到附近的公园逛一圈。

      在陈南中的记忆里,父亲很喜欢写诗。陈天成的书稿大多留存在儿子家中。只有在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背后,可以看到陈天成隽永清秀的字体,是他抄录高尔基的一句名言:“人的天赋就像火花,它可以熄灭,也可以燃烧起来,而迫使它燃烧成熊熊大火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劳动,再劳动。”

      (时间:2021年2月1日    来源:深圳晚报      记者:潘潇雨     本版图片均由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