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这群志愿者与抗战老兵心连心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燕 实习生董文乔

        明天是“九一八”,历史上那段烽烟岁月,也许对你我来说是书本上的一段文字,是纪录片里的一段影像。但有一群人不能被遗忘,那就是当年身处战火中的老兵。
        2012年,几个年轻人借助QQ群,成立了湖北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团队,当时他们手中的资料,仅仅只是6位抗战老兵的名字。5年过去,他们查找资料,到各地寻访,不断补充这份名单,截至2016年底,他们寻找到抗战老兵430位(已离世156位,在世274位)。
        2014年,志愿者团队更名为“关爱抗战老兵荆楚联盟”,成员遍布全省,义务帮助抗战老兵们改善生活环境、寻找战友、组织聚会……

    5个年轻人一个爽快的决定

        上大学时的彭玉婷,很喜欢看抗战题材的影视剧。“上学时间多嘛。”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看着看着我就开始想,那些经历过战场厮杀的人都是什么样?”既然萌生了问题,就要解决问题。彭玉婷开始查阅资料和书籍。“不查不要紧,一查才发现,自己对那段历史知道得太少了。”兴趣越浓,想知道的就越多,后来她通过上网搜索抗战老兵信息,也知道了在全国有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团体。
        2012年4月11日,她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在网上聊天,“说着说着,就说到在相关论坛里,看到外地志愿者来湖北走访抗战老兵。但当时在湖北,好像还没有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团队,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自己建一个呗。”
        就这么简简单单,5个小姑娘就做了这个决定。
        “互联网时代,很多信息就可以查找、积累,再梳理出来。”她介绍,最开始整理出来的湖北抗战老兵只有6个名字,但大家一起做,效率明显更高。而通过实地走访发现,在湖北有很多志愿者已经在做关爱抗战老兵的工作,“有些人已经默默做了二十来年。”
        69岁的袁阿姨是负责青山和徐东片区的志愿者。几年前有志愿者来看望她的父亲,一位抗战老兵,她开始了解这些志愿者,“有位志愿者,我们喊他侯哥。他在网上说要送轮椅给一位抗战老兵,得扛着走山路,他问‘谁愿与我同行’,我当即留言‘我愿意’。”此后,她也加入了志愿者团队。
        “政府部门出台了很多好政策,这些年帮抗战老兵解决了很多实际困难。”彭玉婷说,社会各界对抗战老兵的关注度也不断提高,志愿者们也更有动力。
        5年来,志愿者的人数也不断增加。截至目前,核心志愿者有五十多人,从在校学生到七旬老者都有。

    寻访与关爱最重要的是陪伴

        由于手头的信息资料有限,寻访抗战老兵,并不是回回顺利。
        “我第一次去走访的抗战老兵,在武汉市汉阳区,姓龚。”彭玉婷说,她整理好收集到的信息,摸上了门,可是敲了半天也没人应。周围正在拆,也找不着其他人询问,“情急之下,我就写了个纸条贴在他门上了。半个月后,老人打电话给我,把我高兴坏了。”
        今年农历七月初七,志愿者们在沙洋为106岁的抗战老兵彭世簪过生日。大家买花,带了老人爱吃的桔子罐头,还在老人家拉起幕布,现场搭了一个家庭影院,播放特别制作的老人相片集,还有抗战题材的电影;还帮老人刮胡子换新衣……
        袁阿姨感慨道,老人特别喜欢见年轻人,“尤其是孙子辈的,也算一种隔代亲吧。志愿者们上门探望抗战老兵,陪他们说说话,为他们跑个腿,送些粮油生活用品,毕竟老人们都年纪很大了,现在能为他们多做一些,总比人不在了后悔好。我父亲去世后,我的感受就更强烈。”
        说起志愿者们,她的话闸子一下子打开了,“暖暖(网名)、飞沙(网名)、多多(网名)、花儿(网名)……都是经常登门照顾抗战老兵的志愿者。比如志愿者王涛,老兵黄爷爷做手术住院,他就整晚陪护着;老兵陶爷爷患病,王涛到处帮他募集资金看病,像照顾自己爷爷那样尽心。”

    这些老年人都有震撼的力量

        跟抗战老兵们打交道,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他们是一群特别有人格魅力的人。”彭玉婷说。她现在从事会计工作,很忙,常出差,但她仍坚持走访,“我喜欢听他们讲当年的事儿,他们的经历不像影视剧里的那么宏大,多是战争的细节。”而这些普通人在战争年代的日常,真实又生动,“非常震撼。”
        她接触过的抗战老兵,有普通农民,有来自地主之家的,也有城里的读书娃,他们自述当兵原因各不相同。有的是因为国恨家仇,有的则很“偶然”,比如有人放牛时把牛丢了,不敢回去,就去当兵;有人为逃婚,便去了部队……“是的,并非每个人的理由都那么激昂,这些事儿也写不进宏篇巨制,但这就是属于普通人的,特别朴实,甚至令人唏嘘。”
与抗战老兵接触,能让人变得坚强。彭玉婷说,这些经历过枪林弹雨、生死搏杀的老兵,说起从前的波澜岁月,都特别从容平静,云淡风轻。“他们很满足,很乐观,从不抱怨。跟他们相处久了,我的心态也变好了。”
        现在常有一些爱心企业、机构主动联系他们,一起组织关爱抗战老兵的公益活动。彭玉婷笑着说,当年成立这个团队的时候,也没想到能一直坚持做下来。”也有人会好奇,为什么他们愿意花那么多时间,义务做这些事儿,“我们的初衷从没变过,为的就是一个情怀。虽然付出了很多,但收获也很多,很值得。”

       (时间:2017-09-17   来源: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