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抗战老兵去台42年终还乡

        兰溪老城告天台后头的牛角尖,老旧的民居里,抗战老兵朱炳云已经94岁了。牙齿掉光,腿也不太利索,模样也没年轻时帅气,他却觉得这是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朱炳云总说,自己是不幸的,16岁那年被抓壮丁,生死一线;抗战胜利以为日子好过了,又一次被“抽丁”去台湾,42年骨肉分离,女儿出生、结婚、生子,他都没有见证。

        他说自己又是幸运的,将近半个世纪,他回到女儿身边时,当年还在妻子腹中的女儿丽娟,有了自己的家庭,如今他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炸毁日军基地,七个战友就剩我

        1924年,朱炳云出生在余姚长亭。被国民党抓壮丁是在1939年,他才16岁。“我被编入第三战区长官部的直属部队某连给王连长当勤务兵,驻守宁波海防。”朱炳云说,虽说是当勤务兵,一线部队也要打仗,非常危险。

        日军进攻宁波时,他所在部队负责的就是港口。当兵不到半年的他,一进部队就遇上大仗,战士们都很英勇。敌众我寡,武器实力相差悬殊,没几天我方部队战事吃紧,后来只能退下来。

        “中国人最硬的就是气节,兵家有胜负,但总不能失了规矩方圆。”朱炳云回忆,当年准备撤退时,部队里就有两个团长因不服从命令,被长官顾祝同下令枪毙。

        不久,他所在的连在败退混乱中与大部队失散,被新四军浙东游击队收留,在四明山一带战斗了两年左右,。

        有一回,十六七岁的朱炳云跟着连长等七个战友去炸日军基地。进攻时,连长和4个战友就牺牲了,只有朱炳云和另一个战友接近基地。“我们俩共同爆破了敌人的基地。当时,情况非常混乱,炸死多少敌人也不清楚。不一会儿,基地里就出来不少没炸死的日军,战友也当场牺牲。”

        朱炳云只能一直往山上躲避日军追击,看到山头荒地里一口开着棺盖的棺材,来不及多想,他躲了进去,不敢轻易出动,最后是被当地老乡发现救出来的。“说来,这也是我命不该绝。这口棺材刚被盗墓贼偷盗过,不然我一定逃不掉。”

        故事到这里还没完,险是过去了,误会折腾又来了。这口棺材里安葬的是村子里一个早逝的女儿家,生前还未成过亲。按迷信习俗,女儿家的父母硬要拉着年轻帅气的朱炳云配“冥婚”,给他们当女婿。最后,还是新四军的领导给他解了围。

        后来,游击队改编,朱炳云随之被编入部队,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抗战胜利后,想到外敌已经被赶跑,不想再拿枪参与战事的他随即退了伍,到上海踏三轮车为生。

这一别,就是42年

        在上海踏三轮车,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是清苦的,但总算安耽。朱炳云老实肯干,不过一年多光景,他很快在上海滩立了足。

        到1947年,他同老婆结婚,“以为以后就能有好日子过了”。没想到,那一年国民党撤退台湾,他再一次被抓了壮丁。当年9月,女儿还在肚子里,朱炳云就随部队去了台湾。

        这一别,就是42年!直到1996年,朱炳云寻亲回大陆时,当年腹中娃娃已经42岁,还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小孩。“我没有见到她出生,没见到她结婚、生子,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只是我也没办法。不知道联系还有什么意义,在台湾42年,我从来没有同他们母子、家里父母联系,只能盼着他们日子过得好。”

        朱炳云在台湾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他们做的是工兵,就是参加城市建设。台湾当局裁军时,没有一技之长的工兵首当其冲。怀着歉疚,他没有再娶。后来年纪大了,蒋经国设立了“台湾荣民之家”,他们这些老兵才有一个月两三千元的养老费。

        1996年8月16日,是朱炳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日子。“我回到余姚老家,想要寻亲。恰巧一个月前,嫁到兰溪的丽娟也去浙江省民政厅想要登报寻父,分离的骨肉才得以相见。”他也晓得,这些年家人的日子很不好过,但却一直都记挂着他。“特别是丽娟,她从小听家里老人讲有个爸爸在台湾,有了机会就来寻我。”朱炳云来到了兰溪,安度晚年。

        初秋的早晨,暑气仍在,堂前空旷,知了声声。朱炳云坐在躺椅上,70岁的女儿丽娟泡好一壶茶,忙前忙后。老人说自己很安心,这一生曲曲折折,最好的就是如今老了,能有女儿长伴膝下,也算心满意足。

       (时间:2017-09-07     来源:金华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