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向树成:我的1942-1945

        1927年7月8日出生。1942年下半年参军,经泸永司管区分到军营部兵工所军械第三储备总库,当了一名运输兵。1944年随学兵总队到保山参加战斗。1945年日本投降,随部队经纳溪区棉花坡转到了安徽,分拨到中央直属安徽气象教导队,专门学气象。1949年跟随傅作义起义之后回家一直务农。

年龄:87岁

籍贯:四川泸州

参加主要战斗:云南保山抗战

        我是1942年下半年参军,是抓壮丁去的,当年14岁多点,不到15岁。我的运气好,分到了军营部兵工所军械第三储备总库,当了一名运输兵,在泸州市兰田坝邻玉镇军械库负责弹药运输。军械库的炮弹都是美国运过来的,那炮弹一颗32公斤,两颗就是120多斤。运输兵没有发鞋子,只有穿草鞋,草鞋都是自己打的。运输船不够,就在河里拦住过路船,叫船上人下来帮忙运炮弹,一个一个排成一排,挨个递上船,船上炮弹上齐了才可以走。

        后来1944年,云南前方和日军打得激烈,我们被拨给学兵总队,负责守卫保山,部队番号是:学兵总队3连某排(记不清是几排了)。当时蒋介石下死命令:“坚决要守住保山。”基本上全国的部队都在保山了。保山终于还是守住了,就是苦得很。日本的飞机大炮凶,我们的装备也不差,山炮、榴弹炮、高射炮多得很,日本飞机就不敢大兵来犯。我住的地方是保山城外,是一个大据点。在保山的部队太多,记不得有哪些了。日本人死的多,我们四川人也死的多得很。邓锡侯、刘湘的部队都在。川军死的多得很,全中国四川人死的最多。当时我是防御部队,守阵地,我用的是德国98式步枪、轻机枪和捷克式金鹰枪。日军来进攻,我们就消灭他们,保山是易守难攻。工事、战壕,掩蔽部都有,一个掩蔽部,树、草、泥巴垫起,炮弹都打不透。战壕、碉堡全都齐了。我们是在保山城外,当时我是学兵总队工兵营,行军时架桥梁、架线,作战时参与战斗。前方敌人一进攻,一响枪,后面部队就来了,一直都是守着。前线最苦,就怕敌人晚上来攻击。我们的部队是防御,不攻击,日本的炮也多,最凶的是飞机大炮,飞机来我们有高射炮。

        当时生活苦得很,前方就是吃不饱,半斤米一顿,吃的是茄子米。就是没有打皮子的米,吃了不好消化,除了吃不饱,钱也不多,那时候国家穷。穿的鞋子是布胶鞋,袜子是布袜子。没有肉吃,连吃油都困难,藤藤菜就是一刀切烂煮来吃了。那时候吃穿住都苦,风湿病是最多的,守前线就在地上卧倒,时间久了就要睡着,就要得风湿病。我在保山守了一年多,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

        (向树成口述 彭继先整理    来源:《团结报》2014年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