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余湛邦:倒孔运动中的张治中

        谈到倒孔(孔祥熙) , 大家自然而然地想起马寅初和傅斯年, 但少有人知道对此主张激烈而又见之行动的张治中。
        倒孔运动, 在国民党统治史上是一件值得注目的事。“满腔热情, 不知洒向何地!”(国民党最高法院检察长郑烈致傅斯年信中语), 是具有代表性的话。我当时是张治中身边的机要秘书, 亲身参与了这个运动, 及今思之, 仍有心潮澎湃的感觉。现在我把所知的往事, 如实地写下来。
        孔、宋的势力由来已久。远在旧民主主义革命初期,孔祥熙的夫人宋蔼龄在东京就是孙中山先生的秘书。以后蒋、宋联婚, 孔祥熙更成了蒋介石的连襟, 所以很早就受到重视和重用, 历任财政部长、行政院长。问题不仅在于官大、权大, 尤其在于其权力不限于财政、经济, 而扩大到政治; 在于其党羽和机构遍布全国, 形成祸国殃民的毒瘤。
        到钓年代初, 一方面是国难深重, 另方面是四大家族的反动统治, 政治腐败, 经济崩溃, 贪污盛行, 物价飞涨, 民不聊生, 使国人陷于极度苦呀的低气压下, 而有关孔祥熙的丑闻更是传遍全国。当时有志之士谈到孔祥熙的荒淫无耻、倒行逆施、生活腐化, 无不咬牙切齿, 义愤填膺!张治中对孔祥熙十分痛恨。
        1941年, 张被任命为“ 三民主义青年团”中央的书记长。三青团是蒋介石为了同中共争夺青年知识分子而设置的, 大批大中学校的学生被强迫加人, 其中不少是朝气蓬勃、富正义感的爱国青年, 张治中就设想以这些学生作为反孔倒孔的主要力量。所以到任不久, 就对全国团员发出一个文件, 提出六项任务, 其中强调:对各地把持粮食, 操纵物价, 营私谋利, 借机发国难财者, 应坚决反对之。
官僚恶习, 乃政治腐败的最大原因。凡不负责任, 因循敷衍, 欺骗虚伪, 生活腐败者, 应痛切矫正之。贪官污吏, 土豪劣绅, 流痞奸商, 均为政洽之最大祸害, 应检举惩治之。这些话针对性很强, 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为了倒孔。到1 94 2 年, 酝酿逐渐成熟, 各地三青团支部就领导发起了倒孔运动。昆明是首义者, 不久就蔓延到全国, 蔚成风潮,但遭到蒋介石的严厉镇压。张治中不得不引咎请辞书记长职务, 但蒋未批准。然而, 张治中对于倒孔并未灰心。
        到1943 年秋天, 他约集了各方面爱国忧时的反孔人士, 主要是三青团的省级领导人和社会贤达、高级知识分子等四五十人, 在重庆北温泉数帆楼的地下室开了三天会。我当时担任会议记录。与会者发言踊跃, 一个个慷慨激昂, 言到愤激处往往声泪俱下, 情景十分感人, 至今难忘。综合三天的发言, 有如下重点:
        (l) 由于财政、金融措施之失当, 贪污腐败之公行, 官商勾结, 囤积居奇, 以致物价高涨, 使国民经济陷于困境, 国家预算无法控制,民生凋敝, 民气消沉, 人心思乱, 匪盗渐起, 社会治安岌岌可危。
        (2) 由于各级党政人员之日益官僚化, 一些主要官员之卑鄙贪污, 多数公务员之困苦怠弛, 以致战时政令无法推动。县以下之乡镇保甲长, 更大多数为土豪劣绅所把持, 利用征兵、征工、征粮等机会横征暴敛、勒诈苛索、草营人命之事时有所闻。而由于纲纪废弛, 赏罚不明, 人民敢怒而不敢言, 一遇煽惑, 艇而走险, 势所不免。
        (3) 社会风气, 败坏已极, 少数官吏与奸商互相勾结, 骄奢淫逸,影响所及, 国民道德日趋堕落, 人心败坏, 不堪设想。
        (4) 军队官兵生活艰苦, 新兵素质低劣, 部队缺额过多, 士气渐衰, 实力日减, 精神、纪律废弛松懈, 万一社会发生变乱, 或在反攻初期遭到顿挫, 军队不能克尽保卫之责, 必将影响大局。
        (5) 公教人员受物价高涨之压迫, 洁身自好者朝不保夕, 意志不坚者同流合污, 甚至满腹牢骚, 企图作种种非法之活动, 以致行政效率日减, 教育效果日低, 青年不满现状, 忧闷失望, 或流于偏激, 或意志消沉。
        (6) 同志干部, 以革命理想难于实现, 且目睹奸商土劣、不肖官吏利用国难发财, 穷奢极欲, 以致心灰意懒, 情绪低落。会议最后, 在张治中的授意下, 给蒋介石写了一封万言书, 末尾提出两点重要建议:
        一、“ 为谋巩固革命政权, 确立政府威信, 彻底执行政策, 应付非常时期起见, 请速改组政府, 将已失众望之大员立即罢免, 拔摧革命有为之干部, 担负重任。”
        二、“ 为振奋人心, 鼓舞士气,请严伤纲纪, 对官吏之贪污腐败,发国难财致巨富者, 严厉处置。”这里的矛头是指向孔祥熙的,蒋介石当然束之高阁, 相应不理,以致这次会议活动未得实际结果。
        后来, 在一次日机空袭重庆时, 张治中和蒋介石、宋美龄同进防空洞。张趁机向蒋进言: “ 现在有一种不好的现象, 就是大家都不说话, 显得消沉衰老。”蒋问: “ 为什么大家不说话?” 张说: “ 因为不敢讲,也不愿讲, 如果您能鼓励大家多说话, 大家是会愿讲和多讲的。”蒋听了连连点头, 宋美龄在旁插话: “讲话是可以, 但是不能乱讲! ” 这显然是在警告张, 不许他再说倒孔的话。
直到1 9朽年, 张怡中仍不死心。在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 三青团有六十位代表参加, 张看到自己能在其中掌握过半数, 其他代表也还有不少能受他影响, 于是就约集一批人向大会提出一个《改革政治案》, 主张“ 真正以工农为本党组织的社会基础; 彻底实行民主集中制; 根绝党内小组织” 。另外还提出了《限制党团员财产案》, 要求规定党团员财产不得超过战前价格5 一10 万元, 超过者自动捐献, 违者开除党团籍。这又是针对孔祥熙之流的。这种与虎谋皮的幼稚想法, 当时就被中共方面引为笑谈。一位中共朋友跟张治中打趣说: “如果你们的提案得到通过, 那么国民党在全国就成了左派, 我们共产党将成为右派了!”
        张治中和傅斯年都主张反孔倒孔, 并且有一个共同的天真想法, 就是反孔而拥蒋。
        所以, 傅斯年最后随蒋逃离大陆, 老死台湾; 张治中则继续充当蒋的和谈代表, 直至194 9 年4 月北平和谈失败, 才最终与蒋决裂。“ 多行不义必自毙” , 孔祥熙最后还是被攻倒了。这当然是各种因素促成的, 包括全国的舆论, 人民的向背, 以至美国的压力等, 但傅斯年、张治中等在这方面坚持不懈的努力, 在历史上无疑是应当写上一笔的。

        1997年7月于北京

       (来源:《百年潮》1998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