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施乐渠:蒋介石在抗战期间的一件投降阴谋活动

1938年武汉沦陷前两个多月,雷嗣尚(何应钦顾问)携蒋介石何应钦之密谕,由武汉到港澳,寻找萧振瀛(雷萧二人是结拜弟兄,萧与日本人和知素有来往)进行对日求和活动。和知原系日本政府派遣,专事对华诱降。当即一拍即合,转告蒋何二人求和之事大有希望。蒋何求和心切,立命萧振瀛飞往武汉,面授机宜。蒋介石亲拟谈判原则,萧振瀛回港后,曾将原件交我(注:施乐渠)抄录。原件是用复写纸写的,约有一张半纸,上面还有蒋用红铅笔修改的笔迹和签名。原文全部内容已经记不清楚,其主要内容大致如下:
    1,双方军队同时停火。
    2,在华日军分期撤退,恢复七七事变以前状况。
    3,日本承认中国领土主权完整。
    4,中日合作,共同防共。
    5,双方战时所受损失,互不赔偿。
    6,满蒙交还中国。
        蒋拟定原则中,本无“满蒙交还中国”一项。但因 萧的故乡在满洲,故坚持要蒋写上这一项。我曾清楚记得萧对我说:“东北是我家乡,满蒙不要,我还能干嘛?”蒋恐要求过高,日本难以接受。萧解释说:共同防共,是日本最大希望,有此一项,必不计较。蒋始采纳。
        萧回港后数日,和知转告:“谈判原则,大体可商。日本代表拟由首相近卫担任,中国代表希望由何应钦担任。拟在福州进行两国会商。”
        岂料谈判正在进行,武汉早已沦陷。日本踌躇满志,谈判亦不认真。迁延积久,风声渐露。冯玉祥竟在重庆揭发萧振瀛在港的活动。蒋介石大为难堪,将萧振瀛召往重庆,以掩非议。
        萧去重庆时,谈判文件均留港寓,交我保管。约过半年,大公报总编张季鸾到港,住在萧的儿女亲家孙隆吉家,说是由蒋授意,探访知和,试探和议,并向我索览萧振瀛所留文件。张回重庆后,认为此种密件不宜留在外面。蒋甚怪萧办事不密。萧因电港,叫我把此项文件销毁,(由我和孙隆吉二人共同销毁)蒋才不再究问。
        此后国民党中央信托局长盛苹丞又来港再找和知,试探和议,无果。我在当时系国民党中央银行专员,蒋介石等正以抗日大义号召国人,暗中却厚颜求和,至再至三,丧心无耻,至此已极。我也做了卖国帮手,悔罪内惭,不能自已。故将这段卖国丑史重新补述,借供参考。


附:阎宝航对《蒋介石在抗战期间的一件投降阴谋活动》一文的意见
        我亲自听到萧振瀛讲过,蒋介石“面授机宜”的条件是:只要日本退出华中华南,华北恢复七七事变以前状况。不言而喻,东北不要了。萧并说:“合作反共是日蒋双方一致的要求和条件。”蒋介石被迫抗战,动摇,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阴谋企图,始终如一。断送东北以满足日寇从而保存四大家族的华中华南统治中心的卖国政策,亦从未改变。然而日寇尚不以为满足。在日寇占领了华中华南,直接威胁蒋家朝廷统治中心,形势危急时,求和情急心切的蒋介石又怎么可能提出如作者(注:指施乐渠)编造的求和条件?

       (来源:《文史资料选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