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民党军队口述

施幼贻:郭勋祺在抗日前线

2017年04月10日 20:44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旨在以武力吞并全中国的卢沟桥事变。8月初,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最高国防会议,刘湘代表四川军政参加会议。在会上,...

彭亚秀:参加对日空战的点滴回忆

2017年04月10日 18:34
1927年10月,我考进黄埔军校第六期,地点在南京。1928年3月,我又转考空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入校时称为陆军军官学校航空班第一期,...

余止沅:抗战时期的成都空防

2017年04月10日 17:51
“七七”抗战开始后,日寇空军经常袭击我国后方城市,灭绝人性地狂轰滥炸。为了保卫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四川始有防空机构的设立和防空工作的开展。...

廖开藩:成都遭受日机最惨重的一次轰

2017年04月10日 17:46
1941年7月27日,成都市遭受了日本法西斯飞机最严重的轰炸,炸死、炸伤数千人。炸后惨状,目不忍睹:炸死者的残肢碎肉,墙壁上、屋脊、树枝上等到处都是,...

钟光鋆:异国他乡的军旅生活

2017年04月10日 17:44
我父亲是位私塾先生,母亲则是个地地道道的家庭妇女。“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我正是家中的老幺。几个哥哥姐姐或工作或成家之后,我才上小学。父母很是宠我,...

吴玉章:我的中国驻印远征军生涯

2017年04月08日 12:47
1944年,我十五岁,正在成都华西坝大学路上的高琦初中三年级读书,这所以美国传教士高琦博士名字命名的学校,实际上是华西协合大学的初中部。...

吴真全:在密支那的日子里

2017年04月08日 12:43
1944年秋,独山失守,桂林沦陷,日本侵略军的铁蹄践踏了祖国的半壁河山。当时我在成都建国中学(现成都十五中)读高中,面对危急形势,学校动员“读书不忘救国,...

张黎元:我所经历的密支那战役

2017年04月08日 12:41
1943年秋,我在私立成都成功中学高中毕业。这年正是中国抗日战争最艰苦的一年,坚持了七年艰苦抗战的中国,血快流干,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大片国土沦陷,...

周栋梁:投笔从戎转战印缅

2017年04月08日 12:36
我叫周栋梁,四川眉山人,出生于1927年。1943年,我正在位于成都爵板街的成都正成商业专科学校读书。这一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最艰苦的一年,...

苏国柱:收复野人山及反攻南迪车站

2017年04月08日 12:31
我读高小时,日军侵占了我国东三省,在我幼小的心田里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七七事变后,更是一心想从军杀敌,因家庭之阻而未成。1938年,我私自离家报名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