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口述经验

左玉河:多维度推进的中国口述历史

      提要:中国口述历史发展呈现出多维度推进的发展态势,形成了多元化的发展格局,出现了多样性的采集方式及其成果呈现方式。多维度、多元化和多样性,构成了中国口述历史发展的基本特征。在众声喧哗、大众参与的多元化推进态势下,中国口述历史已经发展到规范化操作的新阶段了。必须牢固树立规范意识,遵守道德规范、学术规范和法律规范,有序推进口述历史的发展。

      关键词:口述历史;多维度;多元化;规范化

      我们处于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一个人民书写自己历史的新时代。人民如何书写自己的历史?通过口述历史来书写自己的历史。这种特性和功能是如何在中国口述历史中呈现的?中国口述历史发展呈现出多维度推进的发展态势,形成了多元化的发展格局,出现了多样性的采集方式及其成果呈现方式。多维度、多元化和多样性,构成了中国口述历史发展的基本特征。目前中国口述历史 发展的基本态势是:众声喧哗,众声平等,大众参与,各显神通,口述历史访谈进入了操作规范化的新 阶段。中国口述历史发展的未来方向是:必须牢固树立规范意识,遵守道德规范、学术规范和法律规范,有序推进口述历史的发展。

      一、多维度推进的发展态势

      现代口述历史产生于美国,是改革开放后作为历史学的一门新兴分支学科介绍到中国的。中国现代口述历史是从西方引入的,但并不意味着中国没有自己的口述历史传统。实际上,从口述历史发展的源流上看,当代中国的口述历史是中国本土资源与西方资源兼而有之的。中国有着悠久的口述 历史传统,历代民间传说与口头传说、从官府采风到史迹实考、民间歌谣采集与民俗故事等,构成了中国口述历史传统的主要部分。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启动的较长时间内,这种口述历史传统得以延续、发展并取得了突出成就。连续不断的中国口述历史传统,成为改革开放初期接纳西方现代口述历史的学术基础。

      中国现代口述历史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开始起步,这表现在六个方面:一是近代历史事迹的实地访问调查。如《太平天国在广西调查资料》《中法战争调查资料实录》《山东大学义和团调查汇编》等。二是革命斗争事迹采访与回忆。如《红军长征记》《红旗飘飘》和《星火燎原》等。三是政协文史资料的征 集。如《全国文史资料选辑》及各地《文史资料选辑》,征集了多达20亿字的文史资料稿,其中很多属于口述史料。四是民间口碑资料的采集整理。五是民间文艺及民俗故事的采集整理。六是少数民族口碑史料的搜集整理,如《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

      新中国成立后的口述史料采集实践,总体上属于中国口述历史传统的延续,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口述历史,但这种通过实地调查获取口述资料的方法,与现代口述历史有相通之处,其口述访谈的 操作程序与实地历史调查之间有不少相似之处。但两者有着根本性的差异:现代口述访谈强调必须 有录音录像设备将当事人口述的声音保留下来,以备核对;而口碑史料采集则缺乏这样的录音设备, 没有能够将当事人叙述的声音保留下来,故还不能称为现代意义上的口述历史。即便这样,实地历史 调查与口述访谈之间确实存在着相通相似之处,故当西方现代口述历史介绍到中国之后,中国学界并不感到特别陌生,而是直观地感觉:这种口述访谈方法与实地历史调查方法比较相似,只是因缺乏无 录音设备而没有将当事人讲述的声音保存下来而已。因此,随着录音机在中国的普及,过去制约口述 传统转向现代口述历史的技术困难得以解决,现代口述历史在中国的兴起遂成为不可逆转之势。

      从口述历史推进的路径来看,中国口述历史发展不是先理论后实践的常规路径,而是理论介绍与 访谈实践双管齐下、同时并进的非常规路径。大体上看,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口述历史是沿着两条路 径同时推进的。一是口述历史理论介绍及研讨的推进路径,这可以称为中国口述历史“学院派”的推 进路径。西方口述史学引入中国后,口述历史方面的经典理论著作也相继翻译出版,最近如唐纳德· 里奇主编、宋平明等译《牛津口述历史手册》等。这些理论经典翻译出版后,立即在国内学术界产生了 重要影响。在翻译西方口述理论著作基础上,中国学者对口述历史的理论进行了广泛探讨,出现了一批口述历史理论著作和大批口述历史理论文章。在介绍和消化西方口述历史理论基础上,许多学者 开始在口述历史理论指导下进行口述访谈,出现了像定宜庄的《最后的记忆———十六位旗人妇女的口 述历史》、刘小萌的《中国知青口述史》等大批口述历史成果。二是口述历史实践的推进路径,这可以 称为中国口述历史“实践派”的推进路径。正因现代口述历史访谈与传统口碑史料的采集有许多相通 相似之处,并且两者差别表面上仅仅在于有无录音设备上,故很多过去有着比较丰富的田野调查经验的学者,并不需要研习过多的西方口述历史理论,便带着当时刚刚普及的录音机,直接走向民间、走向 田野,按照过去比较熟悉的田野调查和社会历史调查方法,开始进行口述历史访谈实践,产生了像郭于华的《心灵的集体化:陕北骥村农业合作化的女性记忆》、张晓的《西江苗族妇女口述史研究》等大批 口述历史成果。中国口述历史在较长时间里是沿着这两条路径齐头并进的。

      进入新世纪以后,随着对口述历史理论认识的深化和口述历史访谈实践的丰富,这两种发展路径 逐渐出现了互动合流的趋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口述历史推进过程中,两者均暴露了自身的缺点和问题。学院派逐渐认识到,口述历史本质上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或根本上就是一种研究方法, 口述访谈是口述历史的核心环节,必须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口述访谈的实践,抓紧时间采集、抢救和保 存口述史料,故逐渐将工作重心转向口述历史访谈。实践派则通过具体的口述历史访谈发现,决不是 提着录音机找到当事人,采取“你说、我录、后整理”这么简单,而是有着一套新学术理念和严格操作规 程的。因此,实践派有着提升口述历史理论以指导口述访谈实践的理论需求,学院派有着必须将口述访谈作为重点并走向田野的实践需要,两者因而逐渐走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趋同之路。全国有志 于口述历史的同人们互助合作,共同推进中国口述历史的多维度发展。

      二、多元化的口述历史推进形态

      中国口述历史的发展呈现出多维度推进的路径,而其表现形态则是多元化的态势。口述历史形态的多元化,源于口述历史特性的多样性。人们就对口述历史特性的认识有很大分歧:有人认为口述 历史是一门新兴学科,即口述史学;有人认为口述历史是一种研究视角,一种自下而上看历史的新视 角;有人认为口述历史是一种研究历史的新方法,是实现公众书写自己历史的手段和途径;当然,更多 的人将口述历史视为一种搜集和整理历史资料的方法。

      口述历史性质的多样性,必然导致对口述历史功能认识上的分歧性。有人注重口述历史的求真 功能,以口述访谈的方式追寻历史之真;有人将口述历史作为一种史料搜集和整理的方法,注重发掘 当事人的历史记忆;有人注重口述历史的鲜活性和注重细节的特性,力图以当事人口述的方式揭秘历 史真相;有人将口述历史作为一种新方法,既可以运用到公众史学书写,唤起人民的历史意识,也可以广泛运用到社会学甚至医学方面,以口述的方法进行心理治疗和身心康复。

      口述历史功能的多样性,必然导致从事口述历史访谈动机的多样性。历史学家从事的口述访谈, 多是为了满足史学研究的需要,以口述的方式征集和保存丰富的口述史料,进而以口述访谈的方式改变历史研究的形态。而像人类学家、社会学家所做的口述历史访谈,同样是为学术研究提供第一手的 口述史料,只是其目的不同于史学家的“求真”目的,而是着重于以口述访谈方式采集田野社会资料, 以备深度的文化解释。有人从事口述历史访谈,是为了采集和保存人类的历史记忆,建立个体生命记忆库;有人进行口述历史访谈,是为了以音像的方式采集和保存历史的真实记录;有人进行口述历史 访谈是为了增加社区民众的认同,促进社区和谐;有人将做口述访谈作为深度接触社会现实的机会, 借以增加个人阅历和社会经验;有人则是以口述历史方式沟通政府与民众情感,为民众提供更多的倾 诉机会,加强人际之间的情感交流。

      口述历史动机的多样性,必然导致口述访谈具体操作的多样性和实践的丰富性,口述历史的跨学 科特性得以彰显。人类学家为了采集和保留第一手真实可靠的访谈资料,主张访谈者严守中立立场, 要求做到“有言必录”。而历史学家将口述访谈作为搜集、整理口述史料的方法,这是抱定“求真”的目的,其操作规程以如何获得真实可信的口述史料为目的,所追求的真实是口述“内容的真实”,而不仅 仅是“形式的真实”。这样看来,同样是追求真实,人类学家与历史学家因关注点差异而有不同的操作规程。此外,有文学背景的口述访谈者所进行的口述访谈,更多地采取了新闻采访的方式,其操作程 序不仅与历史学家的口述访谈有较大不同,而且与人类学家的口述调查有很大差异。

      口述历史访谈目的及操作的多样性,必然导致访谈对象的开放性和访谈内容的多样性。有人将口述访谈的重点集中于社会各界精英人物上,关注的是军国大事;有人则将口述访谈的重点集中于社会各界甚至底层民众上,让普通百姓讲述有关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等自己的故事,关注的是日常生活。如李小江主编《让女人自己说话———20世纪中国妇女口述史》4册(2003)、恩洪《藏族妇女口述史》(2006) 。2010年以后,此类面向底层的口述史更出现激增现象,如卢敦基主编的《永康手艺人口述史》(2012),通过20 余位手艺人的口述,展示永康县的特色行业。传承人口述历史,是近年发展的重要一支。

      口述访谈对象开放性和访谈内容的多样性,必然导致口述历史采集的多样化及口述访谈主体的多元化。任何对口述历史有兴趣的个人及机构,都可以投入到口述历史访谈实践中,从而形成了多元化的口述历史访谈格局。从事口述历史研究及其访谈的单位,已经涉及全国各大学术机构、各大学、 各行业、各党政部门、各领域、各行业及各社会团体,具有鲜明的广泛性。如高校既有校史口述资料的采集,又有大学生“家春秋”口述历史访谈项目,还有以口述访谈调查为主要内容的大学生社会实践项目,更有新历史合作社组织的全国中小学生写“家史”征文活动。中国科学院及其所属各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及所属各研究所,各地各级社科院所、全国政协系统及其各级政协文史资料系统,全国党史系统及其各省市县党史办,全国地方志系统及各省市县史志办,全国各大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文化馆、展览馆,全国广播电视新闻出版系统,以及石油、电力、煤炭、铁路、航空、公路、银行、环保、电影、公检法司、军队、武警、水利、工业、商业、民政等行业,均启动了名目繁多的口述访谈项目。口述历史访谈体的多元性格局,必然导致口述历史呈现方式的多样性。口述历史保存和呈现的方式,既有口述访谈录音,还有口述访谈录像;既有以声音为主的口述故事,也有整理成文的口述著作,更有以影像为主的口述历史记录片。口述历史已经超出了历史学的范围,广泛应用到记录片拍摄、社会教育、记忆保存、新闻 传媒、影视史学、人物传记、医疗卫生等广阔领域。口述史作品建构风格的多元化。早期多改为叙述体,隐去采访人的提问,让口述人一人说,成为自述体。近年,已经意识到此类风格的弊端,改为双主体表达模式,如定宜庄的《最后的记忆——十六位旗人妇女口述历史》(1999)、卢敦基主编《永康手艺人口述史》(2012)。后者74万字,全部用对话体,几乎不参考相关文献,是一部纯而又纯的口述史作品。何以如此?作者没有明确交待。实际上, 是因为底层人员几乎没有文献可参考。双主体,体现了口述史的双方合作特征;不参考相关文献,体现了“口述”特征。这才是历史记录意义上的大众口述史作品。这种风格的出现,让我们注意到了唐德刚式离不开文献比对研究之外的一种口述史风格。前面的长篇前言,实际上是对永康手艺人历史 的综合研究,两相结合,最为理想。

      总之,多维度推进的发展态势和多元化的推进形态,是中国口述历史发展的基本特征。其核心宗旨是:以口述历史的方式实现将人民的历史还给人民的梦想。口述历史充当了人民讲述和书写自己历史的工具、方法和主要渠道。

      三、口述历史规范化操作的中国时刻

      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口述历史取得了突出成绩,但同样出现了值得注意的问题。口述历史 引入中国之初,人们围绕“口述历史”的概念展开过激烈论辩。为了扩大口述历史的影响,我们在推进策略上并没有严格界定“口述历史”的范围,而是采取了广义的“口述历史”概念,有意识地降低了口述 历史的标准和门槛,以便让更多对口述历史有兴趣者投身口述历史实践,抢救宝贵的口述史料。这样 做的结果,固然激发了人们对口述历史的兴趣,扩大了口述历史的社会影响,拓展了口述历史的广度和宽度,但也带来了口述访谈缺乏操作规范的弊端。

      鉴于这种状况,中国口述史已经到了必须强调规范化操作的新阶段了。首先,强调口述历史的规范化,必须严格界定口述历史的范围,区分口述历史与口述史料的差异。其次,强调口述历史的规范化,必须严格规范访谈者的行为。因此,口述历史对访谈者所要求的门槛是很高的,绝不是“你说、我录、后整理”这么简单。访谈者是整个口述访谈的策划者和组织者。以从口述的音像文本转为以文字 为表现形式的文字记录文本的整理过程为例,这便要求访谈者不仅有高度的责任意识,还要有严格的 规范意识。再次,强调口述历史的规范化,还要规范作为历史当事人的口述者的行为。口述历史除了对访谈者有一套操作规范外,对当事者的口述访谈同样有一套严格的规范。

      总之现在的情况和任务跟以前根本不同了。如果不注重口述历史的规范化操作,将会出现严重 的学术失范和法律纠纷。所以,在众声喧哗、大众参与的多元化推进态势下,中国口述历史已经发展 到规范化操作的新阶段。为此,必须牢固树立规范意识,遵守道德规范、学术规范和法律规范,有序推进口述历史的发展。

     (来源:《浙江学刊》2018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