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口述经验

王玉龙:口述档案的著作权保护—— 基于英美口述史法律伦理指南的分析

摘 要:  本文通过对英美口述历史协会制定的涉及口述历史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的两项指南进行分析,从法律与伦理的视角考察了英美在口述档案采集、整理、保管与提供利用等环节中保护著作权的具体做法并归纳其特点,最后提出英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对我国的启示。
关键词:  口述历史 口述档案 著作权保护 法律 伦理

        近年来,档案部门逐步转变传统被动收集档案的理念,积极主动开展了一系列比较有特色的口述档案工作。作为口述历史访谈的原始记录,口述档案涉及到多元主体和多种利益关系,因而潜藏了复杂的法律问题与风险,尤其是口述档案的著作权保护问题备受关注。英美作为开展口述历史和口述档案工作较早的国家,在著作权保护方面积累了诸多成熟的经验,特别是基于法律与伦理视角开展的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能够为我国档案部门在开展口述档案工作中合理规避著作权风险以及有效保护著作权提供重要借鉴。

1 英美口述历史法律伦理指南简介
        英美现行的法规体系对口述历史或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问题虽有涉及,如美国《版权法》规定口述作品“合理使用”的范围包括档案馆可以合理复制、展览收藏等,但尚未出台专门的口述历史或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法规条例。为了开展著作权保护,英美口述历史协会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行业规范,其中就包括若干著作权保护的指南类书籍,以《你的口述历史符合法律伦理吗》(又称《英国口述史法律伦理指南》,下简称《英国指南》)与《美国口述史法律伦理指南》(简称《美国指南》)最具代表性。从多年的实践成果来看,指南对业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因此开展英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问题的研究,不可忽视以上两项指南的作用。
《英国指南》主要包括规范条款和常见问题解答两部分,前者主要有15条,分为著作权的概念、受访者的权利、口述史学家的权利、协议的签订、口述档案的长期保存、口述档案的网络获取与“云”存储等;后者列举了著作权保护工作中的常见问题与解决方案共19条,如受访者拒绝签订著作权协议书怎么办、著作权如何划分等。《美国指南》既是美国口述历史协会著名的《口述历史原则和标准》的重要构成部分,又是一部独立的口述历史的法律与伦理规范,它对口述历史工作中涉及到的法律与伦理问题进行了详细规定,主要包括对受访者应尽的责任、对专业本身应尽的责任、对社会团体和公众应尽的责任、如何确保受访者的权力与责任四个部分、共计26个条款,主要涉及到著作权、信息自由权、个人隐私权、知情权等问题,其中多个条款提及著作权保护问题。
        在英美口述历史工作中,口述档案被看作口述历史的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有些口述历史部门也是档案部门;另外,英美的口述历史协会成员很大一部分是档案人员,其年会也吸引了不少档案学者与档案工作者参与,因此英美口述历史协会均指出,指南同样适用于口述档案的收集和保存,口述档案在采集、整理、保管、提供利用的整个生命周期中所遇到的著作权保护问题,都可以在两则指南中找到具体的答案。比如,《英国指南》有多个条款对口述档案的归档和长期保存、网络“云”存储等过程中的著作权保护进行了专门的说明与规定。因此,通过研究这两则指南,我们可以分析英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的具体做法及其特点。
        两项指南主要从法律和伦理的维度对口述历史工作中的问题进行说明和规范。法律主要帮助工作人员处理口述历史工作中的有关著作权、知识产权、保密、诽谤等问题,伦理主要处理口述历史工作中的人际关系、道德规范与职业操守等问题。需要指出的是,作为一种行业规范,两则指南仅具有价值取向与方法指导功能,并不具有法律强制力。正如《英国指南》所声明的,“这仅仅是一个口述历史指南,不是一个正式的国家法律文本,如果你需要一个正式的法律帮助,你需要去咨询律师。”[1]

2 英美口述档案的著作权保护
2.1采集阶段:签订协议,明确著作权的归属与内容
         采集是口述档案工作的基础,也是整个工作流程的第一步。英美档案部门通常将档案采集看作一种“合作的过程”,会与受访者“共享著作权”[2],协商各自的著作权内容,并将协商的结果(如编辑和使用限制、著作权、优先使用权、版税以及口述档案预期处置方式和各类传播方式等)以契约合同的形式固定下来。《英国指南》提出,采访者在访谈前应向受访者解释访谈的内容或形式,并在访谈结束后尽快当面与受访者签订访谈协议。同时,访谈协议应该明确规定访谈录音资料著作权的所有者的权利和义务。《美国指南》也有类似的规范条款,如,“访谈者应该明确访谈计划的目标,知晓访谈的法律和伦理。”[3]该指南要求访谈者在签订合同、获取机构或个人出版的磁带或抄本中的利益等协议书之前,应该充分、全面而又简单地告知受访者应有的权益。
         从上面列举的具体条款可以看出,英美在口述历史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中遵循十分严格的契约精神,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方面,依据美国联邦著作权法规定,任何人的语言或观念经由任何具体形式加以记录,便自动享有著作权,其期限可延伸至作者死后50年,这就从法律上承认了受访者在口述档案采集中的主体地位和著作权。另一方面,为了促进口述档案资源的开发利用,英美档案部门鼓励受访者转让或转增自己的著作权,在转让或转赠的过程中为避免陷入著作权纠纷,必须签订标准的授权协议。对此,美国口述历史学家唐纳德·里奇提出:“档案馆要求在开展口述历史研究之前,必须取得授权书或版权让渡契约,授权或权利让渡契约确定了访谈的归属权及其处置方式。”[4]
2.2整理阶段:尊重口述者,合理开展口述档案整理
         口述档案整理是指将口述访谈所形成的口述录音记录直接变为文字抄本,并对其进行必要的著录、索引、编目等整理工作。与口述历史研究不同,口述档案是口述历史访谈实践的原始记录,因此英美档案部门要求工作人员在整理口述档案时要始终遵从受访者本人的意愿,尽量保持口述内容的原生态,不能将自己对历史的解释夹杂其中,更不允许以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代替受访者的记忆。《美国指南》鼓励访谈者把确保口述访谈资料的完整性当作一种执着的职业精神,避免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口述历史研究之上。《英国指南》也要求访谈者应采取尽可能的措施确保采访记录和任何相关材料的原始性。对此,美国《版权法》第106条也存在类似的规定,禁止故意歪曲、篡改作品或者对作品作可能有损于作者声誉的修改。因此,为了规避著作权风险,英美的档案部门会与受访者在隐私权和著作权方面进行协商,同时档案部门整理出来的文字稿要请受访人过目,由访谈方对叙述的事实部分进行考证查实后由受访者认可,双方签订授权委托书后归档。正如《你的口述史遵循了法律伦理了吗》所要求的那样,访谈者应确保访谈被记录、总结整理或转录、编目,并尽可能请受访者检查核对所转录的文本。
2.3保管阶段:设定限制,进行安全长期保存
         英美档案部门在访谈协议中会对口述档案保管的场所、内容、方式与期限等做出详细规定。《英国指南》建议:“访谈者应强烈建议寻求一个永久保存的场所来保存访谈记录,确保录音文件安全存储和备份,同时要签署一份《口述历史记录联合声明》来保存音频文件。如果受访者要对访谈记录进行任何限制,这一要求应该得到重视。”[5]《美国指南》也提及:“访谈资料包括电子记录、抄本、相关的图片、录音录像文件和、承诺书和访谈进程文件,在一段合理的时间之后将被保存在保存机构,保管机构将按照受访者的承诺书对资料进行保管和利用。”[6]由于某些原因,受访者会要求档案部门将口述档案封存一段时间,暂不公开提供给社会公众利用。为了规避公开全部资料带来的法律纠纷,同时为了避免封存全部资料造成资源浪费,美国常见的做法是将受限部分单独拿出并封存起来,注明受访者的姓名和解限日期。网络信息时代,英美很多档案部门采取网络甚至“云端”来保存口述档案,这可能导致口述档案信息受到攻击或被非法窃取,侵犯口述档案的著作权。
         因此,《英国指南》提醒档案部门采取在线存储与云存储时,除了要遵守以上的伦理措施与法律规范之外,还要征求受访者的意愿,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将受访资料出版、播放和存储。对此,英美档案部门正在加强网络技术和云存储技术的研究,试图从技术层面加强对口述档案著作权的保护。
2.4提供利用阶段:获取授权,为社会公众提供利用
         档案部门开发利用口述档案受到受访者享有的复制权、出租权、翻译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专有权的制约,如果档案部门许可第三方对口述档案进行艺术创作或者出版,还要受到发表权、改编权、汇编权、广播权、摄制权等权利及是否享有“再授权”权利的制约。
         因此,英美档案部门会事先就口述档案资源开发与提供利用的内容与形式与受访者进行协商并签订协议。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口述档案资源的价值,在尊重受访者著作权的前提下,档案部门会争取尽可能多的权利,尽力争取到专有使用权,甚至获得受访者转让的著作权。《英国指南》提醒档案部门应该要求受访者签订著作权和其他权利的授权协议,以及要求受访者允许使用和获取相关资料。“访谈者与受访者应当面协商签订访谈协议,这是确保访谈记录资料能被最广泛使用的最直接方式。”[7]同时,由于受访者是口述档案及其衍生作品著作权的共享主体之一,所以档案部门在行使自身权利的同时要注意保护受访者的合法权利。对此,指南建议档案部门在提供口述档案服务中如果获取相关经济利益,应该对受访者有所回馈。现在不少英美档案部门都将口述档案存到计算机上,有的把口述档案资源整合成网上数据库,并配以数字化的文字、照片和其他资料,形成资源丰富的口述档案数据库。为了保证研究人员对口述档案资料的利用能符合资料生成者(受访者)的意愿,需要对相关资源做出一定的访问限制,以保护知识产权,避免利用失控。比如,美国班克罗夫特图书馆通过设置“点击授权”,实现了口述文献有限制的网上获取,以防止非法传播和复制[8]。
3 英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的特点
3.1尊重受访者的权益
         在资料采集的过程中,档案部门会告知受访者他们所享有的著作权益及其内容;在整理环节,尊重受访者的访谈回忆,不擅自删改原始的口述资料;在保管环节,与受访者约定保存的条件、形式以及设限封存事宜;在提供利用环节,邀请受访者选择开发利用的形式、途径,并分享提供服务所获得各种利益。尊重受访者权益的条款在两则指南中随处可见,如,“使用访谈资料要遵循受访者的意愿和协议。”“和受访者签订的协议要体现对其尊重。”“应告知受访者在公众项目中能够获得的潜在利益和版税。”[9]“访谈者必须尊重口述者的意见,口述者有权拒绝访谈者的建议。”[10]由此可见,英美档案部门在保护口述档案著作权的过程中尊重受访者的权益是一贯的做法。
3.2彰显强烈的契约精神
         英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通过著作权协议来约定双方的权益,双方一旦签订协议便无条件遵循。“一纸简单的授权书便可以将著作权授予访谈者或是口述历史计划,让他们(档案馆)有权做适当的应用,并挑选适合的机构收藏。”[11]在英国口述史学家汤普逊看来,某些情况下正式的口述历史协议已成为“标准的惯例”。美国的口述历史协会率先创建了口述历史采集标准及其所需的协议,同时这个协议指出:在资料开放之前,必须对特殊页码予以保密,如需使用,应经过特殊审批,以有效保护版权[12]。为了发挥著作权协议书的作用,美国马里兰州波托马克的圣安德鲁主教派教会学校专门制定了各种标准的协议书,如赠予契约样本、受访者继承人的赠予契约书、公众赠予契约、受访者授权书等。此外,这种契约精神还体现在人们对相关法规的重视上。例如,按照美国《总统文件法》的规定,总统的口述档案归国家所有,接受国家法律与制度的管理[13]。
3.3注重口述历史研究机构的作用
         早在上世纪40年代,美国便先后成立了森林口述史协会和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史研究中心;上世纪60年代末期,美国的口述史研究中心由两个发展到90多个。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史研究中心每年暑假都会开设口述历史短期培训班,邀请专家学者对国内和世界上热爱口述历史事业的人员进行培训,著作权与版权问题就是培训内容之一。同时,在该机构的工作实践中,工作人员具有很强的著作权意识,十分注重著作权的保护[14]。至上世纪6、70年代,英美都已成立全国性的口述历史协会,而且在全国各地设立了众多分会。协会每年都会举办年会,而且会针对口述历史与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问题开展专题研讨会,举办各种著作权保护培训班,还通过各种活动与网站、期刊(如《口述历史评论》)等开展著作权保护工作的研究与宣传,使著作权保护深入人心。英美口述历史研究机构在著作权意识的提升与保护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美国口述历史发展的重要原因,是不仅建立了全国性的口述历史协会及遍布全国的各地分会,而且制定了诸如美国口述历史协会的原则与标准及各种各样的法律授权样本,有了统一的关于现代口述史学的工作规范和法律规范。”[15]
3.4关注时代发展的影响
         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英美一些档案部门开始在网络上发布口述档案馆藏目录、访谈抄本和音像片段供用户远程访问、在线阅读、在线视听。然而,网络时代也带来了一系列新的伦理法律问题,如网络公布可能导致非法复制和转播等,这给口述档案著作权的保护带来了一定挑战。目前,为了防范著作权风险,档案部门开始研究制定与网络媒体时代相适应的工作标准规范。英美研究者认为,即使是互联网也会被不可预见的技术所超越,因此他们提醒档案部门在签订授权书时要确保“具有足够的弹性”,尽量争取“在任何媒体中引用、出版或广播”[16],体现了超前的发展眼光。
4 对我国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的启示
4.1著作权保护意识亟需提升
         英美口述档案工作者具有很强的著作权意识,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国家对工作人员著作权意识的培养。当前,我国的口述档案工作中普遍存在着重采集利用、轻著作权保护的现象。不少工作人员存在侥幸心理,认为只要与受访者搞好关系就好,没有必要签订著作权协议。目前在我国虽然尚无重大著作权侵权案件,但必须予以高度重视,严防事故的发生。我国档案部门应该借鉴英美的经验,以多样化的特色活动为载体,宣传口述档案著作权,同时还要对档案人员进行著作权方面的专业培训,提高其著作权意识和著作权保护能力。在有条件的地区下,可以学习英美的做法,如在档案馆设置“著作权馆员”岗位,由专人负责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的工作。
4.2契约精神与本国文化习俗实现融合
        以签署契约、法律授权书的形式来规定双方的权利,已成为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工作的定规,这显示了西方法制社会的传统。受此影响,我国一些档案部门在开展口述档案工作时也尝试按照先签协议后做访谈的规程行事,但却多半以失败告终。具有丰富经验的口述历史学者左玉河无奈地说:“如果访谈之前就拿出要签订的法律文书,这次访谈往往不会有下文了。”[17]因此,在实际工作中,工作人员还必须对我国的文化习惯有着深刻的了解,实现契约精神与我国文化习俗的融合,是做好口述档案工作的关键。“中国人一向喜欢用温情的人际关系来办事,而不愿意使用冷冰冰的法律条文。就以往国内的口述历史工作实践来说,不仅靠关系来联络访谈对象,而且在访谈中也要注意培养起良好的关系,以相互间的信任和友谊来保证工作的顺利完成。”[18]所以,在我国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工作的实践中,既要逐步培养起严格的契约精神,又要充分考虑到我国传统的文化习惯。
4.3口述历史研究机构的作用不容忽视
        作为口述历史研究机构的典型代表,英美口述历史协会成立近50年,在口述档案著作权的保护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进入二十一世纪,我国口述历史界也成立了相似的机构,如中华口述历史研究会、温州大学口述史研究所、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南京大屠杀研究会口述史分会等,它们在推动口述历史理论研究与实践工作中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较之于英美,我国口述历史研究机构在著作权保护方面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就档案部门而言,档案部门要主动创造机会参与口述历史研究机构的各项活动,例如鼓励档案工作者加入中华口述历史研究会,在著作权保护方面加强与其他学科领域的交流,实现跨学科合作;就口述历史研究机构自身而言,可以借鉴英美的经验,加快建立广泛的分支机构,进一步吸纳相关学科专业的工作人员,积极拓宽自身职能、扩展工作影响力,并通过特色活动和多种平台强化对著作权保护的宣传与培训。
4.4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口述档案的著作权保护
        英美著作权保护的经验告诉我们,在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问题上要有发展的眼光。近年来,新技术新理念层出不穷,口述档案管理工作也深受影响,因此档案部门必须培养创新意识、提升创新能力,善于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问题,关注诸如web2.0、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新理念,并结合实际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开展有针对性的研究,有效规避口述档案工作中的著作权风险。
        在当前我国加快口述档案资源建设的进程中,忽视对口述档案著作权的关注与保护,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制约我国口述档案工作的进一步开展。由于笔者水平有限,本文基于两项指南,从法律与伦理视角对英美口述历史与口述档案著作权进行分析考察,在广度与深度两个层面都还不够,望本研究抛砖引玉,启发更多同仁重视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问题,加快引介与研究口述历史与口述档案先进国家经验与成果的步伐,进而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口述档案著作权保护理论与工作体系。

作者单位: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勘察设计院有限公司

注释与参考文献:
[1][5][7][9] 你的口述历史遵循法律伦理吗:http://www.ohs.org.uk/ethics.php
[2]Glenn Whitman. Dialogue with the Past: EngagingStudent & Meeting Standards through Oral History [M].New York: Altamira Press, 2004
[3][6][10] 美国口述历史法律伦理指南:http://chnm.gmu.edu/digitalhistory/links/cached/chapter6/6_23e_evaluation.htm#Principles%20and%20Standards
[4][11][ 美] 唐纳德·里奇著,大家来做口述历史—实务指南[M]. 王芝芝、姚力, 译. 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
[8] 杨祥银. 当代美国口述史学的主流趋势[J].社会科学战线,2011(2):68-80
[12][ 英] 保尔. 汤普逊. 过去的声音:口述史[M]. 辽宁: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
[13] 姜之茂. 美国的特殊档案机构──总统图书馆[J]. 北京档案,2002(7):32-33
[14] 何品.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史研究管窥[J]. 档案与史学,2004(1):85-89
[15] 杨惠敏. 采访对象是否享有著作权[N].中国知识产权报, 2002-09-25[2]
[16]Neuenschwander, John A. A guide to Oral Historyand the law [M]. US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17] 武杰、管依.口述史:不可靠性中的历史财富[N].法治周末,2014-11-25[1]
[18] 周新.中国口述史的理论与实践[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来源:《浙江档案》201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