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口述经验

张 宜:中国当代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

提 要:  现代意义的口述历史诞生于20世纪中叶的历史学领域, 它是一门既古老又年轻的学科。口述历史的方法拓宽了史学研究的领域和范围。自20世纪80年代起, 中国口述史学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并逐渐与国际口述历史研究接轨。当前, 口述史学是史学研究中的一个新领域, 也是一种新的实证研究方法。在我国, 口述研究已见于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民俗学等领域, 但在语言学研究上还是空白。本文从中国语言学史的研究方法入手, 首次提出在该领域采用口述历史研究方法的意义及可行性和必要性, 旨在为观察、研究本学科现代发展史提供全新的视点和方法。
关键词:  中国当代语言学史;口述历史研究

 

1 引言
         现代意义的口述史学(oralhistory)诞生于20 世纪中叶的历史学领域, 它是一门既古老又年轻的学科。正像许多其他历史学科一样, 口述史学也具有悠久的文化和历史传统;同时, 该学科采用了现代科学技术, 使得口述史学工作者成为史学界里唯一专门和当代人打交道的人, 因而, “他们是搜集历史声音的人” (唐诺· 里齐1997:23)。可以说, 口述历史的方法拓宽了史学研究的领域和范围。自20世纪80年代起, 中国口述史学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并逐渐与国际口述史研究接轨, “口述史学”这一术语也开始被学界正式接受。当前, 口述史学是史学研究的一个新领域, 也是一种新的实证研究方法。在西方语言学界, 20 世纪70 年代已有人从事口述史的研究, 即根据一定的框架, 分期分批对一些语言学界的名家进行访谈, 并将访谈录音和记录所得编辑成书, 如BoydH.David等1980 年编的FirstPersonSingular(《个人自述》)。在我国, 口述研究已见于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民俗学等领域, 但在语言学上, 这方面研究还是空白。

2 语言学史学研究
2.1 西方语言学史学研究
         语言学像其他任何一门科学一样, 都是自身历史的产物。20世纪50年代以来, 语言学史研究逐渐从普通语言学中分出, 发展至今, 已成为一个独立的分支——— 语言学史学(historiographyoflinguistics)。语言学史学既指语言研究的过去史, 也关注语言学历史文献中的方法论和认识论。简言之, 语言学史学就是研究语言学史的方法(anapproachtohistoryoflinguistics), 即撰写语言研究历史的原则方法(principle dmanner of writing the history of thestudyoflanguage)。它不仅要考察语言学的历史, 而且要探讨与此项考察有关的理论、方法、框架和概念(Koerner1989,1995)。
         到了上个世纪末, 西方语言学史的研究更为重视历史传统的发掘和整理。表现在:(1)把当代史的及时整理和记录提到了日程;(2)努力为语言学的各领域提供全面的文献资料和背景知识;(3)对某个时期的语言学史、某一专题的探索过程、某一个人的学说体系的研究更加细密;(4)把语言学史看作思想史的组成部分, 从哲学源流、文化背景、社会发展等多方面作历史的考察和分析;(5)重视语言学史研究的理论和方法(姚小平1995b)。
总体上说, 西方语言学界对于语言学史的理论和方法更为重视。他们主张:(1)把语言学史纳入思想史的范围, 探讨各种语言观念、流派产生的哲学根源和社会背景;(2)把语言学史视为科学发展史的组成部分, 探讨语言学与其他学科的历史联系;(3)对语言学的发展史作模式化的分析;(4)提出语言学史研究者应该具备的条件(姚小平1995a)。
         当前, 中国语言学史的研究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特别是对语言学史的实证研究目前还是空白。随着语言学史学研究的深入, 语言学史的基础研究和实证研究都应该得到加强。口述历史作为一种研治语言学史的新方法, 能够提供一个观察本学科当代发展史的新视点。
2.2 中国当代语言学史研究中的问题
         语言学史是语言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 涉及理论、方法、历史以及中外语言学的关系。但是在国内外语院校或文学院的教学计划里, 中国语言学史还仅仅是草创,相当的不规范, 现在应当是争取建制独立并与西方沟通的时候了。何九盈在评价中国语言学史研究时曾批评道, 中国语言学史研究向来是封闭式的(何九盈1987:43)。其主要表现有三点:第一, 讲究师承、家法, 墨守旧说, 排斥异己, 因此难有创见;第二, 信息闭塞, 不了解海外同行的研究情况;第三, 专业分工过细, 隔行如隔山, 妨碍了系统的史学研究。
         按照王力(1981)、何九盈(1995, 2000)的划分, 中国当代语言学史(1949——— 现在)至今才只有50 余年的历史, 而且对这段历史的总结才刚刚开始。采用的方式不外乎有两种:理论概括和历史评价。学术史的研究就属于后一种性质的总结。在论述这种总结的必要性时, 何九盈曾经说过, “学术史从本质上来说就是认识史, 是一部通过学术实践不断地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然王国的历史… …我们就要自觉地对前人的学术实践及其认识路线,乃至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加以总结。其实, 凡是有突出成就、作出了重大贡献的语言学家, 他们都对自己所研究的领域的历史状况进行过清算, 并在清算的基础上确立自己的实践路线、方向、方法。这种`清算' 就是一种认识活动” (何九盈2000:1)。
         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 年代末, 西方语言学史已成为语言科学属下的一门独立分支。语言学史学的学科建设所必需的基础工作已全面展开。而中国语言学史的研究、方法、目的和框架等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中国语言学史方面可做、应做的题目很多, 尤其是断代、专题、个案的研究, 更须加强。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微观考察和史料发掘, 没有新的视点和方法, 很难再有提高(姚小平1995)。
         由于中国语言学的历史不仅悠久, 而且具有连续性,所以我们要花大力气去探讨中国语言学史的研究方法。早在1987年, 何九盈(1987)就提出:(1)研究中国语言学史应从史实出发, 不能不考虑中国传统的特点;(2)以第一手材料为据, 凭史料说话, 不能“人云亦云、意气用事”,“对于权威的结论, 我们既要尊重, 也不可盲从”;(3)加强宏观研究, 探索中国语言学发展的规律;(4)运用比较研究法, 展开古今、中西、断代的语言学史比较, 克服因师承家法、专业过窄、缺乏交流而导致的封闭, 互通往来, 加强合作, 以集体的力量编出高质量的中国语言学史。由于历史的原因, 我国当代理论语言学家的主要研究成果较少以理论专著形式出版, 主要集中于各类论文或论文集里。如果单纯从论文中提炼、归纳、总结他们的学术成果, 就会有损真实。因此对于曾在学术上受到不公正批评、批判的学者, 我们应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他们的论著以及学术观点加以客观、公允地分析和评价;对尚有争议的观点要进行不带有偏见的整理、讨论和介绍。

3 口述历史在中国语言学史研究中的新视点
        限于篇幅, 我们跃过口述历史的界定和特点, 直接进入正题。
        口述历史是对人的研究。历史是人所创造的, 研究历史在这一意义上也即研究人。通过口述历史的研究,不但可以获得关于历史事件的各种信息, 而且可以深入了解历史创造者本身。就学科史而言, 口述历史研究尤其可以告诉我们:作为各个领域的带头人, 学者个人在当代中国语言学的发展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以及怎样看待他人、评价自我等等。总结中国当代语言学的发展很重要, 但是研究这一代学者的学术成果和理论成果, 研究形成这些理论的人文因素也很重要。“由于语言学家也是社会的成员, 也是社会文化传统和环境的一部分, 所以他们的思想会在很大程度上超出具体的语言范畴。我们与其问他们写过什么或者传授过什么, 还不如从本质上关注他们为什么和怎么样逐渐有这样的思想和学说。如此这般, 我们才可能在科学史、甚至人类总的思想史中面对语言学史。” (Robins2001:3)口述历史正是一种研治语言学史的新方法, 它能够提供一个观察本学科当代发展史的新视点。
3.1 语言学史口述研究的意义
        口述历史是对基于文献的传统历史学的补充。长期以来, 史学家们及其修史工作往往受制于书面文献, 提倡字字有来历, 使得历史研究带有相当的局限性。口述历史研究可补文献史料之不足, 印证文献资料的可靠性, 并且是以一种生动的口耳方式叙述和传承历史, 使鲜活的语言学史料得以保存。
        口述历史是一种新的历史文本, 它改变了书写者与被书写者的关系。在一般历史研究中, 造就历史者被史学家写进历史;而通过口述历史方式, 造就历史者直接书写历史。这就使得同一段历史有了两种声音、两种文本。从事口述史研究的目的之一在于“抢救”历史。学者口述的回忆、见解、评论等等, 都是极珍贵的史料。以往研究学科史, 不甚重视口述方式, 以至许多史料随人而逝, 非常可惜。如今不少语言学家因年事已高或其他缘故, 不暇著述, 他们口传的历史尤其须要记录和保存。此外, 前辈学者的治学经验、研究心得, 也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可以通过口述方式嘉惠后学。
        口述历史首先是一种个案研究。在历史学的分支学科中, 以口述历史最为突出个案探考的价值。口述历史注重历史叙述的个性化, 让历史从不同个人的口中直接道出(按照美国语言学家CharlesF.Hockett在其自述中的说法, 语言学史可分为两类:一类属于“知识史” [ intellectualhistory], 另一类属于“个性史”[ personalityhistory] )。而通过一系列个案考察, 对口述史料加以归纳、分析、判断, 则可以取得多重角度的历史观。从某种角度来说, 个性化的语言学史对成就语言学的知识历史更有价值, 不可或缺。把对语言学个性化历史的研究纳入中国现当代语言学的领域将具有深远的意义。
        对于今后中国语言学研究的重点, 一些人士认为:第一, 侧重宏观语言学——— 语言与心理、语言与社会、语言与文化等之间的关系, 鼓励跨学科的研究;第二, 着眼于认知语言学——— 语言与大脑和神经的关系;第三, 鼓励用科学主义方法和高科技手段进行研究(许嘉璐王福祥刘润清1996:304)。把口述史学的理论和方法引入中国语言学, 充分收集口述史料, 对其进行整理、归纳、分析、判断、评价, 同时将口述史料与可得到的其他文献资料结合起来使用。通过这些史料, 语言学史研究人员和后来人不仅能够“看到”语言学的历史, 而且能够“听到”语言学的历史。这样做可以把历史学的研究方法借鉴到语言学领域, 同时, 借助科技手段进行当代语言学的实证研究也是对中国语言学发展的一个贡献。
3.2 语言学史口述研究的方法
         语言学史的口述实证研究是指经过学术和技术准备的访谈者, 与当代语言学各个分支的代表人物合作, 有计划、有目的地录音、记录、整理、保存并研究他们的个人自述, 以便为当代以及未来的研究提供有声的备忘材料。
         第一, 在访谈之前, 访谈者应尽可能地熟悉各个代表人物的基本情况, 特别是学术上的经历和贡献;第二, 访谈者要根据研究的主题设计好访谈提纲, 访谈题目既要涵盖共性的问题, 也要突显个性问题;第三, 访谈是访谈者和受访者平等合作的过程, 访谈者不能临时变更访谈提纲和访谈话题, 受访者也不能随意叙述、即兴发挥;第四, 经过受访者的法律授权, 访谈者对所获得的录音内容加以整理、勘校, 制成文稿、摘要、索引等, 以供当代或未来的研究之用。
3.3 语言学史口述研究的特点
        从运用工具从事史学研究的角度而言, 口述研究的出现, 由记录文字到录音、录像, 是史学领域的一个飞跃。同样, 独特的口述研究方法也给语言学史的研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特色。
        特点之一: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是个性化的研究。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强调对人的研究、对个人的研究。口述研究就是储备、保存口述史料, 并用其撰写出知识史(intellectualhistory)和个性史(personalityhistory)的过程。
        特点之二: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是学术合作的过程。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是由受访者与接受过语言学专业训练的访谈者在专业领域的范围内, 就某些重要话题相互合作的过程;而不是受访者单方面的随意叙述或对访谈者临时发问、即兴插话的回应。访谈者事前须设计出访谈的框架、拟定若干话题, 并大致决定每一话题的时间分配。同一框架、同一些话题一经确定, 就应保持前后一致、基本不变, 并始终运用于本研究所及的所有访谈, 适用于所有的受访者。
        特点之三: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拓展了记录语言学史的空间。人们对语言学史的研究即使再详细, 文献资料和档案也只能记录下其中极为微小的一部分。以往的语言学史研究比较偏重于记录语言学概念和理论形成及发展, 偏重于语言学家的理论研究;而对语言学家的学术经历、思想体系的形成和确立则记录较少, 即使有, 亦多为枯燥的归纳总结, 缺少真实生动的个案记录。开展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可以弥补传统档案、文献的不足。它可以为那些在传统语言学史中没有机会留下声音的语言学家们留下记录, 可以为那些在传统语言学史中没有位置的事件开辟出存放的空间。
        特点之四: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可以提供带有很强的口语成分的备忘材料。通过有目的、有意识地对当代著名语言学家的带有研究主题的访谈, 我们可以获得对于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来说都是最基本的语言材料。它们是这些语言学家提供的思考、回忆和回顾。这些语言学家都对语言学有着同样的兴趣, 他们和接受过专业教育的访谈者共同讨论语言学的发展历程以及他们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由此而成就的材料将成为语言学史中的备忘材料, 这种备忘材料带有很强的口语成分, 可以用来作为一种引证, 须要研究者们、甚至未来的学者们进一步的证实、评价、解释和分析。它们也会证实并引发其他一些证据。
        特点之五:语言学史的口述研究可以让研究人员和后来人“听到”语言学的历史。把当今仍然活跃在语言学界各个领域的代表人物、前辈和学者们个性化的研究成果通过他们口头自述的方式, 有计划、有目的地录音、记录、整理并保存下来, 以供当代其他学者或未来学者们研究之用, 可以使日渐远逝的语言学史料得以保留。同时,将口述史料与可得到的其他文献资料结合起来使用, 不但能更好地把握语言学史研究的重点, 而且也是对语言学发展的贡献。

4 结束语
        把口述史学的研究理论和研究方法引入中国语言学史, 是一种新的研究思路, 必将拓宽语言学史研究的途径。通过有目的、有计划地组织访谈, 可以建立“中国当代语言学家口述史料库”。这项研究的部分成果, 即当代中国语言学家口述访谈的录音资料, 可以以CD-ROM形式保存在口述史料库中, 相关的录音或录像制品属于全社会。凡是对当代中国语言学史感兴趣的学者、学生、中国学术史的研究者以及历史学的爱好者, 在一定程度上都可自由地使用这些资料。
        对于语言学史学家而言, 从这些通过对语言学名家的带有研究主题的访谈获得的口述史料只能作为一种引证, 还须要进一步证实、评价、解释和分析。这样进行不仅仅是语言学史研究方面的首创,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途径, 可以保留鲜活生动的语言学史料。这方面的史料和论著, 将成为中国语言学史的口语备忘录, 成为传承、丰富中国语言学史的有声证明。它们均以各自的独到之处讲述语言学的历史, 并为观察、探索、沟通语言学史这门学科提供新的视角和新的方法。

参考文献
何九盈.中国语言学史的研究方法(上/下)[ J] .语文导报, 1987(1/2).
何九盈.中国现代语言学史[ M] .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 2000.
刘 坚.二十世纪的中国语言学[ C]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8.
王 力.中国语言学史[ M] .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1.
闻 伍.历史之音——— 口述史学的叙述性质片论[ J] .国外社会科学, 2000(3).
许嘉璐王福祥刘润清.中国语言学现状与展望[ C]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6.
杨祥银.当代中国口述史学透视[ J] .当代中国研究,2000(3).
杨雁斌.口述史学百年透视(上/下)[ J] .国外社会科学,1998(2/3).
姚小平.关于语言学史学研究[ J] .语言教学与研究,1995a(1).
姚小平.西方的语言学史学研究[ J] .外语教学, 1995b(2).
姚小平.语言学与科学的历史姻缘:17 -19世纪科学对语言学的影响[ J] .福建外语, 1998(4).
Boyd, H.David.FirstPerson Singular[ M] .Amsterdam/JohnBenjaminsB.V., 1980.
Koerner, K.MethodsandModelsinLinguisticHistoriography[A] .PracticingLinguisticHistoriography[ C] .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BenjaminsPublishingCo.,1989.
Koerner, K.TheNaturalScienceImpactonTheoryFormationin19thand20thCenturyLinguistics[A] .ProfessingLinguisticHistoriography[C] .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BenjaminsPublishingCo., 1995.
Koerner, K.LinguisticHistoriography:ProjectsandProspects[ M].Amsterdam/Philadelphia:JohnBenjaminsPublishingCo.,1999.
Koerner, E.F.K.& Asher, R.E.ConciseHistoryoftheLanguageSciences:From theSumerianstotheCognitivists[M] .Oxford/NewYork:PergamonPress, 1995.
Robins, R.H.AShortHistoryofLinguistics[ 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1.

        (来源:《外语学刊》2008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