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口述经验

张威:浅谈档案馆口述档案的价值及征集途径

        口述档案研究作为一种新兴的史学研究形式,以其丰富的内容和生动的记录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形态档案史料的不足,因而成为档案部门开展征集工作的一种重要补充,正逐渐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和重视。研究口述档案的价值,探索档案馆口述档案的征集途径,对促进档案馆馆藏内容多元化和完善馆藏结构、拓展档案馆服务职能、推动我国档案事业进一步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一、口述档案的概念
        1948 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设立“哥伦比亚口述历史研究处”,标志着口述史的诞生。口述档案一词的首次提出源于1984 年国际档案理事会编著的《档案术语词典》一书,该词典将口述档案定义为:“为研究利用而对个人进行有计划采访的结果,通常为录音或录音的逐字记录形式。”我国也有学者对口述档案进行解释,如黄项飞认为“口述档案是为了更有效地保护历史记忆而进行的有计划的查访结果,它通常表现为录音磁带或对录音的逐字记录两种形式”。以上的种种解释,我们可以认为:口述档案是国家机构、社会组织以及个人从事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教等活动领域直接形成的,具有保存价值的,有事件当事人或事件亲闻者口述的,以标准方法采集的各种文字、声像形式的历史记录。它不仅是历史研究的一种方法,一种成果形式,也是一种新的档案工作理念,它的社会价值理应受到档案界的重视。
        目前,我国档案部门对口述档案的理论研究和采集、鉴定工作还处在起步阶段,各级综合档案馆对口述档案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比较少,工作力度不够深入,还有许多理论认识和实践问题还需要进一步分析探讨。因而,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建立口述档案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及时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抢救这些具有珍贵史料价值的“活历史”、“活档案”。

二、口述档案的价值
        口述档案作为档案工作领域内的新课题,作为档案资源建设的重要组织部分,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口述档案的史料价值
        据了解,我国大部分综合档案馆现存的馆藏档案并不能完整地记载和体现本地区的历史原貌,更由于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造成不少历史档案残缺不全,有的甚至形成了历史上的空白乃至历史的断层,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例如:央视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和他率领的“口述历史”团队开展的抗战史口述项目,八年来已采访了3500 个人,收集的口述影像档案素材已超过了10 万多小时,有效地弥补了抗战史料的不足。请历史活动的直接参与者进行口述和访谈,形成口述档案弥补这方面信息的不足,他们就是“活档案”,可以提供许多真实、生动的材料,了解文字档案背后更为鲜活的东西,使死档案活起来。由此体现口述档案的史料价值。
1.口述档案提升馆藏档案历史价值
        为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 周年,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档案局共同举办,“一切为了人民”——北京市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 周年展览。筹展期间,我们主要根据展览脚本内容开展了有针对性的口述档案征集工作,在“青春壮丽”地下党员主题墙篇章中,特别搜集了314 位北平地下党员的珍贵资料,完成多人次口述档案采集和编辑整理工作,这是对党建发展历史的一次总结,是对我市党史资料的一次抢救性挖掘保护。这部分史料的征集进馆大大提升了馆藏档案的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同时,为档案馆紧密围绕市委、市政府中心工作,开展丰富多样的档案史料利用服务,提供优质的档案资源保障。
2.口述档案是优化和丰富馆藏的重要举措
        综合性档案馆的基本属性决定了它保存的多为党和国家重要档案,具有为社会提供档案信息资源服务的职能。因此,也就显现了档案馆馆藏结构的不合理、档案载体表现形式单一、馆藏档案缺少特色等特点。口述档案的出现正体现了档案馆的与时俱进性,实现了档案馆的自我发展,弥补了这几方面缺陷和不足。口述档案包含内容极为广泛,涵盖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文教、科技等各个领域、各门类学科,反映了社会的各个层面,大量征集口述档案进馆,可使以纸质档案为主的馆藏内容更加丰富多彩,改变大众心目中国家综合档案馆等同于文书馆的这一印象。其次,口述档案的主要载体形式为磁介质,如磁带、光盘等,大量征集口述档案进馆,可以使以纸质档案为主的馆藏状况得到极大地改善,更好地适应各方面利用档案的需求,发挥档案信息资源中心的职能。
3.口述档案为档案馆在社会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提供有力保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和相关文件的规定,我国中央和地方各级国家综合档案馆是党和国家的文化事业机构,是永久保管档案的基地,是科学研究和利用各类档案的中心。大量利用以视频、音频为主要载体的口述档案资源,广泛地应用于组织专题研讨会、举办陈列展览、编研出书、广播电视、网络借阅利用等方面,有利于发挥和拓宽综合档案馆的服务职能,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进而有力地巩固档案馆保管和利用的中心地位。
4.口述档案为档案学研究本身提出新课题
        口述档案作为档案工作领域内的新事物,为档案学的研究提出新的课题。档案学者围绕着口述档案的概念,是否便于综合档案馆收集整理,以及如何制订口述档案征集计划、如何开展口述档案采集和制作工作,建立标准行业规范,口述档案的价值鉴定、归档要求、开发利用等方面,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和研究。
(二)口述档案的人文价值
        与文献史料相比,口述档案的形成直接来源于具体口述者,由于他们的社会地位、价值取向、知识结构、思维方式、生活环境等因素,都会直接或间接地体现在他们的口述史料中,对同一历史事件的视觉角度和感受程度是各不相同的,从而对同一件事情拥有不同的个人记忆。区别于传统文字形式的档案,只记录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等信息,它是死板的,读者无法根据这些文字记录,描绘出受访者在事件发生时的心情、感受,也无法了解事件的细节、体验并捕捉到受访者的情感。口述档案的出现,涵盖了文献资料所不能涵盖的角度,能够形象、生动地再现历史事件、充满感情地表露了内心的想法与感受。

三、档案馆口述档案的征集途径
        为进一步完善档案馆口述档案征集工作,系统地保护、挖掘、传承和利用好历史文化资源,在全面了解、认真分析馆藏的基础上,扬长避短,科学、可持续的开展具有档案馆特色的口述档案征集工作,最大限度地丰富口述档案馆藏、优化结构。可通过四种方式开展口述档案征集工作。
(一)将社会上现有的口述档案资料直接征集进馆
        近年来,口述档案在我国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每年都有多种口述档案的专题书籍出版,一些史料期刊也开辟了口述历史专栏。部分历史研究机构、大专院校、社会媒体,运用访谈、录音采访等形式,制作保存了上千盒录音磁带,形成了大批高质量的历史事件的访问记和人物传记。这些“活档案”,极大的弥补档案馆在这方面的不足。
各级档案馆在丰富、优化馆藏的前提下,确定以反映党和国家重要事件、重大活动、重要人物等为主题,广泛搜集口述档案征集线索,联络各相关单位和部门,以接受捐赠、复制备份、适当购买等形式,直接将社会上现有的口述档案资料征集进馆。
(二)与相关单位联合开展口述档案的采集工作
        发挥相关单位专业与研究的特长优势,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取长补短,共同促进口述史料征集工作的深入开展,使档案采集目标明确,采集后能够迅速转化为研究成果,使征集工作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以北京市档案馆为例,2011 年,市档案馆与市委党史研究室合作举办主题为“北京科技教育工作”和“纪念彭真同志诞辰110 周年”活动,先后对韩伯平、张澎、黎光等8位老领导进行了口述采访,采访资料迅速整理,及时发表在各类期刊上,有效促进各项主题活动的开展。这种短平快的做法,使合作各方均受益匪浅。
(三)配合档案馆的展览筹备开展口述档案的采集工作
        档案展览作档案利用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档案馆开展档案服务工作,向社会宣传档案、普及知识的重要手段。2012 年,北京市档案馆与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委党校联合推出《党旗飘扬—北京地区党史档案展》,展览历时10 个月,以北京地区党的建设和发展历程为主线,突出党校工作特点,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性。筹备期间,根据展览内容需求,有计划、有针对性地开展口述档案采访、拍摄工作。同年,市档案馆在筹办“故事爷爷孙敬修”展览期间对于蓝、曹灿等10 位老艺术家进行了口述采访。这些音视频资料进馆后,经过整理、编辑,在展览中推出了专题片,既丰富了展览内容,提升档案馆宣传教育功能,又作为口述档案征集的有效补充。
(四)结合档案馆日常征集工作开展口述档案的采集
        在档案馆日常征集工作的同时,积极挖掘档案线索,先后对4 名档案资料的捐赠者进行了口述采访,深入挖掘、整理档案背后的历史事件、人物的故事。例如,市档案馆近期连续在《北京青年报》上发表介绍北京市级以上劳动模范事迹的文章,弘扬劳模们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推动社会正能量的培养与塑造。刊登的史料素材有绝大部分来源于口述采访。对征集进馆的档案资料起到了有效地丰富和补充作用。口述档案作为档案馆资源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建立,为档案馆的资源建设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对促进档案馆馆藏多元化和完善馆藏结构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是拓展档案馆服务职能的重要渠道,是档案馆自身发展的需要。因此,我们必须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尽快把口述档案纳入档案馆资源建设范围中去,及时开展对口述档案的征集、保管、鉴定、开发利用等一系列的专业工作,使档案馆的功能日趋完善、馆藏更加优化、内容更加丰富,为促进北京文化建设、践行“北京精神”做出贡献。
        (作者单位:北京市档案馆    来源:《比较档案》2013年第5期)